筆趣閣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駙馬的自我修養 > 《駙馬的自我修養》正文 第四十八節 有點生氣

《駙馬的自我修養》正文 第四十八節 有點生氣

 熱門推薦:
    李昭寧坐在衛小白身旁,拿起衛小白那只椰子喝了一口:“夫君,你在為什么生氣。肯定不全是為我,也不是為了臨江。”

    只聽衛小白慢慢的說道:“公主,若這個陸誠不是你親兄長,我會弄死他。”

    “是嗎?那就把他弄死吧。”李昭寧淡漠的語氣嚇了衛小白一跳。

    李昭寧繼續說道:“我親生父親是餓死的,陸家敗落,想來夫君能猜到原因。”

    “擋了通往那把椅子的路。”

    “不愧是夫君。”

    李昭寧稱贊之后又說道:“我也很生氣,這一次,夫君來一個狠辣的計策。這口氣若不出,會失了人心。”

    衛小白突然坐起來,扶著李昭寧的脖子就是一個濕吻。

    李昭寧手已經抓到衛小白的肩膀,只要一用力就有把握將衛小白摔出去,可這一吻,李昭寧放棄了一切動作,身體軟在衛小白懷中。

    衛小白松開李昭寧之后說道:“我生氣有三個原因,第一個是,我討厭為權力而不顧親情的行為。第二個是,明知臨江是你的封地,卻下這樣的重手。第三個保密,我有一天會告訴你。”

    第三個衛小白沒說,其實是因為陸誠的王爵封號。

    歷史上,就衛小白所知,這個封號有八個人,大唐宗室有三個,其中一個還登基為帝。其實這種封號很正常,但衛小白就是不爽。

    被封鄂王的,至少不能名聲這么壞。

    李昭寧看著衛小白,她可以感覺到衛小白此時的氣勢在變化,衛小白說道:“第一次,這絕對是第一次。我對自己有過禁令,不干擾任何朝堂之事。若只是讓我生氣倒也能忍,但這號人,老天不收他,我收。這次,我破一次例。容我想想,要作到什么程度。”

    破例?

    李昭寧突然發現,此時的衛小白很有男人味,再想一想剛才在議事廳,那如小貓戲耍一樣將杯子撥在地上,更是有意思。

    尋常人,是拿起杯子重重的砸在地上的。

    衛小白卻是那么輕輕的,一撥。

    好有趣!

    李昭寧看了一眼衛小白,那眼神……,想擼貓!

    衛小白童鞋被撲倒了,然后呼吸有些困難。這還有沒有美感,這還有沒有浪漫,他喵的這要憋死了,啊!竟然還咬舌頭……

    話說此時,大唐洛京。

    女帝今年還不到五十歲,面貌卻已經象老婦人了,累的。

    國事累,家事也累。

    本以為自己登基為帝,大唐便可煥發生機,可誰想一切并不如自己所愿。

    朝堂之上,多是享樂和守成之輩,每天風花雪月、日夜笙歌,吟詩作畫在行,交兵一無所知,完全沒有當年太宗、武帝之時大唐君臣那種大志壯志。

    一個只知道沉迷書法、奇石的尚書令被稱為千年賢臣。

    這大唐的虛于言表的繁華還能撐多久?

    女帝揉著近來時常會刺痛的太陽穴,心中微嘆一聲,繼續翻開著表章。

    這時,近侍彭喜入內,輕手輕腳的將一杯參茶放在女帝手旁:“陛下,陳國公有要事覲見。”

    女帝放下手上的文書,品了一口參茶后問道:“這個時辰,是何要事?”

    彭喜示意左右退下后說道:“陛下,鎮北侯九郎衛廣,死了。”

    女帝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變化,這一切都在預料之中,衛廣能活到瓊崖才是奇跡。不過,這么久了才來報,而且朝堂之上也沒有流傳出半點風聲,卻是古怪。

    陳國公入內,這位衛小白見過,就是自稱是他家鄰居的那位中年大叔。

    “臣,高傅見過陛下。”

    “陳國公,到朕近前來,說一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高傅上前:“陛下,鎮北侯九郎兩次打算逃走,皆是潛伏于鎮北侯府護衛所鼓動。第三次并非是逃走,而是被騙入林中殺死,因為第三次距離楚亭只有一日的距離了。臣部下精銳慢了半步,只好將那林中所有人殺死以防止消息走露。”

    “恩。”女帝微微的點了點頭。

    高傅繼續說道:“很驚奇的是,臣到楚亭還在想,如何破解衛廣被殺這事,卻發現尉遲浩抓了一人,竟然與衛廣長的一模一樣。尉遲浩認不出,可臣與鎮北侯府是鄰居,再加上臣已經知道衛廣已死。”

    “然后呢?”

    “臣將錯就錯,讓假衛廣簽了文書,讓大理寺與內監等所有人在文書上落印。但臣并沒有告之公主殿下,現在也不知,公主是否知道這個駙馬是假的。還有就是,臣與鎮北侯長子深談過,鎮北候已經在彌留之際,衛慶愿讓假衛廣襲爵。”

    講到這里,事情也算是講清楚了。

    女帝思考片刻,開口說道:“陳國公,你代朕傳旨,鎮北侯庶長子衛慶,封鎮軍侯,庶次子衛豪封伯,你替朕考慮一下,封個什么伯好。至于鎮北侯,進郡公,不世襲。”

    “臣,代鎮北侯府,謝圣人。”高傅起身施了大禮。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推開門就往里走。

    彭喜臉上的怒色瞬間即逝,他生氣,非常的生氣,竟然有人敢在這個時候闖入,可作為女帝的身邊的大太監,彭喜平時確實是喜怒不形于色。

    高傅卻是一臉的淡然,繼續施完禮,然后站在一旁。

    一名面容嬌柔、頭上戴花、走路十步內都能聞到他身上香粉,穿著粉色長衫的美貌男子入內,手上捧著一只小盒,入殿之后施了半禮:“陛下,小金我特意安排百名巧匠為您制作的珍珠美顏霜制好了。”

    女帝微微的點了點頭。

    這位嬌美的小金上前幾步,將那錦盒放在御案上,掃了一眼女帝正在打開的畫卷后開口問道:“大彭,怎么這么晚還送表來給陛下?”

    彭喜只是微微欠身,卻是不語。

    小金掃一眼那份表,笑著對女帝說道:“聽說有人上表說臨江那里官員是被陷害的,而臨江國府無辜。還說什么有人借機抄沒商人家產,哄搶市集。小金以為純屬胡說,陛下,小金愿意親自前往替陛下驗明真偽。”小金得意洋洋的說著。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