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駙馬的自我修養 > 《駙馬的自我修養》正文 第八十七節 肥料坊

《駙馬的自我修養》正文 第八十七節 肥料坊

 熱門推薦:
    顧布扄不理解,難道瓊崖不種糧?

    長孫統回答:“這一季,還真沒種糧。只種菜、種茶。占婆的米太便宜,咱們人手不夠,種糧沒人。只是一個老弱帶著下民種菜。”

    沒錯,占婆的米太便宜了,這里辛苦種糧不如作工。

    工坊出的產品可以在占婆換到無數的米。

    占婆什么都沒有,連一把梳子,一根發釵都要從占婆運過去,別說鞋子、腰帶、鐵制工具這些復雜的東西。

    長孫統已經看完了大半,這時說道:“已經燒制了有幾千石的石膏,原本是準備生產駙馬所說的水泥,火山灰已經保存了大量。這上面的法子,看來要收集一些物件。”

    衛小白給的是土化肥的制作方法。

    譚涯特別把其中重點的幾句單獨抄了出來。

    土氨水鮮牛糞五十斤,黃豆粉千分之一,熟石膏粉十分之一,密封在二十五度以下放置三天,對三倍水施用,肥效優秀。

    土硫酸銨人尿五十斤,熟石膏十分之一,水一半,混合攪勻,封閉十天后施用。

    土復合肥先將過磷酸鈣粉碎過篩,再按一百斤過磷酸鈣對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斤的人尿攪拌均勻后,堆成圓錐形,用一寸的稀泥封蓋嚴密,堆放七天。

    然后還有土氮氨復合肥,用骨粉等等。

    長孫統看譚涯在抄,當下說道:“依公主府的規矩,原本不外流,這個要全部抄錄才可使用。”

    “那我去安排可靠的書吏抄錄十份。”

    “有勞。”

    顧布扄苦笑著搖了搖頭:“咱們駙馬這是要逼死雷州刺史,民以食為天。眼下雷州,瓷匠、木匠、農戶,若是再加上織工、鐵匠的話,尋常人誰能拒絕兩倍收益的事,刺史府當真為難了。”

    長孫統說道:“瓊南城的新紗機、新織機正在制作,一機頂八人。鐵坊正在擴建,想來臨高這邊也會建鐵坊,甚至會在雷州建一個。”

    “看看,雷州刺史如何接招吧。真要這么整,整個雷州的百姓要仰仗公主府生活之時,刺史府的命令怕是出不了府門。”

    長孫統與譚涯都沒有接話,他們的級別還接不了這種話。

    顧布扄知道的更多,他認為這是衛小白借雷州作一個預演,這招數原本是用在杭州的,雷州比杭州小太多,可以先嘗試一下具體的操作流程。

    到時候對杭州下手的時候,各級官吏便輕車熟路。

    長孫統只說了一句:“原本,下官只說與雷州暫時不談,當時下官就發現駙馬眼中有異色,似乎不看好下官的建議,現在看來,駙馬早有預料。”

    顧布扄也很郁悶,他還在考慮要不要讓虞正卿過來,結果衛小白就對雷州下黑手了。

    “譚涯,隨本官去見駙馬。”

    顧布扄認為,自己應該和衛小白好好談一談,這么不留情面,以后不好相處。

    可誰想,顧布扄到的時候,衛小白竟然出去了。

    顧布扄問:“駙馬去了那里?”

    “回祭酒的話,駙馬出海了,帶了人手去楚亭。”

    “楚亭!!!”顧布扄感覺自己要瘋,高喊著:“來人,六百里加急,請虞司馬來臨高。”

    衛小白去那了?

    事實不是楚亭,只到香山。

    在前隋的時候,這里設寶安,后來這里出產海鹽,雖然用的是煮的鹽,確實是海鹽重鎮,而后這里設了一個營,名為香山鎮的軍事營鎮。

    香山鎮,并非水師鎮,只是陸鎮。

    衛小白的船靠近碼頭的時候,因為楚亭沒有水師,所以他們只能看著。

    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衛小白有兩條護衛艦,全是曾經楚亭水師的船,船上的人也是楚亭水師的人。

    “叫你們的節度使過來,就說我衛小白請他喝一杯,看他給不給我衛小白這個面子。”

    衛小白說完,護衛船的一船長孟阿大就說道:“駙馬爺,這小地方不叫節度使。”

    “叫什么?經略使?營田使”

    “也不是,這里叫鎮將。”

    這差距有點大,無論是兵力,權勢,威望等等,這三種稱呼差距可不是普通的大。而竟然連這三種都粘不上,僅僅就是一個鎮將。

    衛小白咧開嘴笑了,孟阿大的大巴掌沖著幾個小兵扇了過去:“還不趕緊去,叫胡成德過來迎接駙馬爺。”

    小兵們飛奔著去了。

    胡成德確實不算是營田使,整個嶺南才只有一個節度使,他只是一個小小的海鹽屯營的主管,連將軍都算不上,甚至還沒有孟阿大的軍職高。

    沒一會功夫,就見幾個人飛奔著過來,為首一個撲到衛小白面前:“駙馬爺,饒命。”

    “啊。”衛小白愣住了。

    只聽那位說道:“駙馬爺,你還是快快離開吧,若讓人知道了,下官腦袋不保。下官可不敢與駙馬爺有半點來往,下官一家老小求駙馬爺可憐可憐。”

    “出息!”孟阿大將一只布袋扔在那位面前。

    這位,正在香山營的主將胡成德,負責屯田正七品上的中鎮將,中鎮是指他這個香山鎮的規模是中鎮。

    而孟阿大是果毅都尉,從六品下。

    “阿大兄弟,可不能這么整我,你要什么盡管開口。”

    “打開袋子。”

    胡成德依言打開了袋子,看過之后又看向了孟阿大,他不明白這么好的鹽是什么意思。

    孟阿大說道:“你信不信,我們駙馬有這樣的鹽幾十萬石,一石比你這破鹽還便宜的價偷偷的運到楚亭,你會怎么樣?”

    胡成德臉上的苦澀瞬間消失,撲上去抱著衛小白的腿:“駙馬爺,這鹽給我的,我腦袋歸你了。”

    臥槽。

    衛小白完全無語了。

    孟阿大一腳就把胡成德踢飛了:“你這個要錢不要臉的貨色。”

    “沒錢,眾兄弟吃什么?你要臉,你要臉當年就別跑,你要臉這會就別跟著咱駙馬爺背后。”胡成德黑著臉,連咱駙馬爺都叫出口了。

    孟阿大對衛小白說道:“駙馬爺,上峰克扣軍餉,香山鎮若不是這個貪財的東西護著,怕早就餓死不知道多少人了,他雖然貪財,卻是一個講義氣的人,當年我們將軍出走,若非他暗中傳遞消息,怕是會有難。”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