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慕林 > 《慕林》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七章 探聽

《慕林》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七章 探聽

 熱門推薦:
    謝璞的家書,在說完對謝映容的處置之后,就沒多提別的了,不外乎是囑咐文氏要孝順兩位母親,交好族人,多多照應族中家境清貧的家庭,照顧好幾個孩子,盯著兩個年長的兒子認真讀書,約束三兒子用心上學,不要總是出去胡鬧,還要注意幾個孩子的身體,在換季時當心他們會生病……等等等等。

    跟著家書一起抵達湖陰縣的,是兩名謝家商號的伙計,他們同時還兼任著從蘇杭湖嘉一帶采買一批新的貨物,送往北平的任務。謝璞讓他們捎帶了些北貨南下,其中有一批是留給家人的,算是中秋節禮。由于謝老太太如今就在湖陰,他沒有再往京中送節禮,只在信中提及,哪份禮物是特地給長女謝映慧留下的,讓文氏另行派人送進京去,又或是把謝映慧接回老家后再給她。

    文氏把信收了起來,向幾個孩子微笑:“如今知道老爺在北平一切安好,大家都能安心了吧?慧姐兒回鄉一事,顯之寫信跟她商量商量吧?我也要給她寫信。能一家團聚,自然是一家團聚的好。況且老太太已經回來了,接下來老爺又讓人把容姐兒送回來,到時候金姨娘肯定也要跟著回來的。京里的大宅就不剩幾個人了,慧姐兒留在那里也太孤單,遇事連個能商量的人都沒有,還不如回來省事。”

    謝慕林說:“老太太不止一次說過,等病好了就回京里去,還叫我陪她同去呢。我自然不肯答應,娘和兄弟妹妹們都在這里,我回京去做什么?我看老太太心里,還是想回去找三妹妹算賬的意思多些。倘若三妹妹能回來,她老人家也省事了,不必再受路上奔波勞累的苦。”

    文氏訝異:“老太太要回京?這事兒你怎么沒跟我說?”

    謝慕林道:“她本來就想要留在京城長住的,喜歡那里的生活繁華舒適,不喜鄉下清貧。若不是被三妹妹的謊話嚇著了,她也不會跑到老家來。如今真相大白了,她想回京,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不過她老人家的主意多了去了,娘也不必太過放在心上。看爹爹在信里的意思,明顯是更希望老太太留在老家生活。咱們還是聽爹爹的吧,別由得老太太胡鬧了。”

    文氏嗔了她一眼,小聲斥道:“胡說!這些話可不能叫外人聽見。”

    謝慕林笑笑,也不多言。她知道文氏其實已經同意她的看法了。畢竟謝璞的想法就放在那里,文氏身為謝璞的腦殘粉,又怎會違背他的意愿?

    謝謹之在旁說:“眼下還是先跟大妹妹商量回鄉之事吧。等她定下來了,三妹妹那邊也可以動身了,這事兒便有了準話。那時候我們再去勸老太太留下來,便有了八成的把握。”

    謝顯之點頭贊成:“我也是這么想的。若三妹妹不回來,老太太未必就愿意松口。她老人家的怨氣只怕大著呢。”

    所有人都達成了共識,文氏便宣布散了。宛琴見她一直不提女眷去北平的事,欲言又止,但想到這種事也不方便在孩子們面前談,便閉了嘴,卻跟在文氏身后,隨她去了正院。

    其他人都回自己的院子去了,謝慕林一把揪住了謝徽之,拽著人往東邊的議事院走。這時候那院子沒什么人,正清靜。謝謹之已經先走一步,他們也不怕會遇上他。

    謝徽之一直縮著脖子,小聲求饒:“二姐姐,有什么話你就直說,小弟一定老實回答,絕不敢有半句虛言!你別揪我呀,弟弟我疼——”

    謝慕林回頭剮了他一眼,倒是爽快地松了手。等走到議事院,她隨便走上臺階,來到一處廂房門前,也不進門,就直接追問謝徽之:“老實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怎會叫你回新宅來?你前兒不是才告訴我,說老太太如今對你和氣了不少,不象從前那般,動不動就讓你滾了么?!”

    她回新宅住的這段時間,一直是謝徽之守在老宅照看謝老太太。不過他并不是整天都待在那邊,族學的課程,他還是每天都要上的,因此就天天一大早出門坐船,在族學上課、吃午飯,等下午放了學再回老宅去。不過謝徽之這性子,想讓他老實放學回家,太難了,他每天不是回新宅消磨時間,就是約了人在謝家角或縣城里到處亂逛,總要等到太陽西下,縣城大門都快要關了,方才坐船返回老宅。有過好幾次,他是天黑了才到家的,沒少被謝老太太罵。

    謝老太太也是寂寞得太久了,雖然謝徽之是她一向不喜歡的庶孫,又成天早出晚歸不沾家,除了晚上吃飯時會在她面前出現,其他時間基本隱形,壓根兒就不是正經來盡孝的孩子,但有人來陪她,總比沒人好。所以在嫌棄了謝徽之一段時間后,她還是忍不住開始跟這個三孫子搭話了,問他湖陰縣城的新鮮事,哪里又開了什么店鋪之類的,順帶還要講講古,說說她年輕時候的湖陰縣,她當時又是多么風光,云云。

    謝徽之雖是個熊孩子,但在交友方面很有長才,只要不是遇上大金姨娘與謝映容,他是很容易討人喜歡的。估計他也是見謝老太太態度軟化,便也順水推舟地哄起了老人,如今倒也能陪謝老太太聊一會兒天,少挨不少罵了。

    謝慕林聽他說了這些事,方才放心長留在家中不回老宅的。沒想到謝徽之不但經常在放學后留在新宅玩耍,甚至都在這邊過夜了,如今還要說,被謝老太太趕了回來?

    謝徽之連忙撒手擰頭:“不是不是!二姐姐誤會了!我不是被老太太趕回來的,是……”他猶豫了一下,左右四周看看,才壓低了聲音繼續,“是老太太聽說了二房那邊的新聞,打發我回來探聽消息的!”

    謝慕林疑惑:“二房有什么新聞?”

    謝徽之嘻嘻笑了笑:“還能是什么新聞?不就是楊家那檔子事兒么?楊老四不講究,幾乎要把姑姑姑父的臉丟在地上踩了。姑父跑回本家求了幾天,才求得楊大太太答應教訓楊老四,連揚州那邊的楊大人都給驚動了,方才把事情平息下來。老太太知道這事兒后,就想看二房的笑話,催著我回來打探消息呢。”

    謝慕林挑起了一邊眉毛:“這事兒在楊四上縣衙告狀之前,連族里知道的人都少。如今大多數族人也只是私下傳傳罷了,外頭除了我們謝家與楊家,知情的人應該也不多。老太太一直住在老宅里,連院子都少出,老宅的下人也不是愛多嘴的,她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

    謝徽之猛地僵住了,表情十分不自然地沖著謝慕林干笑了幾聲:“這個……我不知道呀……”

    謝慕林冷哼,輕輕擰住了他的耳朵:“臭小子,是你跟老太太說的吧?!”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