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從垃圾堆走出的強者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麒麟玉,物歸原主

第一百九十五章 麒麟玉,物歸原主

 熱門推薦:
    吳先生這一斧子,帶著狂暴之勢,斧頭的利刃,對準了陳河生,迅猛而又凌厲地劈砍下來,就算陳河生是頭牛,要是被砍中,也一定會當場斃命。

    死神的氣息,席卷了陳河生,陳河生的大腦,瞬間一個激靈,他的神經也受到了猛烈的刺激,立即,他就忽視了一切疼痛和艱難,拼盡一切,在地上飛快打了一個滾。

    咚!

    吳先生的斧頭,砸在了平安街的地面上,堅硬的水泥地面,都被這尖銳的斧頭刃,給砸得裂開了,震起了小石子飛濺。

    而陳河生,已經滾到了一邊。吳先生見狀,馬上又提起了斧頭,再次朝著陳河生沖刺而去。

    咻!

    躺在地上的陳河生,來不及思考更多,幾乎是條件反射的,祭出了一柄飛刀,襲向了吳先生。

    吳先生離陳河生很近,這一柄飛刀,來得又快又突然,吳先生一個躲閃不及,瞬間就被飛刀刺中了肩部,疼痛感劇烈地侵蝕著他。

    吳先生的心都爆了,之前被劃傷了兩次,他已經氣炸了,現在又中了一刀,他更是徹底憤怒了,他怒目瞪著陳河生,瘋狂地大吼道:“老子今天要剁碎你!”

    說罷,他揚起斧頭,又一次朝著地上的陳河生劈了下來。這一斧頭,同樣帶著強烈的殺勢,更有狂烈的威力,雖然吳先生受了傷,但他皮糙肉厚,這點傷痛,對他沒任何影響,他的氣勢,比之先前,更加狂暴。

    地上的陳河生,再次被死神之氣席卷,他不敢有分毫的猶疑,立即,他就在地上連續翻滾了幾下,到了離吳先生有一定距離的地方,他馬上翻身而起。

    站直的一瞬,陳河生的腦袋還有些眩暈,心也在狂跳,身體更是疼得要命,剛才被林晨打下樓頂,陳河生就已經受了很重的傷,放在尋常時候,他估計就是倒地不起了。但是,因為吳先生的次次殺招,陳河生硬是被逼出了全部的潛能和毅力,他不僅逃過了吳先生的幾斧子,甚至還站起了身。他現在頭腦里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他不能死。

    無論如何,陳河生都要努力活下去,他絕不能就這樣被吳先生砍死。

    吳先生見到陳河生起身了,他眼里的暴戾之色更重了,他死死瞪著陳河生,狠聲道:“媽的,穿成這樣裝神弄鬼,還敢偷襲我,今晚你必須死!闭f這話的時候,吳先生的殺戮之氣,盡數綻放了出來。

    吳先生身上的殺氣和血腥味非常重,屠夫之號稱,并不是浪得虛名。

    話音一落,吳先生就提斧沖向了陳河生。

    不拿武器的吳先生,氣勢就已經是很猛很猛,現在,兩把斧頭在他手上,更讓他氣勢暴增,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

    陳河生在這種狀態下,肯定不會選擇和吳先生硬碰硬,他立即迅速倒退,邊退,邊祭出他的飛刀。

    滿身殺氣的吳先生,同樣也很謹慎,他知道陳河生身上的暗器厲害,所以他萬分警惕,他一邊追擊陳河生,一邊格擋陳河生射來的飛刀,這一刻的吳先生,身形步伐都非常詭異,動作又靈活迅捷,陳河生射來的所有飛刀,都被他給格擋掉了。

    最后,陳河生身上的暗器全部都射完了,也沒有再傷到吳先生。

    這下,陳河生等于是失去了最大的憑仗,沒了暗器的他,跟手持雙斧的吳先生,壓根就沒法比。

    吳先生本就不把陳河生放在眼里,現在面對赤手空拳的陳河生,他就更有底氣了,可以說,現在的陳河生,對吳先生再沒了半點殺傷力。于是,吳先生直接暢通無阻的沖到了陳河生面前,再揮動雙斧,對著陳河生瘋狂劈砍。

    吳先生的斧頭劈砍,看似沒有章法,但實際上,他早已將一雙斧頭使得爐火純青,每一斧頭的劈下,都帶有破開天地之勢,他兩把斧頭劈來砍去,銜接得也非常完美,他的攻殺,真是密不透風。

    面對這樣的吳先生,陳河生只能不停閃身躲避,并且,他每一次的閃避,都是驚險萬分,稍微一個不留神,他就要被吳先生給劈成兩半了。

    陳河生每一根神經都緊繃了起來,他的心也一直高高懸起,他的精神更是萬分集中,不敢有一點分心大意,因為,吳先生的斧頭攻勢,實在太可怕,吳先生本人的氣勢,也極其恐怖。

    陳河生明顯覺察到,今晚的吳先生,是超乎尋常的強,這種強悍,不僅是因為吳先生手上多了兩把斧頭,而是他自身那股氣場的強大,陳河生甚至都懷疑,今天下午吳先生和自己單挑的時候,根本就沒用全力。而現在,吳先生是被陳河生給激怒了,才毫無保留展現出了他強大的能力。

    唰唰唰!

    吳先生的斧頭,一刻不停,一直在對著陳河生狂猛劈砍,陳河生真的是發揮出了自己全部的潛能,不斷地閃避,他的身體本就受了傷,現在再遭受吳先生如此的追擊,他根本就受不了,他很累很疲憊,他的一只腳都仿佛踏入了鬼門關了。

    陳河生知道,再這么下去,用不著一分鐘,自己就會被吳先生活活砍死。

    終究,陳河生還是敵不過林晨和吳先生,他再想報仇,今晚也注定是報不了仇了,現在,他只要能保住性命就不錯了,于是,在閃躲閃到筋疲力盡之時,陳河生忽然轉身,朝著平安街的街頭,狂奔而去。

    他是提著自己最后一口氣力,拼了命地逃跑。

    吳先生見陳河生逃跑,他也沒有去追,而是抬起左手上的斧頭,朝著陳河生猛地砸了過去。

    這一斧子,攜帶著萬斤之力,一邊在空中打轉,一邊飛向了陳河生。

    啪!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