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家爹娘超兇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慕容澤有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慕容澤有病

 熱門推薦:
    蔣琳有福氣嫁給婁將軍,顧嘉瑤有石澤相伴,青梅竹馬,情分更深,以后嫁給石澤,自然水到渠成,幸福平順。

    蔣二爺有點委屈,石澤是蔣氏挑出來的。

    婁將軍最先可是他給蔣璃選的。

    倘若他早早同妻子和離,也許現在嫁給婁將軍就是蔣璃了。

    也不至于后來蔣璃又反悔,算計蔣琳,差點弄得蔣家四分五裂。

    娶個好媳婦太重要了。

    他這次續弦一定選個賢惠有眼界的,漂亮不漂亮的,已經不重要了。

    蔣二爺吃夠了被妻子坑的虧。

    “你可不能這么想,是我們琳姐兒不介意婁將軍年歲大,他們之間不存在誰高攀了,以后你這個做叔叔的,在婁將軍面前也挺起腰桿子,琳姐兒的婆婆倘若端著架子無故給她難堪,你就帶人上門去討個說法,嫁出去的女兒,娘家依然是她的靠山。”

    蔣氏氣勢十足:“蔣家是有底氣的。”

    “到時候我同大姐一起去給琳姐兒撐腰。”

    蔣二爺笑道:“不過我看太夫人對琳姐兒的親熱勁,怕是不會為難她,何況琳姐兒性情柔軟卻也是個能拎得清的,婁將軍又疼她,未必會虧待了琳姐兒。”

    顧嘉瑤接口:“二舅舅這話在理,琳表姐外柔內剛,處事妥帖,將軍府再復雜,她也能理順了。”

    “在我這些表姐中,琳表姐會是過得最好的一個。”

    蔣二爺微愣,沒想到顧嘉瑤對蔣琳的評價這么高。

    一直以來,在蔣家小姐中,蔣琳的存在感是最弱的。

    顧嘉瑤對蔣琳婚后幸福的信心許是比蔣琳自己更充足。

    蔣氏話題一轉,同蔣二爺說起生意上的安排。

    石澤時不時的說上幾句。

    顧嘉瑤豎著耳朵認真聽著,認真工作的男人的確最帥氣。

    石澤提到打折促銷等等出貨的手段,聽得顧嘉瑤都以為石澤也是穿越來的。

    他若是換上現代衣服,出入高級會所,即便做不了霸道總裁,也是一位精英。

    畢竟石澤身上永遠不會出現那股霸氣強勢,卻讓人信服。

    蔣氏很欣慰,壓低聲音同顧嘉瑤說道:“阿澤舉一反三的能力太強了,我不用多說,起一個頭,他就可以把計劃進行下去。”

    “難怪你爹懷疑阿澤的孤兒身份。”

    正侃侃而談的石澤耳朵動了動,心跳加快,他已經引起懷疑了?

    顧嘉瑤說道:“我爹不是說他是天才嗎?師兄就是出身差點而已,智商情商都很高的。”

    蔣氏點頭:“后來你爹就說咱們運氣好了。”

    石澤總算放下了心事。

    顧熙聽到仆從回報,說道:“瑤瑤同我去一趟睿王大營。”

    “怎么?”

    蔣氏問道:“又出事了?”

    “睿王派人來說,是趙小姐的海船偷運火藥的案子。”

    “我就不去了,更不想見趙小姐。”

    顧嘉瑤瞄著臉色顯得依然很僵硬的石澤,“反正睿王也不會重重的處置趙小姐,不過是高高抬起,輕輕放下,趙小姐還是很能為睿王賺銀子的。”

    “聽說趙小姐一直傾慕睿王殿下,以睿王府……女主人自居。”

    蔣二爺后背一緊,莫名一陣陣的冷意,“聽來的消息,做不得準的,睿王娶王妃必是名門貴女,不過都說趙小姐預定了側妃……”

    石澤嘴角微揚,“側妃?這話我也聽到過呢,府城都傳遍了。”

    顧嘉瑤暗暗翻了個白眼,這是故意說給她聽的?

    師兄心眼真小,還學會吃醋了。

    顧熙說道:“睿王的婚事不是咱們能議論的,不過睿王應該看不上趙小姐,而且這世上怕是連皇上都無法勉強他娶正妃,他娶妻納妾全憑自己心意,誰也勉強不得,更不會因為誰鐘情他,更傾慕他,他就娶誰。”

    顧大總管眸光閃爍,“大少爺比追隨王爺多年的人看得都透。”

    京城多少勛貴都沒顧熙看得明白,做著把自家女兒嫁給睿王的美夢。

    勛貴重臣小姐們拼命討好兩宮太后就是瞄準了睿王妃的寶座。

    都等著太后娘娘賜婚呢。

    顧熙笑而不語,顯得高深莫測。

    在看人上,顧熙還會有自信的。

    畢竟他也是研究過犯罪心理學的人。

    又有理科生的細心,顧熙不覺得世上有人能勉強慕容澤。

    而且顧熙還有一句話沒說,慕容澤看起來就不似正常人。

    他有病!

    不是心理有病!

    就是腦子有病!

    顧大總管越發認可顧熙,大小姐同大少爺同父同母,以后互相扶助,大小姐在后宮的日子會更好過。

    而英國公一脈必然重新進入朝廷的核心圈子。

    “瑤瑤不去也好,我自己去看一眼。”

    顧熙也沒勉強顧嘉瑤,不再懷疑石澤之后,他也就不試探石澤了。

    “大少爺,我陪著您一起去。”

    顧大總管跟上顧熙,“以后您去哪,我都跟著,您可不能再發生意外了。”

    他的手臂雖是廢了,不過還是有點功夫的。

    石澤按著太陽穴,顧嘉瑤問道:“師兄不舒服?”

    “沒事。”

    石澤打起精神,卻被顧嘉瑤拽著出了房門,嗔怪道:“你讀書刻苦也要顧著身體啊,昨夜,我睡覺前還看你屋里的燈亮著,你就是不肯聽話,對自己要求太高,能中秀才不就好了?”

    “不……”

    他是睡不著。

    以前只有精疲力盡才能睡一會兒。

    所以他才會選擇去碼頭賣苦力。

    遇見顧嘉瑤后,他不用賣力每日也能睡兩個時辰。

    但是最近幾日,他再度失眠了。

    這是慕容澤的報復同警告!

    石澤望著顧嘉瑤,輕聲說道:“我得出門一趟,書店有幾卷新的講義。”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

    石澤阻止:“師妹想吃什么零嘴?我買給你吃。”

    顧嘉瑤暗暗捏了捏手腕,憂傷說道:“我感覺最近……有點胖了,哎,我怎么就談不上干吃不胖的體質呢?”

    她可不想再為了減肥揮汗如雨了。

    還是盡量控制。

    石澤不解說道:“?你胖?我能背著你跑十里路。”

    直男的思維!

    顧嘉瑤勉強一笑,“你快去選書吧,千萬別給我帶零嘴,我受不住誘惑的,記得對我好,就要時刻提醒我戒吃。”

    石澤:“……”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