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金粉 > 第379章 她落水了

第379章 她落水了

 熱門推薦:
    很快,由于他不便的手勢,晏家姐妹也發現了。

    “三哥這胳膊是怎么了?”

    晏馳傷的是左臂,不妨礙右手行動,他寒臉端起茶道:“摔的!

    程淑立刻起了疑心,先前她遇見他時他就捂著胳膊,神色之間還十分憤慨,只是當時她顧著要問他幾句占個上風因而沒有留意。

    如今看起來,這怎么會像是摔的呢?若真是摔的,他堂堂靖王府的二爺,怎么可能沒傳出點動靜來?

    她隨后將目光轉向同樣也繃著臉的晏衡,隱約察覺出來了氣氛之微妙。

    李南風手扶著杯子,也犯起了心思。晏馳傷的不正常,晏衡先前又突然撇下她離開,十成十就是找他去了。

    可就算找上他,也不過就是問幾句話的事,為什么會打人?而且打完還相互跟烏眼雞似的,生怕別人看不出來?

    她立刻就把目光轉向了晏衡。

    這太不對了,靖王府這兩年氣氛愈發見好,這倆人雖仍互不對付,也不至于到動手的地步。

    晏衡避開她視線,說道:“吃飯吧!闭f完就開始給她布菜。

    李南風覺得他心里有鬼!

    “你倆怎么了?”

    就算是晏馳跟程淑勾搭上了,那也不該打人,肯定還有事!

    晏馳聽到這兒就冷哼了一聲。

    晏衡瞥著他,臉色就不好看了。

    “快吃吧,菜都涼了!标堂稼s緊岔開話。她也恨不得立刻找晏馳問個究竟呢,但眼下這劍拔駑張地她反倒不敢多說了。

    晏衡經過湖心船上那一刻,如今掀桌翻臉自然也是不可能,他一面瞪著晏衡一面替李南風手動剝起蟹殼來。等到他嫻熟地把浸過姜汁的蟹肉放到李南風碗里,李南風安之若素地吃了他才擦手舉箸。

    晏馳覺得他這是挑釁!臉色越發青寒了。

    他喝了幾口湯,牙箸放下,起身了。

    程淑因為就坐在李南風對面,便把這一切盡收于眼底,讓靖王世子親自布菜這樣的事情,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可是像李南風就輕而易舉能得到。

    當日在街頭偶遇他們的時候還不覺得如何,畢竟沒什么交集,這半日下來,卻無不是李南風備受優待的情景。

    他們程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她這個嫡出的小姐,怎么就只配給她當配襯了呢?

    她看晏馳離了席,低頭吃了幾口,便也跟晏眉道:“您慢用,我去水臺走走!

    游園游的就是個心情,不像在宅子里那么規矩,吃吃走走,這自然是沒有什么不可的。

    晏眉因為無意把程淑卷進了今日這樣的尷尬里,對她感到很不好意思,便讓侍女在水臺上設了茶點,又備了漁竿讓她垂釣。

    程淑在水臺上徘徊了幾步,下了棧道,見到晏馳在林蔭道上,便走過去道:“二爺怎么就出來了?”

    晏馳看到她甚煩,他是向來不給人面子的,掉頭就走。

    程淑跟上去:“二爺!”

    “你跟著我干什么?!”晏馳終于不耐煩。

    程淑道:“我就想問二爺,世子與李姑娘明明兩小無猜,二爺為何先前還要跟我說那些話呢?”

    晏馳停步,轉身道:“我為何說那些話你還不知道?”

    程淑頓住。

    晏馳走近她:“我跟你不熟,你在沈家一再跟我搭訕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沖著我是靖王府的二爺來的嗎?

    “既是沖著我身份來的,先前又跟我說什么你們程家姑娘不容人糟踐?

    “你不想人糟踐你,你倒是別動不動老往爺們兒跟前湊!你既然那么想往前湊,我可不就給你指了條明路?

    “還來問我為什么要跟你說這些,你是真不知道還是想再來一次興師問罪?

    “你以為我給你指了路你就當真有機會?你敢打主意,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靖王府有可能被迫接受一個用詭計上位的少夫人嗎?我靖王府還能被人算計完了還被人牽著鼻子走?

    “你程家在我們晏家面前屁都不是算!想進我晏家,簡直做夢!”

    晏馳原當她有些自知之明,該明白他先前那番話乃是沒懷什么好意,未料她竟當了真!

    這種蠢貨,也配屢次來向他興師問罪!

    程淑被罵得臉紅一陣青一陣,最終哇地一聲哭起來,捂著臉跑了!

    水榭這里,晏眉見程淑離席,不好放著她一個人走動,又因為晏衡肯定不希望她們也在場,便就拉著吃好了的晏錦也離了席。

    李南風開始問晏衡:“你跟晏馳到底怎么回事?”

    晏衡道:“他犯賤!

    “怎么賤的?”

    晏衡卻不說了,悠然自得地吃飯。

    李南風就覺得奇怪,自己跟他之間雖然誰也看不上誰,但彼此之間真還就沒什么秘密,他一不說,她就更加好奇了。

    “世子!世子!不好了!程姑娘落水了!”

    這里正納悶,阿蠻就自門外上氣不接下氣地沖了進來!

    屋里兩人卻沒有想象中的驚駭,李南風道:“怎么落水的?在哪里?”

    阿蠻指了方向,而后道:“就在前面!有侍女說看到程姑娘哭著去的水邊!”

    李南風聽到這兒就不能鎮定了。

    在她眼里程淑臉上就差沒寫上夭蛾子幾個字,方才說她落水,一猜就是她終于不消停了,卻沒想到她還是哭著去的水邊……這是什么意思?這是要投水?她要在靖王府的園子里投水?!

    “瞧瞧去吧!”

    晏衡把手擦了擦,起身往外走了。

    出事地點居然很近,就在林蔭道旁的一處草地上。

    李南風和晏衡趕到時人已經被救上來了,果然她雙眼紅腫,正抱著她的乳母林媽媽大哭。

    “這是怎么回事?”晏衡看向四面的侍衛侍女。

    一身濕淋淋的管卿道:“方才也不知道怎么,程姑娘忽然就失足落水了!

    李南風聽到這里,先贊賞地看了眼他,才往程淑看來。

    先不說自己跟程淑的那點子往事讓她看透了這個人,就算是沒有前事,不管發生了什么,按理都應該冷靜解決,可她哭著投水,眾目睽睽之下眼下還這個樣子,這不明擺著指向靖王府?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