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榮耀的華娛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收留

第二百七十三章 收留

 熱門推薦:
    “你誰啊?”

    “你誰啊!”

    一人問一句,效果等同于你瞅啥瞅你咋地。

    女人身邊男人站起,好像還有點不服氣要上。但保安終于反應過來,前堂經理也上前要調解。

    容耀擺手讓經理先等會,看著女人:“你打一個孕婦,叫四五個男人?你是要人命啊?”

    女人指著張縈心:“這種賤貨留著也是丟人敗興。”

    容耀嗤笑:“你老公就一個女人啊?你每一個都打嗎?”

    女人一愣:“你誰啊?”

    這次的問是真心的問了。

    容耀開口:“你想和你老公一起進去嗎?”

    女人臉色一變:“你到底是誰?”

    容耀笑:“我是讓你老公進去的人。”

    “你?”

    女人有點不信,因為容耀太年輕。

    不過容耀哪管這些,拉著張縈心出來,張縈心還是很怯懦。

    容耀示意女人:“回去吧。老老實實的,你要是再亂來,我就讓她把孩子生了。你老公還沒被查出的那點家產,就都留給她。你一分撈不到你知道嗎?”

    “你……”

    女人下意識后退,幾個男人上前:“別和他廢話,我……”

    張強一腳過去,幾個保安要攔,被經理目光制止。

    容耀示意張縈心:“走啊?”

    張縈心還是害怕,容耀不耐手指著她額頭推了幾下:“沒出息的樣。嗎的你之前就知道欺負黎若婼,揪人頭發那個勁哪去了?!”

    張縈心不敢說話,女人終歸不敢怎么樣。

    只是女人嘛,輸人輸陣不輸嘴,抱肩看著容耀:“賤貨。懷孕了還能勾搭男人護著?”

    容耀皺眉看著張強:“你認識女保鏢嗎?可以打女人的那種?”

    指著那個女人:“就這套號的,你不打她一頓她總覺得她誰都碰。你認為呢?”

    張強開口:“我是保鏢。我打人不分男女。”

    容耀拉著他:“有點風度啊。雖然我沒有……”

    女人臉色發白:“你還敢打我?!你到底誰?”

    容耀看著張強:“我認真的。你找女保鏢把事辦了,我嫌煩。”

    張強恩了一聲,容耀示意張縈心:“走吧就。你懷孕了你老大。”

    張縈心幾步一回頭的走了,果然那個女人真的沒敢跟過來,對容耀更是言聽計從。

    ————

    “容總。”

    “容制作。”

    “容老板。”

    回到公司,公司名一直都沒怎么提,因為太感人了。

    叫寶耀糖,尤其在苝京天京一帶,藥糖都知道是什么吃的。

    寶耀糖娛樂公司。就是三人的公司。

    叫什么都有,不過今天職員都好奇看著老板合伙人之一,還是公司影視劇制片人,居然帶著一個漂亮的懷孕女人進公司。女人一直低頭很怯懦的模樣。

    這什么情況?

    正好一直走到湯寶辦公室,她早回國了。也上班了。

    湯寶助理出來看到容耀正要打招呼,突然驚愕看著容耀身后的張縈心。表情怪異目光詢問容耀:“這……你的?”

    容耀瞪眼:“罵誰呢?!”

    指著助理:“你跟你老板就一伙的!!”

    湯寶助理笑,幫著敲敲門。容耀不耐:“我用你嗎?我自己不會敲門?”

    湯寶助理開口:“怕你騰不開手。”

    “你被開除了。”

    容耀指著她,湯寶助理撇嘴:“這你說了不算。”

    說完就離開。

    容耀點頭:“你給我等著。”

    鬧習慣了反正也,容耀氣場不是體現在這,加上畢竟年紀小。

    “進來啊!”

    湯寶不耐煩的聲音在門內傳來。容耀推門進去,湯寶頭都沒抬:“你現在越來越厲害了,對女人真……恩!?”

    抬頭撇嘴看了一眼又低頭,隨即突然驚訝站起,揉揉眼睛看著容耀身后的張縈心。

    “這……”

    湯寶指指她,又指指容耀,手里的筆直接砸過去:“容耀!!你個臭不要臉的!!!”

    容耀不耐擋開筆:“不是我的!!嗎的你們一個個都有病!!”

    湯寶臉色還是不好看,瞪著張縈心:“你領她來干什么?”

    張縈心抬頭,怯懦開口:“湯姐……”

    “別!”

    湯寶擺手:“受不起。”

    隨即指著她肚子:“誰的?”

    突然反應過來,看著容耀:“我還沒問你的。大早上好多公司打電話,陰陽怪氣的說什么不放過之前,又什么霸道之類的。你把什么林國平怎么樣了?誰是林國平?”

    容耀指著張縈心:“她肚子里孩子他爸。”

    湯寶眨眨眼:“就是孫正帶著她去的那個老板那?”

    容耀沒回應算是默認。

    湯寶明白過來,看著站在那里的張縈心:“真是活該啊。你就跟著孫正,早晚有這么一天。現在你還怎么說?”

    張縈心早上到現在,經歷這么多。此刻精神上加上懷孕,身體早就負擔不了。

    開口要說話,突然眼睛一閉就癱軟在地。

    “恩?!哎?!”

    湯寶嚇一跳:“張縈心你又玩這一套?!訛人是吧?!”

    容耀也過去給她扶起到沙發上,看著沒完全昏倒。容耀示意湯寶:“倒水。”

    湯寶趕忙跑過去倒水,容耀喂著喝了一口。張縈心倒是緩和很多。

    湯寶這才松口氣,隨即更是質問容耀:“你到底帶她回來干什么?!”

    容耀一頓,看著湯寶:“你不是缺藝人嗎?就宋姐一個然后要擴招。這不是就給你帶來了?”

    “特么一大一小啊?!”

    湯寶揪著容耀領子:“我特么還能從胎教培養嗎?!啊容耀?!”

    自從容耀和黎若婼分手后,轉眼和韓糖在一塊。他也就不是湯寶男神了。湯寶對他簡直是180度大轉彎的變化。

    臟話比容耀說得還順暢。

    揪著容耀領子晃著:“你怎么想怎么想的?!你怎么想的啊?!”

    容耀無奈揪著她手松開:“你做主。我又沒說定下來,反正藝人這一塊不是你管嗎?”

    湯寶胸口起伏,看著慢慢恢復過來的張縈心。

    下意識就要拒絕根本不需要想。

    只是張縈心祈求和怯懦的目光,讓她回憶起曾經的時候,張縈心多么囂張跋扈,可是對比此刻,這祈求和可憐不是裝出來的。

    因為肚子真的顯懷了。

    未婚,還是藝人。

    湯寶猶豫一下,不耐坐回去不說話。

    不過這也多少是一種態度。

    容耀看著張縈心,目光示意。

    張縈心掙扎起身,上前行禮:“湯姐,你……你可憐我。收留我吧!!我真的不知道……”

    說完就哭出來。

    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感覺。

    張縈心很是不耐:“別哭了!!別特么哭了!!!”

    給張縈心嚇一跳,還是可憐巴巴看著她。

    但是湯寶卻也再說不出拒絕的話,哪怕真的煩躁致死。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