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秘密的森林 > 《秘密的森林》 正文 5、我們為何睡在同一張床上?

《秘密的森林》 正文 5、我們為何睡在同一張床上?

 熱門推薦:
    從深林俱樂部里出來后,林深時站在路邊回望身后那座如同童話城堡般的巍峨建筑物,內心的一塊大石頭也堪堪落了下來。

    曺靜淑的放松口風基本等同于已經答應了這次的合作,具體的差別大概也就體現在之后雙方約定的內容上而已。

    對于林深時來說,只要能徹底擊碎李溪午的計劃就行了。

    做出這個決定確實非常困難,他不僅要破壞父親多年來渴望的機會,有可能父子倆也會就此反目成仇。

    但總體而言,他并不后悔他的這番舉動。

    剛坐上出租車沒多久,曺詩京的電話就碰巧打了過來。

    林深時剛把手機放到耳邊,便聽到曺詩京劈頭蓋臉地一通發問:“你去深林找我偶媽了?你瘋了嗎?你到底想做什么?不對……你們兄妹倆到底想做什么?!”

    前幾個問題還比較合乎邏輯,最后的那句話聽上去就略顯突兀了。

    林深時從曺詩京的語氣間聽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感覺,他頗有興趣地問:“發生什么事了?”

    電話那頭的曺詩京好像也不意外他能看穿自己的心思,在喘了兩口氣后就通過LINE給林深時發去了兩張照片。

    林深時坐在出租車的后座上點開一看,一下子就莞爾地搖頭笑起來。

    第一張照片是禮盒打開后,里頭展現出來的一款男士手表。從禮物的層面上來看,作為送禮人的林飲溪還算用心,但鑒于被送的對象是李溪午,再加上曺詩京比較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小丫頭惡劣的小心思就昭然若揭了。

    至于第二張照片,是一張紙條。上面寥寥一行熟悉的簪花小楷很輕易就能讓林深時認出來筆跡的主人是誰。

    【我就算丟掉不要的東西照樣是我的東西】,簡單又挑釁意味十足的一句話。

    配合那禮盒里裝有的禮物,林深時差不多就能想象出此前曺詩京打開盒子后看到那張紙條的心情了。

    “這個臭丫頭……”他也忍不住無奈又好笑地喃喃低語。

    “對!臭丫頭!”

    電話那頭的曺詩京切換成了中文,奈何不知是外語比較礙口,還是她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太多能夠譴責林飲溪的詞匯,只能義憤填膺地說:“她也太放肆了!你怎么不管管她?我自己是無所謂,可她怎么可以對待阿爸也是這樣的態度?”

    這回確實是林飲溪理虧,林深時也不好為妹妹辯明,他安撫曺詩京說:“嗯,我知道了。我回頭會幫你好好說一說她。”

    曺詩京像是沒想到林深時這會兒這么好說話,在電話中沉默了片刻就狐疑地問:“你不會是想先糊弄我吧?”

    “她是小孩子,我也是小孩子嗎?”林深時哭笑不得。

    曺詩京在那頭咕噥:“你雖然不是小孩子,但偏起心來的大人比小孩子還可怕。”

    “你不會是在嫉妒吧?”林深時很直白地問。

    曺詩京語塞了下,旋即惱羞成怒地回歸正題說:“好了!快說你找我偶媽到底想干嘛?”

    “不管我想干嘛,現在事情都已經結束了。你再問有什么意義嗎?”

    那頭坐在辦公室里的曺詩京抿起嘴,忽然就問林深時:“你故意想讓我把這消息傳遞給阿爸,對吧?”

    “以你的頭腦,確定這點小事應該不用問我吧?”林深時的反應很平靜。

    “這么說,是事實嗎?你為什么要這么做?難不成你以為阿爸知道你和我偶媽見過面,他就會感受到威脅嗎?”曺詩京很是不解。

    不知道是不是思維上天然的局限,她這時候還沒想到林深時是打算找曺靜淑談合作的這方面。

    或者說,她根本不認為曺靜淑會答應林深時這樣的提議。

    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明明曺靜淑連她這個親生女兒的話都聽不進去。

    林深時明白他要是說出實情,只會引發不必要的麻煩,而且即便是陽謀,他也不該對李溪午那邊透露太多的消息。

    身為父親,李溪午終究不會對林深時下狠手,這是林深時天生的優勢,但他如果自恃這一點而認為勝券在握,那么之后總會栽個大跟頭。

    所以當下他也不再和曺詩京多說下去,隨便說了幾句后便不顧電話那頭曺詩京的反對,結束了通話。

    他坐在車上又沉思了幾分鐘,這才想起來剛才的事,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喂?咋啦?想我啦?”

    沒過多久,林飲溪清脆又討嫌的聲音從手機傳出來。

    林深時臉色古怪地對比了一番曺詩京方才的表現,突然感覺這倆盡管年紀相差不少,行事作風卻莫名相似。

    他沒多扯其他,在妹妹接起電話后就嚴肅地問:“你給老爹送的禮物是怎么回事?”

    電話那頭頓了一下,幾秒后林飲溪變得小心的聲音重新傳過來:“那家伙把禮物拆開了?然后還向你告狀了?”

    “什么那家伙?詩京她就算和我們家完全沒關系,你也應該禮貌地叫人家一聲‘姐姐’。”林深時怎么也沒料到他出國后還要幫林食萍進行小女兒的思想教育。

    “什么姐姐?那按照這么說,你不還得叫她一聲‘妹妹’咯?”

    每次碰到與李溪午有關的事,林飲溪就出奇執拗。

    這算是她為數不多的叛逆情況,林深時和林食萍糾正了好幾年也毫無見效。

    正和林飲溪坐在路邊店里吃甜品的申娜耳尖地聽見兄妹倆的爭論,悄悄挪動屁股下的小凳子,想要湊過去偷聽。

    誰知拿著手機的林飲溪立馬冷眼向她掃來,在首爾二代圈內叱咤風云的申氏小魔女就只能“嗷嗚”一聲,聽話地坐回去,默默吃冰淇淋。

    “算了,這個話題爭下去也沒意思。我只告訴你,以后不要再做多余的事。聽到了沒有?”

    從哥哥的話里聽出了嚴厲,林飲溪也萎靡下去,小聲嘀咕:“還不是你和媽非要逼我送什么禮物,我送了又要說我……”

    “好了,裝可憐相給誰看?”林深時完全不吃妹妹這一套,想了想就問,“現在你們到哪里了?路上沒出什么特別的事吧?”

    “葛格!我們已經到釜山了!”

    旁邊的申娜抓住了機會,連忙湊近過去大聲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釜山?”相比林飲溪的嫌棄,林深時倒是對申娜加入他們兄妹倆的對話沒什么特別感覺,他只是疑惑地問,“你們在大邱已經玩夠了嗎?這么快就去釜山了?”

    “一共就十來天,怎么可能在同一個地方耗時那么久?”林飲溪重新接回話茬,一邊說了幾句兩個人這些天的見聞,一邊也順便向林深時埋怨,“本來昨天逛完壁畫村之后我們就要來釜山了。但是娜娜她忽然想去什么三神奶奶的祠堂,所以就晚了一天。”

    林深時的眉毛頓時一挑,“三神奶奶的祠堂?”

    “嗯。不就是老媽前幾個月讓我捎帶給你的那個工藝品嗎?那個雕塑就是那個神。”林飲溪沒發覺林深時的異樣,自顧自往下說,“你知道嗎?娜娜這臭丫頭中途居然用你的名義求了姻緣簽。”

    哪怕被當面數落,申娜也不見生氣,林深時聽到這個習慣性裝蠢的女孩在電話那頭對自家妹妹不滿地說:“水水,那不叫姻緣簽,韓國沒有這說法。”

    “反正不是差不多嗎?那個巫師怎么說來著?啊,對了,想起了了。”

    然后林深時就聽見妹妹的聲音在電話里清晰起來,用好笑的口吻對他說:“我們見的那位巫師,說是什么和你睡在同一張床上的人就是你的命運。這不是廢話嗎?”

    “水水,不一定是睡在同一張床上,按照巫師的說法,原意應該是睡在同一個房子里的人就是深時葛格的命運。”申娜反駁說。

    “這有什么區別嗎?”

    “怎么沒區別了?”

    林深時不想多聽兩個小姑娘斗嘴,連忙打斷她們說:“還有呢?之后那個巫師還說了什么嗎?”

    電話那頭的林飲溪像是有些驚訝,“你過去不是完全不相信這些嗎?”話雖這么說,她還是補充說:“后面還說了什么來著……噢,說是要去發現。”

    “發現?發現什么?”林深時的心情奇怪地緊張起來。

    “我也不太清楚,我韓語不是很好。”

    這時候申娜就自告奮勇:“我來!我來!我知道!”

    在林飲溪好氣又好笑的瞪視中,申娜興沖沖地接過手機對林深時說:“葛格!我還記得那巫師的原話!那個人說,問題不能通過思考來解決,要自己去發現理由才行。等你明白問題的答案之后,你也就找到自己的命運了。”

    “問題?”

    “嗯!”申娜拿著手機一點腦袋。

    “什么問題?”

    “這我怎么知道?要問你自己才行啊!”

    林深時微微皺起眉頭,腦海中卻涌現出了很多的念頭。

    其實所謂的問題,在他心里面存在很多。比如為什么偏偏是他和林允兒兩人,比如雕塑為什么會突然摔碎失效,還有一個他最初就在思考的問題——為什么,那個冥冥中不知道究竟存不存在的神明,會安排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呢?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