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重生之財氣沖天 > 《重生之財氣沖天》 正文 第916章 明老板來了(二更求收藏)

《重生之財氣沖天》 正文 第916章 明老板來了(二更求收藏)

 熱門推薦:
    “你不會也要和我父親一樣約束我吧!”渡邊雅子驚呼。

    秦風瞪眼。

    你以為我愿意嗎?這是我想的嗎?你要真有什么事,你父親找上門,那可如何是好。

    “安了,我那么大人,能有什么事!”渡邊雅子嘻嘻一笑。

    “不行,不能這樣。這樣,我介紹一個朋友給你認識。”秦風說,“也是日本人,你應該認識。”

    “誰啊?”渡邊雅子好奇問。

    ......

    飛機落地,由于伊涵諾和沈曼莉去云省游玩,秦風只好給安室奈美惠打電話,讓其過來接機。

    “哇,安室奈美惠,偶像!”這下飛機看見安室奈美惠,渡邊雅子立刻尖叫起來。

    地道的日語,讓安室奈美惠都有點驚愕。自己這師傅,怎么去一次日本,就拐一個小美女回來。

    “咳咳,哪有去一次,拐一次!”秦風一臉尷尬。

    “這位呢,是,是...一個朋友的女兒,托我照顧一下。她太野了,我擔心她安全。你幫我照看一下!”秦風尷尬介紹。

    渡邊雅子眼珠轉了轉,沒有吭聲。

    “行,那交給我吧!”安室奈美惠點頭。

    秦風長吁一口氣。

    這一下,麻煩算是解決了。

    回到家了,秦風給雷軍打去電話。

    “怎么樣了?”秦風問。

    “資金還是過不去。怎么辦?”雷軍一臉焦急。

    “這個我來想辦法。不過voodoo那邊,我們的資金可以略微緩緩。”秦風說。

    因為秦風和世嘉達成協議,所以voodoo愿意給秦風額外多一點時間周轉。

    畢竟,世嘉這份訂單很大。保守估計,都是千萬臺級別。

    那就是千萬級的訂單。這對voodoo來說,可是相當大的一筆訂單。他們自然樂意給秦風更多的時間。

    隨后,秦風略微梳洗一番后,去見了趙行長。

    如今二人算是輕車熟路了,不過秦風還是帶去了從日本帶回來的一點特產。

    “小秦啊,有心了。不過這件事,我真幫不上你!”趙行長還沒等秦風開口,就提前說。

    秦風一臉古怪。

    “我都沒開口呢,您這就回絕我了。”秦風幽怨說。

    “唉,你的事,我們這些人,誰不清楚呢。你的錢,被卡住了,我們也幫不了。”趙行長無賴說,“那些人不允許,我們也沒辦法。”

    “那總要有個理由吧!”秦風吐槽說,“總不能無緣無故就這么扣押吧!”

    “理由,秦風,津市那邊的舉報,說你轉移大量不明資產。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說了。總之,這個理由無法給你治罪,畢竟還有人擔著,但是你的資金現在出不去卻是事實。”趙行長說。

    “那趙行長,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不如指條明路吧!”秦風說。

    “秦風,兩條路。一條是最簡單的,利用你的人脈,走港商這條路去兌換資金。他們無法阻止,也不能阻止。”趙行長說。

    港商的話,那就是從林筱筱這邊走。那的確是可以。不過秦風并不想將林筱筱也給牽扯進來,避免事態變得太過復雜。

    “另外一條路,就是去找一個人。”趙行長說。

    “誰?”秦風問。

    “當今管事的。”趙行長說。

    當今管事的?那不就是明老板么。

    大明王朝的國姓,明老板。

    秦風眼睛一亮。他的確是一位能人。

    雖然說后世褒貶不一,但是華夏經濟能夠騰飛,全依賴于WTO,而能進入WTO,全依賴于這位明老板關鍵時刻的拍板。

    如果說能幫自己,那這位真的可以。

    “我可見不到!”秦風笑吟吟的望著趙行長。

    趙行長無奈搖搖頭。

    “趙行長,你也知道,我和哈佛也有關系,我覺得,令公子完全可以上哈佛。我可以寫推薦信!”秦風笑說。

    無利不起早。倆人雖然有關系,但關系歸關系,要沒有一點好處,那也是不行的。

    “那就多謝小秦了。這樣吧,坐在這里喝茶。”趙行長笑著讓秘書給秦風上茶,然后人就離開了。

    這一去就很久不回來。這要以前,秦風那非得離開不可。但現在,秦風也琢磨出一點道道來。

    這趙行長顯然是不想摻和這件事,所以呢,他對自己的幫助,也僅限于不會危害到他的情況下。讓自己留下來,卻什么都不說。

    那只說明一件事:明老板要過來。

    自己主動留下來,碰見明老板,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是自己的事,那和他無關。

    想到這一點,秦風也就老神在在的坐下來喝茶,等著。

    這一等,兩個多小時過去了。

    茶水早就涼了。秦風也不在意。只是沒有智能手機,這時代等待的確很無聊。不得不說,智能手機改變了世界。

    好在,秦風也知道今天自己的目的何在,所以還是能耐得住性子。

    好在,最終秦風還是等到了想要見的人。

    “明老板,這邊請!”趙行長的聲音出現。

    門打開。

    “秦風,你怎么還在這?不是跟你說了么,你用來收購國外公司的資金,被卡住了,我真幫不了你。”趙行長看見秦風,一臉驚訝,故意大聲說。

    秦風投去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果然,明老板一聽,一臉好奇。

    “你就是秦風?”明老板問。

    秦風點頭。

    “趙行長這是怎么回事?國家不是鼓勵企業家走出去么。這走出去,自然要花錢,他的資金怎么回事?”明老板問。

    趙行長將事情始末簡短說了一下。

    “簡直是胡鬧!好了,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親自負責!”明老板開口說,“今天的會議暫時延后,先來解決秦風的事情。這才是重要的事情。”

    隨后,明老板親自召見秦風,兩人一番促膝長談。

    自然,秦風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將自己和鍛錘公司的合約也說了,并且將自己在巴西收購礦產資源的事情也說了。并且也隱晦的點出了未來國家發展,日本方面可能針對國家的問題。

    總之,秦風的意思就一點,我可以成為國家代購。

    如果國家需要什么,我可以去買什么。一分錢不要。為了祖國興盛,我秦風犧牲一點個人利益算不得了什么。

    明老板聽完,饒有深意的盯著秦風。

    “秦老板,你這果然不愧是高材生啊。這知識分子,就是眼光看的長遠。”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