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正文 第25章:張少爺要給何義飛當服務員!!

正文 第25章:張少爺要給何義飛當服務員!!

 熱門推薦:
    這段時間銀行卡被凍結以后,張遲身邊的兄弟迅速消散,甚至連電話都不接了,他們深知張遲花錢大手大腳,沒錢能憋死他。

    以前還好說,借了錢能還上,現在借錢給他就是打水漂!

    本來之前這些人跟張遲在一起就是圖他是張家少爺,有點錢,能嘚瑟,沒啥腦子,坑點兒是點兒。

    現在,誰扯他?

    張遲已經成年,雖然是個紈绔但并不是沒有腦子的那種人。

    只是之前將兄弟感情看的太重,經過這段時間以來,他沒有錢去花天酒地,更沒有朋友陪他一起胡作非為,一個人就在那思考,這些年,自己究竟干了什么,為什么最后一個人都沒交下,平日里對待他們真心不薄,怎么現如今都對自己如此冷漠?

    后來他明白了,出了校園進了社會,所有人都是以利益為主,自己過得好才是真的好,其它都是扯淡。

    “說好的明天消停去公司上班,我將銀行卡,車鑰匙都扔你辦公室里了。”

    “放心吧,姐,我漲教訓了,也知道他們是什么人了,但我不想去爸的公司上班。”張遲無比認真的說道:“在所有人眼里我就是個紈绔,敗家的富二代,如果直接去咱家公司,恐怕會更遭人非議,我自己闖闖吧。”

    “自己闖?上哪兒?”

    張遲將目光看向“老船長海鮮大咖店”幾個大字,窗戶上貼著的招聘服務員,工資1800加酒水提成。

    ……

    周舟家樓下,面包車瀟灑的停在那里,門口的保安本想過來將其攆走,見到車上下來的人是周舟后,便沒有出聲。

    周舟跟他是認識的,每次路過都會打招呼。

    “快走吧,別讓保安大哥難做。”周舟對何義飛說道。

    “臨走前不來個吻別嗎?”

    周舟一愣,一抹紅暈再次浮現在臉上,她就是這么容易的害羞。

    唰!

    何義飛一個瀟灑的摟腰撂倒,隨即跟周舟來了一個長達五分鐘窒息式的熱吻,給周舟都親的不好意思了。

    “快回去吧,一會兒我爸媽該看見了。”

    “晚安!”

    “愛你。”

    “對了,不要在叫我小飛了,叫我阿飛吧,我長大了。”

    周舟微微一笑:“好的。”

    ……

    隨后何義飛與唐沒毛匯合,兩個人坐在面包車里一頓裹香煙,將車內整的煙霧繚繞。

    “飛哥你說的擺事是去擺誰?”

    吧嗒!

    何義飛再次點燃一根煙:“去找李珂森!”

    李珂森不僅跟何義飛有仇,跟唐沒毛更是有著奪妻之恨。

    哥倆的目標很一致,就是他媽弄他!

    嘩啦!

    車門突然被人拽開,兩個人猛地一回頭,張遲跳了上來,隨即對他倆說道:“是不招服務員?”

    “咋的,你有人啊?”

    “我干,你用不用?”

    “滾犢子襖,我現在沒干你完全是看你姐面子上,別在這跟我倆沒屁擱楞嗓子。”何義飛深深的覺得這小子就是在耍他,首富的兒子竟然想要過來給自己當服務員,一個月拿著一千八的工資,可能嗎?

    “咋的呀,是不是上你家干服務員我還得拖拖關系?我讓我姐跟你打聲招呼?這年頭服務員的要求這么高了么?”

    “你是認真的?”何義飛跟唐沒毛都懵逼了。

    “之前我看你確實不爽,準確的說在半個小時之前看你也不爽,但是我想明白一件事,具體是啥事我不想跟你說,反正你這破飯店剛開也沒人,你就用我得了唄,都是大老爺們,別那么矯情行不。”張遲說話間還將兜里的中華抽出兩根煙遞給他倆算是低頭表個態。

    “窮人抽不慣!”何義飛沒接,晃了晃手里的利群:“我還是抽這個舒服,你呢,我用不起,咱倆不是一路人,就別往一塊湊了,再見哈。”

    “你不用我,信不信我找人砸了你家的店?”張遲紈绔的性格又上來了,對于他來說能放下身份跟你說話就已經是給你極大的面子了,你非但不接還跟我裝逼?那少爺能貫徹你了么!

    “嘿,我頭一次見到服務員過來應聘還得威脅老板的,不應聘就干他?”

    “而且還是首富家的少爺來我們這應聘服務員的,飛哥,咱不能用他,我看他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何義飛對張遲說道:“我知道你出于啥目的來我們這,但我告訴你,周舟是我的女人這是板上釘釘的事,你就算過來只能徒添悲傷!”

    見到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后,張遲臉不紅心不跳咬牙切齒的說:“我必須要盯著你,防止你把我的周舟給侮辱了,她剛畢業還沒看清這個社會的險惡!我不能讓她在你這吃虧了。”

    “少爺麻煩你下車,我說了鐵定不用你就是不用你,你在跟我墨跡墨跡,我哥倆鐵定揍你,就是你姐來了都不好使。”何義飛翻了個大白眼,說滴好像你就看清社會險惡是的,都是弟弟。

    “你倆給我等著,早晚你倆會用我的!”張遲用手指著他倆特硬氣的撂下一句話,隨后將車門一關就走了。

    “飛哥不能讓他來啊,你好不容易跟周舟復合的,萬一來了給你搗亂可就慘了,這年頭不怕君子就怕小人啊,想想他之前囂張的樣子,在看看他現在這樣子,肯定是裝的。”

    “倒也不一定,這小子讓他哥們傷的不輕。”頓了頓何義飛看向唐沒毛:“毛哥,你說將來有一天你會因為錢出賣我么?我說的是假如。”

    “飛哥,我唐沒毛今天就在車里發誓,若是有一天,我因為錢出賣你,我不得好死!”

    “毛哥,我也跟你發誓,我這輩子就是坑誰,都不帶坑你一下子的,如若違背誓言,出門被車撞死!”

    “好兄弟!”

    “一輩子!”

    哥倆在這邊基情滿滿的發完誓,回頭再去找李珂森的時候發現后者已經離開,今天只好作罷!

    ……

    另外一邊,張尋真家里。

    張尋真以及她的父母正在餐桌上斗地主,誰輸誰洗碗,見張遲回來,便拉著他四個人玩跑得快,最后一名洗碗的。

    張遲不同意:“我又沒吃飯,憑啥洗碗?”

    “說的就跟你姐我吃飯了似的,趕緊的!不然一會媽不講理的勁上來點名讓你洗碗,你洗不洗?”

    張遲眨了眨眼睛在原地思考片刻后,說道:“別玩了,今天這碗我洗了,但是姐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曰(yue)!”

    “咱倆進臥室說!”張遲給張尋真拉到臥室:“我要上何義飛那上班,人家不要我,你幫我個忙!說說情,想招讓我進去唄。”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