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正文 第47章:不缺錢缺揍

《老子是條狗》正文 第47章:不缺錢缺揍

 熱門推薦:
    不缺錢,缺揍!

    跟了一會后,來到周舟家樓下。

    周舟對陳凱說:“陳經理我們上樓吧?”

    陳凱咧嘴一笑,目露淫光:“在車里也行,更舒服。”

    “啊?”周舟沒明白這句所謂的更舒服是什么意思。

    “當然你要是害羞的話,我們可以去一個沒人的地方。”陳凱以為周舟羞澀怕她放不開當下又說。

    周舟沒明白,不就是賄.賂么,還用得著去沒人的地方??

    “陳經理上我家就好,沒事的。”

    “也行。”陳凱尋思,到了周舟家,溫存完以后直接就在那睡了,還能洗個澡,也挺好的。

    上樓的時候,周舟在前面領路,陳凱在后面尾隨,看著周舟如此傲人的身材就是一陣流口水,幻想著一會給她扒光會是什么樣。

    想到這,陳凱忍不住發出豬笑聲,嘎嘎……

    好吧,你們也可以說這是鴨子的笑聲。

    兩個人很明顯都理解差了,雙方各懷心思,待到周舟開門以后,陳凱立馬將自己的上衣脫掉,脫掉,外套脫掉,脫掉,褲子脫掉,脫掉。

    然后將衣服纏在手中咔咔一頓搖,將他在夜店的畢生所學全都施展出來,DJ搖,社會搖,亂碼七遭一頓搖。

    周舟爸媽愣住了,周舟懵了,這是個什么玩意兒?農村老母豬成精進城了?

    “come,on,baby,我的小寶貝兒。”陳凱撅著大嘴唇子就要上去親,下一秒就悲劇了。

    讓周舟爸一把就給嘴捂住了,周舟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倒不是她不好意思,是替陳凱感到尷尬。

    嗯?怎么一股煙味?音樂停!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陳凱猛然驚醒,看著面前帶胡子的男人瞬間懵掉。

    “陳經理,你這是……”

    蝦米??

    陳凱見到周舟家里竟然有人后,整個人的臉紅的跟猴屁股一樣,恨不得將腦袋插褲襠里去!

    丟人,實在太丟人了,這就是所謂的丟人丟到家了吧。

    陳凱憤然離去。

    “陳經理。”周舟連忙追了下去。

    “我明確告訴你,你主管的位置沒了!!”陳凱羞憤的低聲嘶吼,長這么大,這算是最丟人的一次了!本以為周舟給自己叫到家里是想跟自己鴛鴦戲水,誰曾想父母竟然在家,父母在家你還找我上來干什么玩意?喝茶么!

    “經理我做錯了什么?”

    看著周舟一臉茫然的樣子陳凱徹底崩潰:“你很好,很完美!但是主管的位置就是沒了,聽懂了么!”

    “經理你等一下。”周舟將剛才父親給自己的錢袋子塞進經理手里:“我不是不懂事的姑娘,哥,您拿著。”

    陳凱掃了眼錢袋子:“你啥意思?你認為我陳凱缺這點錢是嗎?”

    “啊?”

    難道不夠??這是周舟當時的想法。

    這個傻周舟呦,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對方是想潛規則她!

    “我看你不缺錢是缺揍!”何義飛看不下去,沖到周舟面前猛地推了陳凱一把,直接將后者推翻在地!

    “陳經理!!”

    “站那!”

    周舟一聲驚呼欲上前將其拉起來,卻讓何義飛霸氣的拉回懷里。

    “你是誰??”陳凱咬著牙從地上站起來,目光先是看了眼何義飛,隨即又看向周舟問道:“他是啥?”

    “我你爹,我誰誰誰的!”何義飛不耐煩的回道,這年頭敢打自己女人主意的真是活夠了。

    “粗俗,沒素質!”經理撣了撣身上的灰,不死心的又問周舟他是誰!

    “他是我男朋友!”即便周舟知道公司禁止女員工談戀愛的這件事,但周舟還是義無反顧的將何義飛的身份說出來。

    “很好,你主管的位置肯定沒了。”

    “誰稀罕你那破主管的位置!!趕緊滾,別在這辣我眼睛,不然真揍你。”何義飛捏著拳頭一臉兇相,嚇得后者嗷嗷逃竄。

    “你怎么對他那么兇?”等到陳凱離開后,周舟向何義飛問道,言語卻是沒有絲毫埋怨的意思,反而有一絲嬌寵,這么多年,每當自己遇到事情后,第一個擋在身前的永遠都是面前這個男人。

    “剛才出了金碧輝煌對你動手動腳的我就想揍他來著,這種人我不揍他留著他!”何義飛一臉牛b閃閃亮的點了顆煙。

    “我怎么沒明白呢,剛才跟他聊的好好地說是要上我家,我給他上點炮,怎么一進屋見我爸媽在家就急眼了呢?”周舟天然萌的撓了撓腦袋,到現在都沒反應過來是咋回事。

    何義飛雖然沒有聽見他倆的對話,但也明白了這個陳經理的想法是什么,當下倍感無語的抓著周舟的手:“媳婦你聽我的,以后等老公賺錢了,別去公司干了,給我當老板娘吧。”

    “什么意思?”

    “就你這智商基本可以告別勾心斗角的職場了。”

    周舟哈哈一笑:“我有你說的那么笨嘛。”

    “你不是有,是相當的有。”

    話音未落,何義飛用余光瞄了下樓道口,只見周周媽插著腰氣勢洶洶往這邊趕來,嚇得何義飛連忙開車就跑。

    現在的何義飛并不想與周舟媽有任何交流。

    周舟媽放下手中拖鞋,氣呼呼的說道:“幸虧這小子撩的快,不然看我抽他不。”

    “媽你干嘛呀,瞧瞧你又給阿飛嚇走了。”

    “幸虧他跑的快,不然腿給他打折!”周周媽頓了頓又問:“你們經理怎么個意思,怎么上樓又走了呢?”

    周舟兩手一攤:“我也不清楚,錢沒要,挺來氣的就走了。”

    周舟媽跟周舟爸兩個人對視一眼,瞬間明白什么意思了。

    “哎,我的主管位置估計沒了。”周舟嘆了口氣。

    隨即周舟爸語重心長的說:“你看看不行再找一家公司吧,這個公司別呆了。”

    “為什么?”周舟不解。

    “人心險惡。”

    ……

    正如周舟父親所說的那樣,待到第二天上班后,周舟見到經理時主動上前打招呼,后者直接無視掉她,跟之前笑容可掬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陳凱在生活里受了委屈,在工作上就不停地給周舟穿小鞋,工作無數遍重做,別人都放假休息她加班,做不好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等等等等。

    要知道當初經理對待周舟可是跟對待寶貝一樣,這突如其來的反差讓所有公司員工都在周舟背后議論他們之間到底怎么了。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