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47章:之所以叫三黑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47章:之所以叫三黑

 熱門推薦:
    “你今天不去上班了嗎?”

    “尋真。”何義飛沒有回答她,而是叫了一聲。

    “嗯?”

    何義飛就這樣怔怔的看著她:“假如有一天,我跟你爸干起來了,你幫誰?”

    “那還用問么,肯定是我爸。”

    “也是。”

    何義飛不禁在心里嘲笑自己,畢竟人家是親人,自己就是一外人,父親就這一個,男朋友隨時在找,何必在心里抱有幻想,去問這么自取其辱的一句話呢。

    所以一切如果都由于陳言華說的是真的話,那么自己跟張尋真便會形同陌路。

    現在還不是將這一切說破的時候,一切要等到真相水落石出才可以。

    奶奶不是親的不假,那個瘋女人是自己親媽也不假,可陳言華就一定說的是真的嗎?

    還要等到將這個瘋女人治好以后,一切才能真相大白。

    在這之前,他需要做的便是隱忍。

    忽然間,何義飛就笑了,眼角的仇恨之意也逐漸消失不見。

    他摟過張尋真的肩膀:“媳婦,我覺得咱倆處了能有一段時間了,你對我的感覺到底怎么樣,你說實話?”

    “你咋神神叨叨的,剛才看著那么嚇人,這咋突然就溫柔了,我要是覺得你不好,能跟你在一起嗎?”

    “有空的話你帶我去見見你父母唄,正式的認識一下。”

    “行啊,你想去隨時都能去。”

    “行,那就這么說好了啊。”

    “誒,不是,你為什么突然想見我爸媽了呢?”

    “咱倆在一起這么久了,我還比你大,過完年我就27歲了,我想早點把咱倆的事落實下來,心里踏實。”

    張尋真滿意的笑了:“瞧你那樣,有心里危機感了襖?放心吧,你對我好,我就不會離開你的。”

    “你是不會離開我,萬一你父母在跟周舟媽似的,極力反對,我這辛苦付出的愛情又泡湯了。”

    張尋真恍然大悟:“原來你是擔心這個,放心吧,我爸媽人好著呢,我們家又不缺錢,也不會搞什么政治聯姻,只要你對我好,一切都不是問題。”

    “嗯。”

    就在這時,何義飛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少爺打來的。

    “喂?”

    “飛哥來辦公室啊,陳總找咱們。”

    “行。”

    掛了電話,何義飛便趕往西道口,隨即看見陳總等人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

    陳總看向何義飛沖他點了點頭:“沒事吧?”

    何義飛搖搖頭:“沒事。”

    “這下定準了,去跟三黑吃飯,這b昨晚故意托大放我鴿子,等了他那么久不過來,今天要是在耍我,我直接給他店都砸了!”

    陳言華挺來氣的,隨后帶著何義飛等人再次去會見三黑。

    路上何義飛有意而為之問張遲:“昨晚你們吃飯沒見到三黑?”

    張遲搖搖頭小聲說道:“陳總等他兩個多小時,最后人家說不來了,臉都綠了,哎,你昨天干嘛去了,今天看的臉色這么不好呢?”

    “沒啥事,突然有點事情,解決了。”

    “襖,有事跟哥幾個說,別自己扛著,不管咋地,你小舅子在你身后呢。”張遲咧著嘴笑起來。

    “嗯。”

    何義飛應了一聲,心想要是我跟你爹真干起來,你還能站我身后?肯定會第一個掏槍干死我吧。

    張遲摟著何義飛咧嘴笑了起來,看著他沒心沒肺的樣子,何義飛不免有些猶豫。

    片刻后,各懷心事的眾人來到臥龍閣飯店。

    何義飛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樣的老板竟然能起這么江湖的名字,多半這老板以前也是社會上玩的。

    光是飯店名字聽著逼格就挺高的,一進屋,便發現三黑早就站在那里,且身后就站著一個人,這個人是李雷霆,何義飛早就跟他打過交道,上次給他打的挺慘,這貨看見自己時,眼神都是不善的。

    三黑笑呵呵的站起來,主動與陳言華擁抱一下,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不好意思老弟昨天是真的有事沒能過來,今天這頓飯,我安排!”

    “咱哥倆就別說這些見外的話了,來,喝酒喝酒。”

    兩個大佬熱情滿滿的在那嘮,你一言我一語,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仇恨。

    何義飛眼尖,一心就想上位的他在一旁倒酒,只要杯里的酒下去,何義飛就將其倒滿,終于,在酒過半旬以后,陳言華便進入主題:“黑哥這次呢,我也跟您實話實說吧,最近我公司周轉遇到點困難,上次我借你的那筆錢,你看看是不是可以給我了?”

    “錢,什么錢?”

    原本h市南崗這邊的雪道是陳言華一家獨大,那時候的他比現在囂張多了。

    當時在酒桌上談了一筆生意,合作人正是秩序公司那邊!

    本來陳言華就對秩序公司的張耀陽有著心里情緒!當時來談判的是恰恰是他的夫人遲小婭!

    當下喝點酒就對遲小婭動手動腳的,摟摟抱抱不說,還對她強制性喝酒。

    遲小婭(尋真的母親)啥脾氣?在東三省都是遠近聞名出奇的暴躁,當時就給陳言華倆撇子。

    陳言華還沒來得及還手,張耀陽領著三黑等人就出現了。

    后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當時的陳言華遠遠不是張耀陽的對手,被打只能立正!

    后來陳言華道歉之下,還將手里的晴雪活分出去一半,直接到三黑手里,當時三黑給予的承諾是,不會白拿,到時候也會給他一筆錢!

    然而他為什么叫三黑?三黑是他的本名嗎?

    不,不是!

    他的外號之所以叫三黑,原因便是,人黑,心黑,手段黑。

    這不,答應陳言華的錢就這樣泡湯,那陳言華能樂意嗎?

    經過這些年的蟄伏,現在手里有點錢。

    再加上之前給寶庫的鑰匙整到手,正是兵強馬壯的時候,而且h市面臨領導換位。

    天時地利人和,全都占了,此刻不翻臉,啥時候翻臉?

    “您真是貴人多忘事,如果您想不起來,那我就幫您好好想一想!!”

    話音落,何義飛唐沒毛等人唰的一下從后面圍上來,將三黑圍住。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