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70章:二十多年前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70章:二十多年前

 熱門推薦:
    戴著吳彥祖面具的男人點了點頭,隨后一言不發的開著車。

    與此同時,張耀陽拿出手機快速的給張遲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帶著尋真以及他的母親快速來這邊匯合。

    所有人都明白,傅晨一定是接到報案才出隊的,那么山上的陳言華便會進行調查,帶著面具的是面前的這些人,但是最終的鍋多半會甩到張耀陽面前,甚至張耀陽在想,面前戴著吳彥祖面具的這個男人會不會是故意陷害他!

    雖然陳言華的結局橫豎都是死,但是誰殺,又安在誰的頭上,里面的問題可就大了。

    而張遲在之前又開槍崩了紀宗澤,所以他們張家在h市沒辦法在呆下去,一定要跑出去躲一陣子,避避風頭再做打算,只要回到上海那邊,一切都好辦了。

    然而張遲等人還未過來的時候,何逸飛將車停在離收費站一千多米的地方,然后將面具摘了下來,張耀陽大驚!竟然是何義飛。

    “怎么是你?”張耀陽與三黑同時一愣。

    “怎么就不能是我?”何義飛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隨即從兜里掏出槍直接頂在張耀陽的腦門之上,接著二七跟唐沒毛也掏出槍,頂在瀟灑哥與三黑腰間:“都別動,動就打死你們。”

    “你要打死我?”張耀揚一愣,皺著眉頭問道,如果對面真的是阿文的兒子,那么他在當下做出的這個舉動也就不難理解。

    ”當年你干死我爸,害得我跟我媽流落街頭,她成了精神病,而我被人收養,完整的一個家庭支離破碎,這一切都是你害的,前幾天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你們家人口口聲聲看不起我,要是我有個完整的家庭,也不至于受你們的白眼。”何義飛咬著牙,胸口因劇烈喘息上下起伏著。

    “你真的是柳兒的孩子?”張耀陽的聲音有了隱隱激動之情。

    “怎么我是他的兒子,你怕了嗎?我在給你看一個人。”

    話音落!不遠處一輛停著的轎車里走下來一位40多歲年近50的女人,她不是別人,正是柳兒。

    柳兒經過治療,已經徹底恢復神智,看上去已與正常人無異。

    她瘋癲的心結乃是她的老公跟兒子,如今當她的大兒子完完整整,一表人才的站她面前時,她的心結便已解開,沒有什么是過不去的。

    而且現在的醫學如此發呆,治療一個大小腦健全的人,不是什么難事。

    “柳兒!!!真的是你!!”張耀陽呆呆的看著20多年沒見的妹妹一下子愣住了,眼中泛著激動地淚光,聲音夾雜著顫抖。

    所有的思緒跟回憶一下子回到了20多年前,那個時候他們還很年輕。

    柳兒曾經在一個乞丐村里是一個要飯的小乞丐,后來認識了張耀陽,將她帶回到都市生活。并認她當作親妹妹一樣去對待。

    后來張耀陽與阿文發生沖突,阿文強了柳兒,并使她懷孕后生下何義飛。

    柳兒在懷了阿文的孩子以后,曾被阿文軟禁過,沒曾想就是這段期間,阿文卻意外的愛上柳兒,而柳兒陰差陽錯的答應跟他在一起,這是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事。

    因恨生愛兩個人最終在一起之后!阿文逐漸改好,并且是真的愛上了柳兒。

    如果站在阿文的角度,浪子回頭,不無不可,可是站在張耀陽他們的角度,這件事根本沒辦法接受。

    而且當時張耀陽有一個女朋友叫皇妃,是阿文跟柳兒用計生生的拆散了他們兩個,張耀陽心里委屈,特別的不甘,于是設了一個圈套,假意同意阿文跟柳兒結婚(那時候張耀陽就相當于柳兒的哥哥,長兄為父,他不同意,阿文是不可能娶柳兒的)。

    然而在陪著柳兒去醫院檢查的那一天,張耀陽找人直接當面捅死了阿文,并且之后將這個殺人的人送進了公安局,從而讓柳兒根本不知道是自己殺的,要不是后來無意間說起這個事讓柳兒聽到,她也不會崩潰到在即將分娩的時候離開他們家。

    這一跑就是二十幾年,再也沒有見過。

    可以說這是張耀陽這輩子做的最后悔的一個決定,他從來不后悔自己弄死阿文,而是后悔讓柳兒跟阿飛這個孩子從一出生時就沒有了父親。

    如果不是當時年少輕狂,也就不會造成今天這個局面,張耀陽的內心是無比愧疚的。

    柳兒這一輩子很可憐,從最開始的一個乞丐再到被張耀陽帶到都市生活,再到后來被阿文強J,以及懷孕后精神抑郁。

    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熬過來的,換作一般的人可能早已崩潰自殺了吧,何況她還只是一個女人。

    然而柳兒獨自懷著孕離開張耀陽的這一段時間里,在某一天肚子疼的要命即將分娩時,落到一個小村莊里,幸好有一位善良的老人幫她用剪刀將臍帶剪開,孩子才得以順利出生。

    何義飛從小體質偏弱,一旦生了病,根本沒有錢負擔,再加上柳兒精神處在極度抑郁之中,于是將孩子放到廁所里等著好心人將其抱走,她就在不遠處偷偷的觀看,直到看見一位50多歲的老人將孩子抱出去以后,柳兒偷偷在后面跟了一段時間,最終發現這個老人將孩子帶回家撫養,這才放心離開。

    短暫的離開之后,她再次受到精神跟肉體上的折磨,最終被一位院長帶到了精神病院,之后不僅成了那個院長的泄欲工具,還被他反復折磨。

    柳兒的這一生很慘,但愿她今后余生過得比誰都幸福。

    ……

    從回憶中醒來。張耀陽悔恨的眼淚再也遏制不住,數次蠕動嘴唇,最終艱難的說道:“是哥對不起你。”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