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78章:叫媽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78章:叫媽

 熱門推薦:
    不撒謊的說,唐沒毛現在的腿肚子都是一直在哆嗦的。

    “你行不行?不行我來。”

    何義飛叼著煙,笑呵呵的看著唐沒毛,沒有人比他更了解現在的感受是什么了,不過何義飛已經不怕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那就滾瓜爛熟了。

    “男人怎么能說不行,我肯定行。”

    唐沒毛似乎在給自己打氣,因為這段日子以來他跟騷七花的都是何義飛的錢,雖然何義飛跟周舟從來不說什么,但他的心里卻非常非常的不好受。

    騷七還好點,因為他之前有一點錢,而唐沒毛的錢都用來買房子,還房貸了,所以他手里根本沒有什么錢。

    何義飛每個月都會拿出5000塊錢給唐沒毛。

    唐沒毛的心里不舒服,所以這活說什么都要他干。

    唐沒毛猛的喘了幾口粗氣,鼓起勇氣就要往下跳,就當所有人真以為他們要跳的時候,結果這貨還是慫了。

    “飛哥我不敢。”

    唐沒毛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可憐巴巴的說道。

    “完犢子滾下去,我來。”

    何義飛白了他一眼,隨后把那些裝備直接換到自己身上,噗通一聲跳了下去,正如前幾次所做的那樣。

    不過在這一刻給他抓繩子的人卻變成了唐沒毛,這是一種來自世界上最相信的信任度!!!何義飛給他了。

    唐沒毛卻忽然哭了,一邊哭一邊抓著繩子,哭的慘烈之狀比之前的周舟還要夸張,讓不明所以的人還以為何義飛上不來了呢。

    “你他M能不能不哭了?”二七煩躁的罵了一句:“這飛哥剛下去你就哭成這逼樣兒了,那不是給心添堵嗎?”

    “我也不想哭,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住了,不信等哪天你接活兒不敢跳的時候,你在這拽繩子飛哥幫你跳的時候,你看你能有我堅強嗎?”

    唐沒毛抹了一把大鼻涕,斷斷續續的抽泣著。

    么么么么。

    片刻后何義飛還是上來了。騷七趕緊拿水龍頭將他身上澆洗干凈,唐沒毛抱著何義飛的臉蛋哇哇一頓親。

    “你給我滾犢子臭玻璃。”何義飛笑罵著一腳將熊抱在自己身上的唐沒毛一腳就給蹬飛,隨后將賺來的兩萬塊錢扔給唐沒毛:“喏,拿著。”

    何義雖是時輕描淡寫的說道,但唐沒毛卻知道這是在死神面前取錢,當下,唐沒毛說道:“這錢我不要,飛哥你拿著吧,這是你掙來的。”

    “咱倆還分個瘠.薄你跟我,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媳婦我就是我媳婦,我媳婦就是我媳婦。”何義飛笑呵呵的開著玩笑,隨即又正色道:“我知道這兩天你媳婦兒又跟你倆鬧別扭了,快去還房貸吧,跟你飛哥就甭客氣了。”

    何義飛不由分說的說道,隨后又怕他心里不舒服,又補充一句:“一會兒給我買一盒大中華得了。”

    “哎,那必須的。”

    唐沒毛感動的稀里嘩啦的,不僅給買了一盒大中華,還請他們下了一頓飯店,再加上喝點兒啤酒的緣故,唐沒毛當場就給何義飛表態:“飛哥,你這一輩子都是我的好大哥,以后你說干誰我就干誰,哪怕就是我爹都不好使!”

    “干個雞兒干,我帶你們是要賺大錢的,打仗是那種最低級的生活方式,以后我們都將成為有錢人,讓那些瞧不起我們的女人,父母們,紛紛后悔!!!雖然現在的日子苦了點,生活兇險了一點,但是正如我們干的這個行業一樣,生活越是兇險以后我們的日子就會過得越來越紅火,干杯。

    三個人舉杯相撞。

    就這樣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已經攢夠60萬的他們卻發現這點錢遠遠不夠,何義飛想開一個大型洗浴,他估算了一下,最少還需要四十萬才行,可是工地上基本已經沒啥活了,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在賺這些錢了,該實施的工地都已實施,去外地顯然不現實,他不想跟周舟來異地戀,而且去了外地以后,就沒人幫他拽繩子,出了事也沒人幫他談價格了。

    目前的何義飛沒有能力去干3到500萬這種的大規模洗浴,先不說它是能賠還是賺,單單是這些錢也夠他喝一壺的,根本弄不到這些資金,于是他只能再去想辦法弄40萬,先整一個100萬的小型規模的洗浴,一點點做大,一點點做強唄。

    當何義飛將這個想法說出來的時候,家里的三個女人紛紛表示反對:“這年頭澡堂子還能賺錢嗎?家家都住樓了,誰家沒有個淋浴洗浴的,洗澡都在家里洗,誰會去大澡堂里洗。”

    而且這三個女人還說了,洗澡堂子里面洗澡根本都不衛生,一幫人泡在一起,誰知道有沒有皮膚病,腳丫上有沒有皮啊,癬啊啥的,怎么可能去里面洗呢?在家搓不搓個十分鐘半小時就完事的東西,誰會去花百八十塊出去洗呢。

    她們是女人可能不清楚情況怎么回事,但是身為男人的何義飛他最明白現在人們的生活了,上飯店喝完酒沒啥事,還可能是像小的時候上網吧包宿嗎?不可能!!!

    朋友來了,那能帶他們去哪玩,只能是帶他們去洗個澡,搓個澡,做個按摩舒服一下,這就是男人成年人現在的娛樂消費方式。

    洗澡已經不再像是當年那樣單純的洗澡了,更多的是成為了人們當下的一種娛樂消費方式。

    洗個澡幾十塊加個套餐,按摩加個足療,然后一高興在玩一個小姐,那樣的話,一個人的消費就得是3到500塊,所以這里面是非常有賬算的。

    不說別人就說唐沒毛跟騷七,這倆已經窮得都快要吐血的選手,基本三五天都要往澡堂子跑一趟。

    何義飛就覺得干這行是非常非常的有必要。

    “來,你說說,同不同意我這樣做。”何義飛將第一個問題拋給了奶奶。

    “你做啥都行,只要走正路,奶奶都支持你。”

    奶奶將頭一撇,倆腿一盤,她知道自己說啥,何義飛都不帶聽的,索性別添堵了,支持吧,最終拍板做決定的還得是周舟。

    “那你呢?”到現在為止,何義飛管柳兒還是盡量不喊媽,他感覺非常別扭跟不習慣。

    “啥玩意就那個你呢?不知道喊媽呀。”周舟上去就是一個大脖溜子,瞪著大眼睛兇道:“叫媽!”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