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90章:你好像要飄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90章:你好像要飄

 熱門推薦:
    張遲一臉得意:“就你們這幾個盲流子呀,要是沒你們少爺在都拉拉。”

    ……

    片刻后,周舟在應付完那些領導以后,捋了捋平腹的小肚跟張少爺說道:“我今天跟你血拼到底。”

    張遲揚言要給周舟這幾個人都喝趴下,大家一起吹著牛逼,非常的熱鬧。

    最后大家全都基本上都喝多了,吐的吐,哭的哭。

    是的,大家都非常的高興,晚上一幫人喝完酒也沒有收拾桌子,樓下的人都已經陸陸續續的走光了,少爺果然不負眾望,帶著唐沒毛跟騷七倆人出去飄唱去了。

    “你們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怎么喝點酒以后都想著那方面的事兒,就沒有一個正經的。”

    周舟對著馬吐得眼淚都出來了。

    “那是他們,你別把我跟他們混為一談。”何義飛拍輕拍周舟的后背:“不能喝別喝這么多。”

    “我這不是高興么,陪你們喝點。”周舟白了他一眼:“你以為你是好玩意啊,一天比誰都色。”

    “凈跟我倆扯犢子。”等周舟吐好了以后,抱著周舟回到車上,隨后兩個人上了車以后,玩了一記……地震,你們懂得。

    光腚上澡堂洗浴正式開始營業,白天會去發傳單,打廣告,包括各種往上的軟件,同城等,只要能打廣告的地方,何義飛都花了重金去砸,一定要將名氣打起來!!

    漸漸的,《光腚上澡堂》有了一定的客流量,何義飛他們還設計了一個很經典的橋段,就是每當有一對情侶進來,他們都會享受半價的服務,但是這對情侶必須要接吻,拍照,然后掛在一旁恩愛墻上,留作紀念。

    這樣一來,周圍的情侶大學生等紛紛都愿意來這家洗澡,哪怕就是給未來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大學里流傳一句話,畢業就分手。

    這幾乎是每個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所以他們很喜歡何義飛店里的這種正青春似的經營模式。

    年輕人追求的就是一種享受,人家根本不會為了10塊20塊去跟你斤斤計較,只要消費的舒心,價格不離譜。那就沒有問題。

    再加上都知道這個澡堂里的小姐質量高,老板娘長得漂亮,平易近人,慢慢的人就越來越多。

    短短半個月,就可以說每天用日進斗金這個詞來形容也不為過,大家仿佛看到了一片很好的未來。

    何義飛每天最高興的就是看到周舟晚上結賬以后在那數錢的樣子。兄弟幾人則是坐在一起吃飯,然后一起下班,只留一個值夜班的人,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美妙。

    因為事業剛起步,大家還不能隨意揮霍,所以專門雇了一個廚師專門負責給大家做飯,何義飛的媽媽就是后廚經理,每天大家都會坐在一起飯桌上吃飯,仿佛一瞬間回到了校園時代。

    何義飛話變得越來越少,當然了跟兄弟們的話還是很多,但是當著員工面他總是喜歡板著臉,裝出一副高冷的樣子。

    現在的身份讓他有些事情根本不能做,他必須要學會成長,做一個合格的領導者。

    反觀唐沒毛他們幾個人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了,整天跟這幫女服務員嘻嘻哈哈的閑聊著,而且也沒有什么架子,再加上張遲又很會裝逼,深受這幫員工的喜愛,大家在一起相處得其樂融融。

    這天晚上周舟照常結算完當天的金錢之后,與大家坐在一起吃飯,何義飛幫周舟擦了擦額頭,上面有些細細的汗水,那叫一個體貼。

    周舟笑著對眾人說道:“怎么還沒吃飯呢?等我呢。”

    “老板娘都沒動筷,我們怎么敢吃呀?”

    周舟嘿嘿一笑:“喝點唄?”

    “哎呀,我看你是要飄啊。”何義飛挺意外周舟能主動說要喝酒的事,隨即彈一個小腦袋崩給她。

    “那怎么的?就許你能喝,不行我喝啊。反正大家都不困,你們陪我玩會兒撲克唄,咱們誰輸了誰喝酒怎么樣?”周舟搓了搓手掌,面露期待的看著眾人。

    “來唄,誰怕誰,干唄。”

    眾人都挺興奮的,他們都愿意陪周舟玩。平常周舟是一個不太喜歡玩這些東西的姑娘,冷不丁周舟開口,大家都會給這個面子。

    周舟率先表態:“告你們襖,我不跟何義飛一起玩。”

    兩口子在一起就不能打撲克,按照何義飛他們上次玩撲克的情景,差點沒干起來,那家伙何義飛老不講理了,那就是周舟出牌必須都得給何義飛插牌,給別人插了何義飛就不高興,一個勁的嘟嘟囔囔,本來玩撲克不贏天不贏地,就是圖一個開心,消遣時間的,這家伙何義飛玩的老認真了。

    周舟脾氣還好,被何義飛一頓訓,頗有一種小孩子上學干教教不會,完了父母就急眼的架勢。

    而周舟就是覺得我愿意怎么出就怎么出,我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你別管我,該干啥干啥去。

    本來玩的挺開心的,被何義飛一頓訓,就給整一肚子氣。

    所以周舟死活不跟何義飛一起玩。

    “草,求我,我都不跟你玩,就你內兩下子。”何義飛撇著嘴,叼著煙,表情一臉不屑。

    他自己也知道這幫人也不愿意帶他玩兒,他干脆不玩。

    “不玩正好,我們玩。”張遲撅著大屁股從后面拿出一副撲克,幾個人興高采烈的玩了起來。

    “我跟小七一伙。”周舟開心的說道。

    騷七有些不托底的回道:“我玩的臭,別給周舟姐坑了。”

    周舟挽起袖子,露出纖細潔白的小胳膊,大手一揮特敞亮的說道:“沒事輸了,你不喝我替你喝。”

    “啥玩意???!!”何義飛一聽炸了:“哎喲,我草,你好像要飄,給你牛逼的,你還替人家喝,就你那兩下子你能替誰喝。”

    “我樂意,你管不著。”周舟回瞪他一眼。

    “來來來,我今天非得治治你。唐沒毛咱倆把她們喝死!!”何義飛擼起袖子特不服氣的就要上桌子上玩。

    只可惜這幫人根本不帶他!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