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08章:沒人疼的孩子(五更)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08章:沒人疼的孩子(五更)

 熱門推薦:
    其實何義飛根本就沒有喝多,趴在桌子上睡覺就是不想喝了,他明顯能看出來唐沒毛真是奔死喝的,騷七已經到量了,張遲也跑了,在這么喝下去,最后倒的只能是自己。

    今天的何義飛不想將自己喝得太多,他跟張訓真的還有話要說。

    “你困不困?不困的話我們一起去門口坐一坐?”何義飛指著門口試探性的問道。

    “嗯。”

    張尋真輕聲嗯了一聲,事實上她也想跟何義飛說說話。

    兩個人來到門口。張尋真徒手撕開一罐啤酒:“還能喝嗎?”

    “你要想喝的話我就陪你喝一點唄。”何義飛倒也沒在乎,兩個人碰了一下,一邊喝一邊聊天。

    空氣突然變得安靜,沉默許久,何義飛將喝完的啤酒扔向不遠處,啤酒瓶子叮呤咣啷的落在地上,直到安靜。

    “為什么想要開一間酒吧呢?”何義飛開口問道。

    “晚上睡不著,開這個店白天還可以睡懶覺,一邊唱歌,一邊把錢賺了養活自己,我覺得是比較適合我想要的一種生活狀態。”

    “這個行業對身體不太好,尤其女孩子總熬夜不行。”

    “這個都無所謂的吧。都說吸煙有害健康。你們男孩子不也是天天抽煙嗎?就算不開這個酒吧,晚上我也在十一二點鐘之前肯定是睡不著的,所以思來想去,我還是覺得這一行比較適合我。在那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的公司里待的不舒服。”

    “哦。”何義飛點了點頭,又問:“酒吧為什么要叫不煽情?”

    “因為感情傷人。”尋真只是很簡單的回了一句。卻讓何義飛不知道該怎么往下接了,曾經無話不談的兩個人,在此刻突然有了一種陌生感距離感,原來直到這一刻,何義飛方才明白張尋真可以與你很近,也可以讓你知道她對你來說是有多么遙遠的,多么一個高不可攀的一個存在。

    一直都以為張尋真這個姑娘是很接地氣的,跟誰都能相處的很好,直到此刻,何義飛才明白,公主始終是公主,即便沒有城堡,她還是公主。

    除非她愿意隱藏公主的身份,心甘情愿的陪你當一個普通人,接受你的朋友圈。

    “你跟周舟快結婚了吧??”張尋真淡淡的問了一句。

    “還早,不著急,我還是想著先創業,有了錢以后再考慮結婚的事兒。”

    “錢?多少錢對于你來說是多呢,其實你不知道,女人在乎的根本不是你能賺多少錢。”

    “道理我都懂,只是,男人不能窮。”

    張尋真還想說什么,只是在這時候何義飛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周舟打來的。

    周舟喊他回家,何義飛說了聲知道了后,就掛了電話。

    何義飛抱歉的看了眼張尋真,有些意猶未盡的說:“我得回家了,周舟催我了,我沒事的時候可以過來喝酒嗎??”

    張尋真點了點頭:“只要你消費隨時都可以來。”

    她面色平靜,表情微笑,好是在跟老朋友寒暄一樣。

    張尋真表現得越是平靜,何義飛的內心便是愈發的難以接受,因為總感覺在這一場感情里是何義飛沒有放下,而張尋真卻是徹徹底底的放下了。

    這是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滋味,就好像是我們喜歡的一部電視劇有一天結局了,就一直希望他能有一個續集或者是第二部,偏偏導演以及那些演員們都覺得這一部的不完美結局就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張尋真已經放下,何義飛還在留戀,也就沒什么道理可言。

    本來,何義飛還想問問她恨不恨自己,突然間覺得面前的尋真已經不是之前的尋真了,這個問題再問下去也就沒有什么必要了。

    等到何義飛攔了一輛出租車離開后,張尋真撿起地面沒喝完的啤酒,一飲而盡。

    隨后。捏的緊緊的,眼睛通紅通紅的。

    那顆原本已經寂滅的心,突然間復活了。

    ……

    回到家的時候周舟還沒有睡,見到何義飛醉醺醺的回來之后也沒有說他,而是直接幫他鋪床,讓他早點睡。

    喝點酒的何義飛就喜歡磨嘰兩句,他拉著周舟的手說:“媳婦你今天怎么沒生我氣呢??不是你性格啊。”

    按照以往,何義飛喝成這熊樣回來,周舟會訓斥他的。

    即便知道說了也沒用,但周舟就是喜歡叨叨兩句。

    何義飛回來都做好被批斗的準備了,周舟卻溫柔起來,這讓何義飛沒適應過來。

    “唐沒毛已經跟我請假了,說讓你陪他喝點酒,我懷疑他跟張俊然在感情上出問題了。唐沒毛他今天跟你說了什么了嗎??”

    何義飛搖了搖頭:“這貨什么都沒跟我說,他就只是一個人在那不停的喝酒,我也看出他心情不好了,我們怎么問他都不說,要不是我裝的喝多趴在桌子上睡覺,這貨非得喝出胃出血不可。”

    “那我看你現在也沒醒酒啊。”

    “廢話,只是喝多,沒喝到不能走路回家的狀態。”

    “要不然我們去問問張俊然吧。你是他大哥,有啥事兒咱得幫著點呀,不能讓他悶在心里,本身唐沒毛天生就有點自卑。有什么事喜歡憋在心里,大家都是朋友,你需要開導開導他,別他不說,你就不問了,傻呵呵的就知道喝酒,知道不?”

    何義飛點了點頭:“嗯。”

    緊跟著,一把拉過周舟粗暴的壓在身下,瘋狂輸出。

    ……

    另外一邊,已經喝多的唐沒毛先直接去了超市,只見他爹正在那賭博呢,最近唐沒毛的父親跟張燦然的母親兩個人搭伙過日子,唐沒毛的父親就天天在超市放局子抽錢,人不夠的時候自己也玩。

    “毛哥你來了。”

    燦然見到唐沒毛以后,微微一笑。

    唐沒毛醉醺醺的嗯了一聲,直接走到他老爹那喊道:“跟我出來一趟,我有話跟你說。”

    唐沒毛說話有點硬,且大舌頭浪即,老唐就沒愛理他。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