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11章:你的號碼沒忘過(八更)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11章:你的號碼沒忘過(八更)

 熱門推薦:
    可是當他看見一具冰冷的尸體躺在那里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

    一股腥臭味散發出來的時候,青年正當時哇的一下就吐了,他嚇壞了,這俊然怎么就死了呢?

    然而就當他回頭的一瞬間,一把尖刀直接捅進他的腹部,唐沒毛右手握著刀,左手摟住青年的脖子,一刀一刀又一刀的往里捅。

    噗嗤,噗嗤,噗嗤……

    一時間,鮮血染紅了水果刀,整個屋子都是青年的慘叫聲。

    “我讓你睡我媳婦,我讓你惦記我的房子,我讓你給我戴綠帽子,你倆不是喜歡搞破鞋嗎?都他媽去閻王爺那給我搞吧,c你媽的!!!”唐沒毛發了瘋似的,直接將這個青年捅死。

    一對癡男怨女,就這樣在二十多歲的年齡里與這個世界徹底消失。

    之后,唐沒毛一臉生無可戀想要去自首,但是突然還想到有一件事情沒做,于是準備將這件事情做好以后,在去自首,他對他對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留戀了。在走之前,一定要在幫他飛哥做點事。

    一個連死亡都不怕的人,你覺得他還會怕什么呢?

    ……

    當何義飛跟周舟來到唐沒毛的家中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

    地上冰冷的兩具尸體,非常嚇人的在眼前浮現。

    何義飛這才跟周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周舟一聲尖叫,第一反應就是撲到何義飛的懷里,緊接著要去報警。

    何義飛將其攔住:“不能報警,這件事有可能是唐沒毛做的,先不能報警,等一等。”

    “百分之百是唐沒毛做的,我就說他之前打電話的語氣就不對,就怪你,在那墨跡墨跡的,要是早點來,是不是就不能發生慘劇了。”

    周舟的心都在顫抖。

    “跟我有啥關系,如果一個人鐵了心去殺另外一個人,哪能是我能攔住的,我能攔的了一時,能攔住一世嗎??”

    何義飛煩躁的摸出一根煙,努力告訴自己要鎮定。

    怎么辦,怎么辦!!

    在原地思考不到一分鐘之后,何義飛拿出電話給唐沒毛打了過去,結果對面卻是關機狀態。

    壞了!!

    何義飛跟周舟兩個人都有點發懵。于是趕緊打電話給張遲他們,可他們這幫人現在都是喝多了狀態,哪里會有人接電話。

    這下壞了,上哪找唐沒毛去呢!!

    何義飛愁的在原地插腰直轉圈。

    周舟說:“最好還是報警吧,我們這樣等于是害了唐沒毛,這件事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們最好是勸他自首,這樣他還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如果他想跑那絕對是跑不了的,我們沒有張遲他父親他們那么大的關系網,殺人潛逃肯定是不行的。”

    “先別說話,讓我靜靜。”

    何義飛感覺整個大腦都是蒙的,他沒想過唐沒毛竟然真的會去殺人,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這件事對于他來說有些棘手,甚至有些遙遠。

    讓他去舉報他的兄弟,那可能嗎?何義飛絕對是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可是如果任由唐沒毛這樣跑掉的話,正如周舟所說那絕對是害了他,他能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輩子!!

    多少殺人犯跑了一陣子后,主動去自首的。

    那種吃不好,睡不好,碰見警察就害怕的心,一般人真的扛不住,那是會瘋掉的。

    思來想去何義飛便有了主意:“這樣,這件事你先當不知道,你去上班,我來解決。”

    “你讓我怎么有心情去上班?”周舟急的都快哭了,聲音都在顫抖。

    “有我在呢,我會解決的,你在這里也沒什么用,我會想辦法找到唐沒毛的,你先去上班,晚上的店你幫我著,我有可能不回去了,乖,聽話,不要給我添麻煩,這不是小事情,不能讓你連累進來,萬一警察調查,店里必須要有人。咱們店新開的,大佛在那邊虎視眈眈,不能有任何意外,店里也不能沒有領導。”

    周舟不是不識大體的姑娘,在斟酌了利害關系后點了點頭,“放心吧,店交給我,安心處理你的事情,我們隨時用電話聯系。”

    兩個人分開后,周舟便去上了班。

    何義飛原地再次思考片刻,然后給朱珈瑩個打了通電話,到目前為止,他唯一能相信的就會朱珈瑩了。

    片刻后朱珈瑩趕了過來,看見現場時,驚掉了下巴。

    何義飛跟朱珈瑩非常認真的說出了他的想法以及猜測,并對朱珈瑩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報警,看看能不能先拖延一陣子,他想找到唐沒毛以后,了解事實之后再做決定。

    之所以找朱珈瑩過來,是因為這次事件中,肯定掩藏不住了,唐沒毛沒有殺人埋尸就證明他也不想逃,但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要是不想逃為什么還躲起來了??

    他是在彷徨無助,還是要去做別的事情??

    他根本不得而知,如果唐沒毛害怕,彷徨的話,那肯定會聯系自己的!!

    并且,可是殺了兩個人,到時候警方介入調查,何義飛這幫人一定會脫離不了干系,并且現場也有他們的指紋,為了找到不在場的證據,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將朱珈瑩叫了過來。

    朱珈瑩挺為難的,自己是警察,碰見這種事情的時候,第一反應肯定是報警,可是身為朋友的何義飛給足了她最大的信任,她總不能去辜負何義飛的信任吧,朱珈瑩糾結的一逼。

    “你只有一天時間去做這件事,第二天我一定會出警的,這是我職能做到的最大的限度。”

    “謝謝,一天夠了。”

    說完何義飛便直奔不煽情酒吧走去!

    當時不煽情酒吧還處在關門的狀態中,何義飛給張遲打了無數個電話,也沒有人接,這會應該是睡死了。騷七同樣也沒接。

    何義飛想了半天就給張尋真電話。結果門牌號上留的座機號碼是前臺的電話號碼,這時候現在肯定是沒有人的,然后何義飛從腦海里冒出了一串電話號碼,直接打了過去,冒著試試看的想法,電話那頭竟然通了。

    “喂?”

    張尋真特別意外的接通電話:“你怎么還知道我的電話號碼的?”

    何義飛挺著急說道:“你的號碼就一直沒忘過,先別說這件事了,你快把門給我打開,我就在你店門口呢,我有急事。”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