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19章:以為是個王者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19章:以為是個王者

 熱門推薦:
    “大……大哥,這事兒可跟我們兩個人沒有關系呀。”

    情侶中的這名青年有些哆嗦的說道。

    “我他m剛才問你屋里有沒有人的時候你怎么回答的,來,你告訴我一遍!”

    張遲斜楞眼睛問道。

    “大哥,我也是有難言之隱,他是這里的大哥,我得罪不起呀。”青年苦著臉回道,這人是認識劉長江的,兩個人也在賭桌上玩過,吃過幾回飯,來這邊洗澡提他還能打折。

    “你得罪不起他,就能得罪起我,意思是我不如這個藍紫唄,我不給你點(卡樂)看看,你是真不知道誰才是大哥。”

    少爺當時就不樂意了,指著一旁的姑娘瞪眼睛說道:“衣服脫了,我讓你穿了嗎?!”

    “哥,我是個女人,脫了我就沒法活了?”小姑娘都快嚇哭了。

    “哦,現在想起你是女人了,剛才怎么不尋思你是女人了呢?給我脫了!!”張遲不由分說的命令道。

    青年見他女朋友受辱,硬著腦瓜子皮往前走了一步:“大哥,這個是絕對不行,我寧可跟你拼了命,我也不能讓我的女朋友在這么多男人面前把衣服脫了,這點尊嚴我還是有的。”

    “你有你m了個b。”張遲上去一腳就給這小子蹬飛了,然后用片刀指著他的褲襠說道:“你再廢話一個,看我給不給你這玩意給割了。”

    青年當時就尿了,褲襠直接就濕了。

    這玩意要是沒了,身為男人也就沒法活了,自己還沒給他們石家傳宗接代呢。

    旁邊這個女人還挺講義氣,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說:“大哥,你別割他,我脫,脫,還不行嗎?”

    這名青年果然不敢動彈了,隨后這個女人真的脫了,騷七看不下去了,過來懟了張遲一拳:“你跟這倆人叫什么號啊,趕緊辦正事,你不用脫,出去吧。”

    “這倆b養的騙我,c他m的,我張遲平生最恨別人騙我了,七爺開口了,算你倆走運,這事兒就這么地了,趕緊給我滾犢子。”

    這對情侶如蒙大赦一般,扭頭就跑。

    隨后張遲轉頭看向劉長江:“我c你m的,我現在心里正有火呢,說說吧,這個4萬怎么算?”

    “大哥,你有支付寶嗎?微信也行!!我現在就給你轉過去,微信2萬,支付寶2萬行不?還是說您想要現金!”

    劉長江這次是真的服了,他心想自己輸的那些錢都不止4萬了,完全沒必要因為這四萬塊錢再讓人給命整沒了。

    “c你m的早這樣多好,還用得著整這么多事嗎?你這種人就是賤,不打你,你是真不服。”

    張遲當時就收到這四萬塊錢了,一點都沒猶豫直接轉給了周舟,然后與騷七兩個人直接下樓,下樓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只見何義飛渾身是血拎著砍刀在那喘著粗氣,大佛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周圍人紛紛停了手,周圍鴉雀無聲,似乎何義飛就像是一個戰神一樣,一個人傲視群雄!!

    幾乎不難想象剛才經歷了一場怎樣血腥的場面。

    何義飛一腳踩著大佛的腦袋,拿刀指著他的臉問道:“服嗎?”

    大佛吭嗤吭嗤地喘著粗氣,表情略顯掙扎。

    很明顯,大佛這時候認慫,肯定會讓周圍的人瞧不起,出來混最重要的就是面子!

    可要是不認慫……那么何義飛他……

    噗嗤!!

    何義飛對著他的大腿一刀扎了下去,再一次問道:“服嗎?”

    “我服了。”

    大佛冒著冷汗終于回道。

    人的心氣兒一旦被打壓沒了之后,就很難再提升起來,此刻大佛已經徹底讓何義飛這種不要命的打法給輪服了,剛才那小片刀真是刀刀奔著要老命去的,誰能扛得住??

    你跟人打仗,你打人家屁股,人家打你太陽穴,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

    身后的那群小弟說白了都是過來撐場面的,這些人打架的時候沒有一個敢用刀的,全都在用刀背或者棍子,他們敢打人,卻不敢打死人。

    當大佛上被何義飛砍躺下以后,這幫人也就漸漸的停了手,誰會去拼命啊?除非傻子!

    你一個扛把子都讓人給干倒了,我們這些小弟哪有理由再掙扎了。

    “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談談了?”何義飛喘著粗氣問道。

    “可以談。”

    “五十萬現金一分不能少,明天拿到我店里,能行?”

    何義飛簡單明了的問道。

    “行。”大佛點頭回應道。

    “我們走。”

    何義飛大手一揮,隨后帶著眾人揚長而去,臨走之前,張遲不忘朝地上的大佛,吐了口痰:“c你m的,一直以為你是一個王者,原來就是一個青銅。”

    眾人打了一場勝仗,隨即張遲將這些人安排在一起吃了一頓飯,然后又每人支付了300塊錢。

    何義飛有心事就沒吃,對張遲說道:“唐沒毛不在了,咱們公司需要再找兩人,要那種性格比較好,容易相處的,你看看誰比較合適就給他們往上提一提,剛才有一個小伙替我擋了一刀,那小子瞅著挺不錯的,就是那個燙著錫紙燙的那個小青年,你問問他叫什么名字?爭取給整過來,挺猛的。”

    張遲順著何義飛所指的目光看想去,然后點了點頭說道:“行,這事兒交給我了,你怎么不在這吃飯呢,吃點唄。”

    “沒胃口,我今晚想早點休息,明天想上香l監獄去看看唐沒毛。”

    “他剛進去,你就能探監嗎?”張遲問道。

    “能,我托了關系,明天讓朱珈瑩帶我去看看,正好她手里有個女犯人要往那邊送,等到將錢拿到手以后,我再給唐沒毛存點兒監幣,想讓他在里面過的能稍微好受一些。”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張遲也想看看唐沒毛。

    “這個時候,店里必須得有人在,周舟自己在店里不行的,而我又沒在店里,萬一大佛要是翻臉再過來找麻煩怎么辦?”

    張遲狠狠的摑了口煙:“大佛這b樣的,要是再敢過來找麻煩,我就給他的藍紫捏碎。”

    何義飛笑著拍了拍張遲的肩膀,然后什么都沒說離開富都大酒店。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