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67章:貨比貨得扔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267章:貨比貨得扔

 熱門推薦:
    “我沒事,真的,你們不用開導我,大家該怎么忙就怎么忙,你看飛哥是差女人的人嗎?”何義飛笑呵呵的對他們說道:“你們去前臺忙吧,我自己靜一會兒。”

    “真的沒事?”

    “真沒事!快去吧。”

    “行吧。”少爺摟著騷七就出去了。

    “飛哥這哪像沒事的樣兒啊,我看你在提周舟兩句他就得哭。”騷七非常擔憂的說道:“很少能見到飛哥這種樣子,唉。”

    “你看那不哭呢么。”少爺努努嘴,發現何義飛一個人坐在那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在那抹眼淚呢。

    “咱倆咋整啊,不得安慰安慰他啊?”

    “他這人要面子,你安慰他也沒用。”少爺上火巴拉的叼著煙,這他m自己兄弟失聯整的比自己失聯還上火。

    “讓時間去抹平一切嗎?”

    “抹平個幾爸,飛哥不去打唐誠,咱倆去找他,我c他奶奶,這輩子只有我們哥幾個撬別人媳婦,這別人翹我兄弟媳婦我能樂意嗎?”

    “走!現在就去,我回屋里取砍刀去。”

    “今晚不能去,明天的。”

    周舟的突然離去倒是讓店里的這幫姑娘,小服務員們心猿意馬,紛紛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全都去安慰何義飛,似乎都有想要上位的沖動。

    而何義飛卻在這時候得了厭女人的證,只要看見女人,他就沒由來的一陣煩。

    店里也無心經營,便交給少爺他們打理,自己則是回了家。

    “媳婦我回來了。”

    何義飛一邊換拖鞋一邊下意識的喊道,等到屋內靜悄悄的時候,何義飛發現周舟已經不在了。

    他一個人刷牙,一個人洗腳,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發呆,一個人失眠。

    ……

    另外一邊,周舟下了班,唐誠早就在門口等她了,在一群人的注視下,上了唐誠的車。

    “聽說了嗎,這是新換的男朋友,唐式集團的大公子,老有錢了。”

    “啥玩意,有錢就給之前的那個窮b男友給踹了唄?要我,我可做不出來這事。”

    “也正常,這人得向前看,地位高了,人的眼光自然就大了,就是可憐了那小子。”

    “有啥可憐的,那小子根本就配不上周舟。”

    眾人嘰嘰喳喳的一邊說一邊走,周舟全部聽在耳朵里,感覺很扎心,很諷刺,卻沒有搭理他們。

    直接上了唐誠的車,看見唐誠車里買的禮品,便說:“去看看你父母,我剛給你母親打了電話,我訂了一家西餐廳,晚上我們一起吃吧。”

    之所以周舟的母親如此不同意他們之間的婚事,便源于這個母親跟唐誠也認識,曾經周舟的母親去國外的時候見過唐誠,兩個人聊的特別好。

    人帥,說話得體,會來事,家境好,哪個當媽的不喜歡呢?

    周舟的母親非常喜歡唐誠,跟唐誠聊天的時候笑逐顏開的,恨不得就喊他兒子了,已經達到這種狀態。

    唐誠的嘴甜,給人老兩口忽悠的都找不到北了,并張口閉口都是公司,前景,以及跟周舟未來的憧憬,當唐誠描繪出的完美藍圖給眾人都說得心花怒放。

    周舟見到母親頭一次的這么支持她談戀愛,心中不免有了些小小的安慰感。

    私底下母親不止一次捅咕周舟,這個男人一定要把握好了,比之前的何義飛好了不知道幾百倍。

    周舟沒頂嘴,心里卻很反感。

    沒必要在夸一個人的時候損另外一個人,那是最沒素質的體現。

    “阿姨,那我明天再來看您。”

    吃過晚飯,唐誠將眾人送到門口以后,笑著說道。

    “上樓坐會兒唄,也不著急。”

    周舟媽熱情的招呼著。

    “不了,太晚了,改天吧。”

    “讓你男朋友上去坐會兒,忙啥的。”周舟母親開始捅咕周舟。

    “上去坐會兒吧。”周舟也開口了。

    “那行。”唐誠是真的想走的,見周舟開口,便上樓去了。

    母親給唐誠泡了杯茶,幾個人坐在客廳聊的還是那么開心。

    周舟卻發現自己沒了話題,好似現在的自己跟他們已經不是一個圈子的人,更不是同一類人。

    習慣了少爺,騷七他們的張口閉口就是臟話,吹牛b,冷不丁見這幫全是斯文的人在一起聊天會感覺非常沒意思。

    于是周舟說:“是不是都沒吃飽呢,我要點燒烤,整點啤酒,咱們邊喝邊嘮唄,這樣干嘮多沒意思昂?”

    “來唄!!”周舟爸躍躍欲試的搓著手掌:“我有電話,姑娘想吃啥。”

    “吃什么燒烤喝啤酒,一點素質都沒有呢!!”周舟母親瞪了眼周舟爸,一口否決了。

    “我開車了,不喝酒,喝酒使人頭腦不清醒,我從來不喝酒的,只是偶爾喝兩杯紅酒。”

    此話一出,唐誠在周舟母親心里的印象又加了好多分。

    “看看人家唐誠,年輕有為,煙酒不沾,真好,我要是有你這么個兒子,天天睡覺都得樂醒。”周舟母親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

    “我就跟您親兒子一樣!”

    “哈哈,好。”

    “你們聊吧,我困了,睡覺去了。”周舟在一旁聽了一會兒,實在困得不行了,總感覺他們聊天都太阿諛奉承,一點都不真實,沒勁。

    周舟回到房間,在半個小時后,父親進來了:“閨女,睡了嗎?”

    周舟搖了搖頭:“沒睡呢,有事嗎?爸。”

    “爸有個疑問想問你,當然,你也可以不說。”

    “嗯,您說。”

    “之前你跟何義飛那孩子處的挺好,看你也挺喜歡他的,怎么突然就分手了呢?”

    “這件事應該怎么跟您說呢,我心里還有唐誠。”

    “那何義飛呢?你還喜歡他嗎?”

    周舟沉默。

    “喜歡的是吧?”

    “爸,你覺得他倆誰更適合我?”

    “那你得分站在哪個角度了,如果站在你媽媽的角度,那肯定是唐誠更適合你,無論家境,條件,以及對你的未來影響,肯定是唐誠這孩子適合你,但是要站在你得角度,我覺得何義飛那孩子顯然更適合你。”

    “為什么?”周舟愣住了,一直以為他跟母親一樣喜歡的是唐誠,沒想到父親卻說了這樣的話。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