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33章:哥,我想退了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33章:哥,我想退了

 熱門推薦:
    小女警在其中又試圖反抗幾招,發現自己學的那點本事對面全都掌握的一清二楚,難道他們以前也是警校的?

    小女警的這點本事對付何義飛這種外行可以說十拿九穩,隨便揍的姿態,但是面對行家,同樣的本事,可男女之間的力氣就差的許多了。

    在加上這么些年這幫人都是實戰型的,小女警的本事在他面前就顯得有些花拳繡腿。

    “你們這群傷天害理的流氓!有本事就殺了我。”

    小女警性子倒也剛烈,即便如此也不能再氣勢上輸掉,相比較他們調戲自己,倒不如殺了自己更加的痛快。

    “哎呦,脾氣挺爆哇,老子喜歡,你不是想死了,我偏不如你愿。”蔡漢龍對其絕美的臉蛋吹了口氣:“長得不錯,就這么死了實在可惜,本想在陪你玩玩的,可是身后的狗實在太多了,我就先走了,不要想我,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寶貝兒!”

    蔡漢龍就像是個輕蔑狂徒,將小女警捆綁在一旁的摩托車上,隨即從她的兜里掏出身份證一看,笑呵呵的說道:“朱珈瑩,很不錯的名字,我記住你了襖,小寶貝兒,再見。”

    隨后,在一陣長笑中,蔡漢龍等人揚長而去。

    大約五分鐘之后,一輛黑色轎車正以百分一百四的速度追了上去。

    “哥,又有一輛轎車跟上來了,看樣子不像是警察。”老五看了眼摩托車的后視鏡沖其龍哥喊道。

    “干掉他。”

    老五點了點頭,隨即從懷里掏出m6,隨后站在摩托車上,將槍單手架在胳膊上,歪著頭瞇著眼睛瞄準片刻后,砰的一槍打了出去。

    只見黑色轎車輪胎瞬間引爆,隨即發出側翻,向一旁的山溝里轟然飛去。

    老五微微一笑:“搞定!”

    五兄弟騎著摩托車又行駛一段距離后,將摩托車扔進深溝,隨即用樹木遮擋,緊接著三個人開著一輛車走了,兩個人攔了一輛出租車,幾個人在吉l相聚。

    夜幕,悄然降臨。

    吉l市,鐵路街,婦嬰醫院,三樓,單間內。

    一名孕婦臉色有些蒼白的坐在那里打針,身邊躺著一位剛出生不到三個小時的小男嬰。

    護士給其打營養針,并說道:“姐呀,你家人怎么回事,你生孩子這么大的事都沒人來管的?好在你這是大生,要是剖腹產現在動都動不了,你可咋辦,就算是大生,現在也得有個人照顧,你說說你這樣,可咋整。”

    女人看上去非常的賢惠,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欣慰的看著旁邊的男嬰:“我老公忙,他沒時間的,我也能理解。”

    “哎,要不說啊,女人嫁人一定要嫁一個靠譜的,就算在忙,媳婦生孩子也得回來看看,誒,姐,你老公是當兵的么?所以才沒回來嗎?”

    女人微微一笑,沒有回答這個話題。

    小護士見狀也沒追問:“行,姐你休息吧。”

    片刻后,小護士離開屋內,回道值班室,同行的另一位小護士特八卦的問道:“咋樣?她老公干什么的,問出來了嗎?”

    “沒說。我問她是不是當兵的,她沒好意思回答,我估計啊,這是給別人當小三了唄,不然怎么可能不說,是吧。”

    “嗯,我看也像。”

    “別說了,來人了。”

    “誒,你好,請問,宋曉霞在哪個屋?”吳進華來到護士站笑容可掬的問道,誰又會想到這個看起來老實巴交的男人是悍匪呢。

    “哦,就在三零七。”小護士伸手指著剛才出來的那個屋子。

    “謝謝。”

    吳進華邁步走進屋內,看著已經出生的兒子瞬間激動了。

    宋曉霞看見吳進華的突然出現,眼中泛起了淚光:“老公。”

    “媳婦你辛苦了,是老公不好,來晚了,快,讓我看看我們家大寶貝,是姑娘還是小子?”

    “小子。”

    “哈哈,大兒子,爸爸來看你了,有沒有生爸爸的氣呀,爸爸剛忙完哦,對不起奧,大寶貝。”此刻的吳進華抱著兒子愛不釋手,滿眼都是寵愛,甚至激動地都已經泛起了淚光。

    “龍哥。”

    宋曉霞沖蔡漢龍他們打著招呼。

    “別起來了,剛生完孩子,動了胎氣,快休息,我們幾個粗老爺們也不會買東西,瞎買了點。”

    蔡漢龍將買的禮品放在柜子跟前,隨即說道:“弟妹一切都挺好的吧?”

    “嗯嗯,都挺好的,龍哥我能不能跟你說個事。”宋曉霞有些害怕的看著蔡漢龍聲音哽咽。

    “媳婦,別說了。”吳進華知道她要說什么,當下即使呵斥一句。

    “不,我要說。”宋曉霞執意。

    “龍哥那我們先出去了,你跟嫂子聊吧。”老三,老四,老五見狀就要走。

    “別,你們都別走,我想當著你們的面說。”

    老三這時開口了:“嫂子,我們沒話說,不管做什么決定,我們都是一家人。”

    老三跟老四還有老五的意思很明顯了,二哥要退,我們不攔著,也會相信他,不擔心他出賣我們,有話你跟龍哥商量,怎么都行。

    隨后三兄弟邁步離開醫院,坐在走廊里抽煙。

    “龍哥你看,我們華子跟了你這么久,我們的婚禮也是你主持的,我們拿你就是親大哥一樣對待,以前華子跟你辦事,我從來不說什么,也不阻攔,只是現在,我們有了孩子,我不想再過提心吊膽的生活了,我想讓孩子有個父親,真的害怕他哪一天就……龍哥,我能不能求求你,讓我們華子退了吧。”

    說著宋曉霞便要給蔡漢龍下跪。

    “你先起來,這事華子跟我說了,我想一下,行嗎?明早給你答復。”

    蔡漢龍特別的為難,一個團隊最重要的就是團結,當有一個人退了,另外三個人難免會生起退意,一盤沙若是散了,就很難做成什么大事。

    這天晚上,蔡漢龍想了很久,又聽到吳進華跟宋曉霞在醫院內傳來極力壓低吵架的聲音,蔡漢龍有了決定。

    “誰是吳進華?”次日,六點多,值班的小護士推門而入,問道。

    “我是。”

    躺在另外一邊床鋪上的吳進華連忙從床鋪上彈了起來。

    “這是跟你昨晚一起來的那個人給你東西的。”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