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41章:美人,想我了嗎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41章:美人,想我了嗎

 熱門推薦:
    蔡漢龍瞇著眼睛看了看,隨后點了點頭:“沒你什么事了。”

    “龍哥那我能走了嗎?”

    “隨便。”

    “謝謝龍哥。”

    青年拔腿就跑,蔡漢龍看了眼老三。

    老三咧嘴笑了笑,將槍口對著這人的后腦勺,砰的一槍,直接爆頭,這人身子一僵,直直倒去。

    緊接著老四跟老五拿起麻袋將其裝好,扔進后備箱,準備一會兒處理掉。

    老三對著槍口吹了口煙:“一個能輕易出賣自己大哥的人,就這么放你走了,我們不廢了?”

    “咱們就在這里等他?要不要準備一下?”

    老五跳上車,拍了拍手上的灰問道。

    “你們三個先去將這個人給處理掉,隨后跟我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在說。”

    第二天,下午四點半。

    好不容易下了一個早班的小女警給何義飛打了電話,得知后者在四兒子店看車呢,準備看完車就跟少爺他們在跟前找個地方吃飯,暫時先不回去后,就自己回家了,今天想要睡個好覺,并囑咐何義飛要是沒帶鑰匙的話,就在洗浴那睡吧。

    隨后,小女警甚至連晚飯都不想吃了,直奔家里走去。

    車內,死去青年的手機突然來了一道短信,上面寫道:“今晚十點,行動!”

    蔡漢龍嘴角微微一樂,看著眾人:“兄弟們今天晚上咱就給老二報仇,讓劉達他們全部給我埋在這里。”

    “嗚嗷!!”

    老三,老四,老五異常異性的叫了起來,每次有這種摟火的行動時,這幾個人就特別特別的興奮。

    “你們幾個去部署一下,看看周圍必經的出口在哪,現在不知道對面要來多少人,敢來對付警察,想必他們人不會少。”

    “明白。”

    另外一邊,一座富麗堂皇的按摩院,看上去極為高檔。

    平日里,那些三流明星或者有錢人家的富太,小姐來這邊做美容,按摩。屬于高級人消費的地方。

    而劉達暫時就躲在這里,他跟這里的老板是好哥們,出了事,也就只有這里最安全。

    一棟隱蔽的屋內,里面香氣逼人。

    劉達摟著兩名穿著工作服的女人,上下其手。

    完全不顧及那群小弟內心的騷亂。

    “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將這個小女警給我抓回來,要是不聽話,就給她打一針!”

    滿臉疙瘩的青年挺不解的問道:“達哥,咱們為什么要動她,她的身份可是……”

    “之前那伙人將我們手里的孩子給搶走,隨后交給這個女人去立功,他們之間一定有聯系,我找不到蔡漢龍他們,就一定要通過她的手讓那幫人出來。”

    劉達在上頭也有人,在確定吳進華的身份之后,蔡漢龍這伙人必然暴露。

    “你是說他們是一伙的。”

    “廢話什么,讓你去你就去,不該你問的別問,沒他m腦子。”

    劉達覺得自己已經說得這么透了,這個傻缺還不停的問,一點都不動腦子,孺子不可教也!

    “明白了大哥!”

    滿臉疙瘩的青年名叫潘林坤,跟隨劉達好多年了,專門負責拐賣小孩這一塊,俗稱人販子。

    潘林坤帶著七八個人開著神車五菱趕往小女警的家里。

    “亮亮呢?”

    潘林坤掃了眼車上的人隨口問道。

    “給他發短信了,亮亮沒回。”

    “這王八犢子估計又喝搞女人呢吧,不爭氣的東西。”

    潘林坤啐了一口,顯然沒想到亮亮已經犧牲了。

    “哥,這個小女警聽說顏值挺高,平常咱們總玩角色扮演,今天能不能實戰一把?”另外一名青年舔著嘴唇問道,他知道既然劉達打算動朱珈瑩了,按照她的敏感身份來說,這個女人肯定就沒辦法活著回去,就算能活著回去一定是對她動了型,成為達哥的傀儡,在這之前上了她,誰也說不出來啥!

    “我先驗驗貨,看看這(弊)有沒有毒。”

    青年的話說到潘林坤心坎里去了,美人,誰不愛?能有機會跟這樣的女人整一下,換做誰,心里都會癢癢的。

    她們不同于店里那些賣的,正經人家的姑娘整起來別有一番滋味。

    “就是這里了。”

    潘林坤看著樓上小女警的家里咧著嘴邪笑一下,手一揮:“一會兒動作都麻利點,聲音都小點,不要吵到鄰居睡覺。”

    “歐拉大哥!”

    咚!咚!咚!

    睡得正香的小女警聽見敲門聲,也沒多想,以為是何義飛回來了,穿著睡衣打著哈欠就出去了:“說了多少遍了你要是沒帶鑰匙就在店里睡,本想好好睡一覺,非要打擾我,你……嗚嗚嗚”

    “冒犯了,姑娘。”

    就當朱珈瑩神神叨叨的在那念叨表達不滿的時候,意外的碰見開門的人竟然是蔡漢龍。

    沒來得及小女警反應過來的時候蔡漢龍一把捂嘴她的嘴,直接沖進臥室。

    小女警拼命反抗,但她哪里是蔡漢龍的對手,直接就給擒拿了。

    蔡漢龍輕聲露出一個紈绔子弟的輕浮笑容:“美人,好久不見,有木有想我,哇,好香。”

    說話間,蔡漢龍在她香肩之處使勁嗅了一把。

    “你個流氓你還敢出現!!”

    小女警狠狠地咬了一口蔡漢龍的手,后者吃痛下意識的松開。

    小女警嘴里怒罵一句,一記高鞭腿踢了上去。

    “呦,小脾氣還是這么暴躁,不過,我喜歡,哈哈。”

    蔡漢龍吃痛般的甩了甩手,隨即一把掐住小女警的小細腿,這么一扔,就給扔床上去了,緊接著一個跳步跳了上來。

    小女警靈活往旁邊一躲,快速打開抽屜,從內衣下面拿出一把槍指著蔡漢龍的腦門:“別給我動。”

    小女警的動作干凈利索,快到讓蔡漢龍都沒反應過來。

    只好將手舉起,做出一個投降姿勢,但說話仍然是很輕浮的樣子:“美人我是來救你的,有人要害你哦。”

    “你說的那個人就是你吧,說,襲警是什么目的?”已經將蔡漢龍制服,小女警仍然沒放松警惕。

    咚!咚!咚!

    這時,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