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64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64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熱門推薦:
    “好好休息吧。”

    將張尋真放到床上,何義飛點了支煙,坐在那休息片刻,準備去那屋跟少爺他們再喝點。

    怎料到,張尋真卻是坐起來眼睛直直的看著何義飛,一種想要將他吃了的感覺,在喝完酒以后,男女對那種方面的事都是一樣滴。

    咕嚕!

    何義飛的喉嚨艱難的蠕動著,隱隱感覺到張尋真的這眼神不對勁。

    一步跨在何義飛的腿上,雙手環住何義飛的脖子沖他魅惑一笑。

    何義飛將頭低了下去,只見張尋真抽出一只手將他嘴里的香煙拿掉,放在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沖著何義飛吐了口厭惡,嘴角上揚,聲音魅惑:“怎么,怕我吃了你?”

    話音落,食指在他臉上不停地移動著。

    奶奶的,這個張尋真真是越來越會勾人了!

    “喝多了。”

    何義飛將張尋真扔到一邊,起身就要走。

    砰!

    張尋真將門一把給摁住,隨后跟拎小雞仔一樣就給何義飛拎了回去,這次直接撲倒,尋真整個人的身子都貼在何義飛的身上。

    試問,被尋真這樣的姑娘一撩誰能扛得住?

    只要是個正常男人他都遭不住!

    看著她肌膚如雪的樣子,真的很想一親芳澤。

    何義飛喘著粗氣,心里掙扎著,本來按理說他這樣一個大男人想要推開這么柔弱的女孩子簡直一如反正。

    偏偏的,何義飛的力氣就像似被抽干一樣,動也動彈不得。

    “有沒有想我啊?”

    “我。”

    “想還是沒想?”

    “想了,但是。”

    張尋真直接親了上去,思念之情在這一刻像洪水一樣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那個日夜思念的男孩啊,在酒醉后的張尋真不管不顧。

    她不管你有沒有什么女朋友,也不管你現在是誰的男朋友,更不想你還愛不愛我,現在就想得到你。

    “不能這樣。”

    何義飛用他最后一絲的清醒力搬開尋真的小腦袋,費勁巴拉的說道:“你喝多了。”

    尋真眼圈微紅:“都說酒后最想的那個男人就是自己最愛的,我不想在欺騙自己了,我也不想裝驕傲了,我想你,阿飛,我想你。”

    “我。”

    “我個屁我啊,我要你!!今天誰也救不了我,你真姐說的。”

    然后張尋真就去開始去撕何義飛的衣服,何義飛拼死抵抗著。

    女孩子在這種時候力氣空前的大,當然也不排除何義飛有偷偷放棄抵抗的行為。

    罷了罷了,尋真也怪可憐的,那就……從了她吧。

    “尋真大妹子,給老哥出來,呃!”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劉達這醉鬼的聲音。

    何義飛一愣,心想這貨怎么回來了。

    尋真也清醒了,對何義飛說:“你們幾個在后面別動彈,我出去會會他。”

    “草,你沒喝多?”何義飛看著瞬間清醒的張尋真無語的說道。

    多個屁,就那點酒量怎么會讓咱們的張大小姐喝多?

    從屋子出來喝多那是裝給老三他們看得,而晚上沒吃什么飯,又喝了那么多酒,吐起來難受到是真的。

    忽然何義飛他們來了,我們的張大小姐就想趁機裝醉睡一下何義飛,不然清醒的時候有些話有些行為真心放不開。

    這叫什么?

    酒不醉人人自醉!

    “喝多了。”

    尋真小臉一紅,趕緊溜了。

    我靠,何義飛惆悵的點了支煙,媽的,現在這個時代,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時代在發展,社會在變遷。

    矜持這兩個字已經隨著黑白電視一樣被時代淘汰了,現在的年輕女性更多的則是追求喜歡就去愛,喜歡就跟你表白。

    我認識你不是想跟你做朋友的!

    撲棱,蔡漢龍,騷七,少爺三個人拎著酒瓶子進來,看著何義飛狼狽的坐在床頭,衣服凌亂不堪,頭發也是亂糟糟的:“飛哥……你被我姐……糟蹋了??”

    何義飛幽幽的吐了口煙:“差一點我就慘遭她的毒手。”

    “哈哈。”騷七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倆心真瘠大,人家外面劉達都殺回來了你倆還有心思開玩笑。”

    緊接著又給了旁邊的蔡漢龍一巴掌:“你想樂就樂唄,想笑憋著不笑,咋的,真當自己是悍匪了,老在那耍帥!”

    “我看你是飄了,離死不遠了。”

    外面,大廳內。

    劉達走路都走不穩了,兩個青年駕著劉達回來了。

    老三老無奈了,這個劉達本想送他回家的,死活不回去,四個人抬他上樓還踹人家,說啥就要回來睡尋真。

    說話的時候眼皮都睜不開了,閉著眼睛要睡。

    “呦,三哥怎么了這是?”

    尋真這一聲三哥叫的,剛想裝逼的老三瞬間沒啥脾氣了。

    “我們達哥非要睡你,攔也攔不住,你看看這個行不。”

    老三從包里扔出兩萬塊錢:“陪我們老大一宿。”

    張尋真拿起桌子上的錢捋了一下樂了:“三哥你當我跟那些出來賣的小姑娘一樣呢,兩萬塊錢?打發要飯的呢?”

    “那你開個價。”老三心里尋思,十萬以內都接受。

    “我無價。”

    真能整事,老三心想你老爹都已經落幕了,你還在那跟我們裝什么,干這一行還想冰清玉潔?扯犢子呢!

    女人,得不到,無非是籌碼不夠!

    想賺錢,還想裝純?

    不可能!

    “五萬,一宿,沒問題吧,我大哥喝多了,最多也就一個回合。”

    在老三看來,這個張尋真就是在那裝呢,五萬塊錢真心不低了,都能找個二流女明星了。

    “這樣吧三哥,達哥也喝多了,我給安排倆大學生,有四千塊錢就差不多了,長得也都比我好看。”

    “不可能,比你好看,但她們是出來賣的,而你不一樣,懂不,越是得不到的,越能激發起男人的征服欲,今晚就你了,誰也不好使。”

    張尋真臉色微變:“三哥你這么嘮嗑就沒意思了,昂,我不樂意你還得強迫我唄?”

    “就是強迫你了,張大小姐。”老三沖其咧嘴一笑,他想的是達哥整完,自己也想來一下子。

    這個張大小姐真的是h市罕見的極品,再加上她之前的身份,要是整一下,能吹一輩子!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