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68章:張大小姐生氣了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68章:張大小姐生氣了

 熱門推薦:
    “受這么嚴重的傷你不回去,她也得知道,早晚都得知道。”

    “明天再說吧,回去不知道怎么解釋。”

    何義飛卻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因為前女友急眼了?那不是更找架吵么。

    何義飛現在真的是懶得跟小女警吵架,有的時候不得不跟她撒一些善意的謊言。

    “那你去我那吧,我有些話想跟你好好聊一聊。”

    “也行。”

    跟張尋真睡在一起,總比自己睡賓館強的多:“但你必須要答應我,不能想辦法睡我了。”

    “就你那玩意你覺得還有留著的必要了嗎?”張尋真鄙視的說道。

    也是,剛才那么好的機會都沒整上,自己還擔心什么呢。

    “我得回家了,再不回去媳婦該發現了。”騷七看了眼時間,挺著急的說道,這酒喝的不合適了,喝的渾身是傷的回去,也不知道咋跟小雨解釋。

    “辣雞啥時候能有你少爺這風采你才能算個爺們。”少爺摟著蔡漢龍:“找小妹按個腳去?”

    “睡覺。”蔡漢龍扭頭就走。

    “不去就不去嘛,你說話為什么老在裝逼,裝逼是少爺的專利知道不?龍哥今晚我摟你睡。”少爺張牙舞爪的追了上去。

    “哎。”

    張尋真無語的搖了搖頭,隨即將何義飛扶起來:“咱倆走吧?”

    “最近幾天千萬不能行房事,免得傷口撕裂。”大夫忍不住叮囑道。

    “知道了,誰行房事他都不帶行的。”張尋真意味深長的對大夫回了一句,整的何義飛羞愧的無地自容。

    大夫露出一個我是過來人的笑容,等到他們離開后,大夫背著小手看著天空的月亮感嘆著說道:“就這么一個絕色佳人在身邊,別說一天了,估計得一個小時一回吧……”

    再想起家中的老太婆,不得不感嘆,哎,年輕真好。

    “媽的人呢?”

    劉達帶著黑壓壓一大片人,各個手里都拎著砍刀返回到不煽情的時候,只見外面的卷簾門已經拉上,門口的車都沒了。

    “這幫狗藍紫怕是害怕跑了。”

    老三瞇著眼睛說道:“要不給店砸了?”

    “要不兩個字去掉!”

    劉達冷冷的說道。

    “妥了,兄弟們,砸吧。”

    老三歪著個腦袋晃了幾下,隨即吊兒郎當的舉起斧子對著卷簾門劈了下去。

    隨后一幫人圍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將卷簾門給砸壞,隨即又給門口的玻璃給砸碎,一幫人沖進去一頓猛砸。

    有人買單,能免費砸東西簡直不要太爽!!

    不遠處的一個角落里,有個穿著農民工服裝的青年叼著煙瞇著眼看著這一切,他的眼神平淡,內心平靜如水。

    一根煙快要抽完的時候,他將煙頭扔掉,用腳碾滅,隨即掖緊衣裳就往出走。

    “哎我草你他M瞎啊?”

    雙手插兜正擺出一副君臨天下姿態的劉達突然被人撞了一下,怒氣不打一處來的沖這農民工怒罵一句。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農民工將頭壓的很低,身上的汗水味惹得劉達煩躁的擺手:“沒事他M洗個澡去,臭死我了。”

    農民頭抬頭看向他。

    黑夜中也沒看清長得啥樣,或者說劉達壓根就沒把這個人放在眼里,亦或者也可能是一只眼睛讓何義飛干瞎了,另外一只眼睛也不咋靈光了,只是感覺這個人在看他,當下喝道:“看你M比呢,黑赦會辦事,滾蛋!”

    “哎。”

    農民工點了點頭,故意繞到身后……

    “狗藍紫!”

    劉達朝地上啐了一口,這口痰剛要從嘴里飛出去就讓人一手給嘴捂住,然后腹部傳來針刺般的疼痛感。

    噗嗤!

    一刀。

    噗嗤!

    兩刀。

    噗嗤!

    三刀!

    隨后農民工扭頭就跑,迅速消失在黑夜當中。

    劉達直直的倒了下去,屋內干的那叫一個歡實,砸的噼里啪啦的。

    “達哥完事了。”

    片刻后老三咧著嘴出來的時候看著劉達躺在地上瞪著倆眼珠子當下嚇得連退數步。

    誰干的??啥時候干的??

    他都懵了,看著腰間全都是血,緊張的看了四周吼道:“送大哥去醫院!!快點!!”

    老三是不敢報警的,一旦報警警方過來查,他們此時的行為絕對要判。

    如果說劉達活著,老三在H市沒事。

    可一旦劉達死了,老三下一秒就要廢。

    他應該是全世界最不希望劉達死的人。

    “慢點慢點慢點,疼疼疼疼。”

    后背上的道口傳來火辣辣的痛疼感,尤其麻藥勁過了以后何義飛疼的齜牙咧嘴,下車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像個娘們似的咋那么惜命呢。”

    張尋真扶著何義飛低著頭就要掏鑰匙。

    “尋真。”

    “啊?”

    兩個人同時望去,只見卷簾門讓人劈壞了,屋內的東西讓人砸的一片狼藉。

    “他們還真的來了,媽的。”

    張尋真氣的雙手插腰:“這幫人真是給臉不要臉。”

    何義飛沉默了,沉默的有些可怕,劉達,太過分了,這個人要是不除,恐怕睡覺都不安穩。

    “也別報警了,他劉達不是挺能耐么,我給我爸打電話就說她閨女挨欺負了,我看他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張耀陽雖然被迫離開H市,但是吉L,遼N,S海,S深等地都有自己的勢力,并未連根拔起,他只是人走了,但是喊一聲,別的地方來人一樣是劉達得罪不起的。

    平常的時候尋真不管他們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做自己的一個小老板就好。

    至于老弟愿怎么折騰怎么折騰,隨他。

    可是這一次,我們的張大小姐真的怒了,簡直欺人太甚。

    張大小姐拿出電話準備動用她的關系讓劉達見識見識什么叫做黑涉會的時候,一雙手突兀的摁在她手心上,尋真扭頭看向何義飛:“你別攔我,我生氣了。”

    “這件事我幫你搞定,誰也不用。”何義飛執拗的看向張尋真,如果連自己的兄弟,女人都保護不了,何義飛也別混了!老老實實回家種地得了!

    兩個人對視數秒,最終張尋真將手機放下:“行,我相信你,你給我干死他,聽見沒。”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