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433章:孤立無援(感謝醫生的解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433章:孤立無援(感謝醫生的解封)

 熱門推薦:
    一大早五點多的時候,何義飛是讓一陣尿意給憋醒的,夾著褲襠就往衛生間走。

    結果小女警早就里面多時了,何義飛咣咣的敲著衛生間的門:“女俠,開門!”

    “我上廁所呢,你干啥!”

    “尿尿,憋不住啦!”何義飛嗚呼哀哉的喊道。

    “知道了!

    “快點!”

    “煩人!毙∨瘞鶝]上完呢就讓何義飛給攆出來了。

    都知道女人上完廁所喜歡擦一下,而男人大多數都是不擦的,他們習慣性的用手扒楞兩下。

    何義飛有時候來勤快勁了,也會拿紙擦一擦。

    然而將衛生紙扔到垃圾桶的那一刻,一回頭小女警正一臉鄙視的看著他。

    “媳婦,你不是去睡覺了么……呃……別這么看我,我要說我沒那啥你信么!焙瘟x飛尷尬的解釋一句,不解釋還好越解釋怎么越心虛呢?

    “嗯,我信!”小女警哈哈一笑,離開了。

    “媳婦,真的!

    “何義飛你,哈哈哈哈!毙∨笮ζ饋恚骸拔疫以為你真是上廁所呢!

    何義飛見自己怎么解釋都解釋不明白了,索性不解釋了:“反正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對對對,我信了!

    小女警越是這樣說,何義飛發現自己越心虛,也不知道心虛個錘子。

    男人有時候吧,他明明做過的事,能一臉淡然的跟你說沒做過,再問就急眼!

    男人沒做過的事情吧,有時候那表現的就跟做過一樣,你越問他越笑的**,很奇怪。

    咚咚咚!

    傳來了砸門聲,不用尋思鐵定少爺沒跑了。

    “吃飯了嗎?”小女警沖著氣喘吁吁的少爺問道。

    “呦,吃面條呢,好吃嗎?”少爺流著哈喇子挺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飯桌上。

    “剛下的面條,對付吃口!毙∨o少爺盛了一碗。

    “好噠!鄙贍敽敛豢蜌獾拈_始,就跟餓死鬼投胎是的,吃的那叫一個歡,一碗面條很快就吃沒了,隨即大嘴馬哈的一抹:“嫂子再來一碗!”

    “管夠!毙∨屵@一聲嫂子叫的老舒服了,當下屁顛屁顛的去給少爺成面條。

    少爺笑瞇瞇的看著小女警:“你這在家穿睡衣的樣子讓我有點不適應呢!

    “腫么滴捏?”

    “有點小女人哦!

    “倫家一直很女人好嘛!毙∨雷套痰挠檬滞现様[了一個poss,隨即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可惜某些人呀,寧可玩自己哦!

    咳!咳!

    吃面條的何義飛聽到小女警這樣說,好懸給嗆哭了,然后哈哈哈大笑起來:“滾襖!

    小女警也哈哈大笑起來。

    少爺不知道為啥也跟著笑了:“啥意思昂嫂子!

    “你不知道啥意思你笑個幾爸呢!焙瘟x飛撅了他一句:“大早上過來干啥來了,蹭飯來了?燦然不給你做嗎!

    “不是,我聽到個事趕緊來告訴你!

    “啥事啊這么急!焙瘟x飛沒當回事。

    “大佛他們簽了!

    “……”

    空氣瞬間凝固。

    少爺再次說道:“大佛簽了,黃麒麟,任有道都簽了,整條西道口就只剩咱們一家了!

    何義飛直接就沒吃飯的心思了,撂下筷子點了根煙,見到小女警殺人的眼神,還挺牛逼的說道:“去,給我煙灰缸拿來!

    隨即小女警打開窗戶,乖乖的拿過來煙灰缸。

    現在是何義飛要談正事的時候,小女警通常不會去管他,等到過后沒事了,再來跟何義飛算在廚房抽煙這筆賬。

    小女警就很聰明,她知道男人的心里,在什么時候去揍,什么時候去管,什么時候去哄。

    在外人面前你給足男人的面子,回到家就他一個人的時候給你做牛做馬他都樂意。

    何義飛跟少爺一人來了一根煙,何義飛忍不住問道:“三個人都簽了?”

    “嗯!”

    “這么快嗎!碧茮]毛那邊辦事的效率簡直超乎他的想象,昨天發的短信,僅僅一夜之間,就給大佛他們辦了??

    按理說大佛這個人也不是啥善茬,而且非常會左右逢源,怎么一下子就投降了,況且連個反抗都沒有,會不會太奇怪了?

    “不是太奇怪了,是唐沒毛他們的手段太雷厲風行了,在加上咱們給他們坑成這個b樣,心里那一關就慫了。飛哥,你趕緊回去主持大局吧,那條短信是不是唐沒毛發的,那貨到底想干嘛呢!鄙贍敿钡闹睋夏X瓜子。

    何義飛搖了搖頭,面露沉色道:“說實話我也不清楚!

    “那咱們怎么辦啊,咱們家就是這條街上唯一的希望了,最后一家,我們一倒,全軍覆滅,現在他們都亮了,咱們也要涼了吧?要我說,咱們哥幾個騎洋馬,跨洋刀,咔咔就是撂!跟他們拼了得了!

    “拼個毛,拼到最后也是我們廢!

    “我就不信他沒家人,咱們給他家人一劫持,威脅他一下,他幾爸能咋的?”

    “是不能咋的,說的你沒家人,我沒家人是的!焙瘟x飛搖了搖頭:“出來混要講究道義的,禍不及家人這事你應該知道,既然龐天耀沒動我們家人,咱們也沒必要去動人家的家人,能打贏,咱就干,打不贏,在另說!

    一個小時以后,光腚洗浴辦公室內。

    幾位核心骨干聚集在一起,騷七嘆著氣說道:“早就說了咱們應該發展點人員,每次出事就是咱們幾個扛著,連鎮場子的都沒有,花錢碼隊形的人基本沒用,他們不會幫我們拼命,只會站隊形!

    盧福臨煩躁的揉著太陽穴:“現在說那些啥用,昨天就不該聽尋真的,終究是一介女流之輩,她能懂啥,要不是你昨天非要給大佛他們的酒局推了,也不至于落得咱們現在單槍匹馬的地步,這都不用他們過來干咱們,大佛,黃麒麟他們都得過來砸咱們!

    顯然盧福臨對于張尋真還是有些耿耿于懷的。

    ”老盧……別的了,我自己去找大佛,問問他怎么個回事!”

    “不用問了,沒意義了,他現在已經是龐天耀那邊的人了!

    “所以說,下一個收編的就是我們了?”

    “沒猜錯的話,今天就該來了!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