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434章:周舟結婚了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434章:周舟結婚了

 熱門推薦:
    話音剛落,電話猛地響了起來,所有人都面色凝重的看著電話,他們明白,不出意外就是唐沒毛的電話了!

    何義飛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凝重了,隨即拿起電話語氣沉穩的“喂”了一聲。

    “阿飛,是我。”電話那頭傳來一道溫柔的聲音。

    “周舟?你怎么用這個電話?”眾人一聽是周舟,頓時松了口氣。

    “呃,電話不方便給你打,唐誠老查。”

    “哦。”何義飛聽到這話情緒瞬間低落,面無表情的哦了一聲。

    “內個……我……”

    “你要結婚了我知道。”

    電話那頭的周舟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在花嫁之約看見你了。”何義飛稍稍沉默,抬頭看了眼眾人,低聲說道:“我覺得那套白色的婚紗比那套紅色的婚紗更適合你。”

    周舟瞬間沉默,何義飛的意思是什么。

    那邊是那天何義飛聽見她跟唐誠的爭吵了。

    當時兩個人在試婚紗的時候產生分歧了,唐誠想要讓周舟穿紅色的,像周舟這樣溫文爾雅的氣質女人穿紅色給他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就會顯得特別妖艷。

    可周舟覺得自己穿白色更符合她的氣質,兩個人商量片刻,最終周舟決定聽唐誠的,畢竟婚紗是穿給別人看的,婚禮都已經對付了,婚紗什么的,也就無所謂了吧。

    然而就在剛剛何義飛的那一番話說完之后,周舟覺得只有何義飛才是最懂自己的,其它……都白費。

    大約四十秒之后,周舟緩緩開口問道:“你會來嗎?”

    “我……”

    “你來了,我才有安全感。”

    “……嗯!”何義飛重重的點了點頭。

    “后天,早上6點06分他將我接出門,十點五十八舉行婚禮,別遲到了。”

    “好!”

    掛了電話之后,何義飛茫然的坐在沙發上,以至于心里……空了。

    什么西道口之爭,什么陰謀詭計,王權富貴,在得知周舟結婚的消息后,全都變得虛無縹緲,不重要了。

    “飛哥,你別蔫兒,來兄弟開導開導你。”

    少爺點了根煙塞何義飛嘴里了,摟著他的肩膀說道:“聽周舟那意思是喊咱們搶婚呢,你要是真喜歡她,咱哥幾個給她綁回來就完了唄!”

    騷七湊了過來,眨著還未消腫的小眼神問道:“你從哪聽出來周舟是喊咱們搶婚?”

    “你沒聽出來?”

    “沒啊。”騷七跟老盧一同茫然的搖搖頭。

    “她要是不想讓咱們搶婚,用得著把她幾點結婚的消息告訴咱們嗎?而且還那么具體!你以為周舟是閑著沒事在飛哥傷口上撒鹽么!”少爺像看白癡一樣的看著他倆:“其實……我挺糾結的。”

    騷七不明白了,何義飛的初戀女友結婚,這會不是何義飛糾結,少爺糾結個毛?

    當下,少爺給出解惑,通過這段日子跟小女警的接觸,發現她是一位外冷內熱型的姑娘,本以為她很難接觸,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好相處,為人沒架子,不約束何義飛跟少爺之間的來往,經常可以半夜出來喝酒,抽煙什么的都不管,給了一個男人最大的放縱跟自由,試問這樣的女人誰不喜歡。

    不僅如此,小女警心善,給人的感覺總是那么可愛,就連摳都摳的那么可愛。

    可以說小女警現在就是少爺心里的飛嫂了,當然了,按照少爺的脾氣來說,誰跟他飛哥處對象誰就是他飛嫂,他最希望的還是他姐能跟飛哥在一起,只是沒辦法開口這事。

    “靠。”騷七聽了少爺的解釋挺崩潰的。

    “你的意思是周舟讓我搶婚?”何義飛忍不住重復一句,或許在他內心里是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小女警該怎么辦呢。

    “算了。”想到小女警,何義飛果斷搖頭:“她結婚是好事,如果她不愿意,唐誠又怎么能跟她結婚呢,說到底還是周舟愿意嫁,我們祝福她就好了。”

    眾人點了點頭,只是剛剛還緊張的情緒順便成低落。

    何義飛一個人低落,少爺這幫人自然也高興不起來。

    但是這話又沒辦法深說,最終何義飛笑著:“干嘛呢這是,整的好像我挺難受是的,周舟嫁人了,嫁給她喜歡的男人,又有錢又多金,我挺為她感到高興地,真的,她不是喊咱們參加婚禮么,到時候做為娘家人也別給她丟人,周舟剛才又給我發短信了,說明天晚上請同學吃飯,我出剪個頭發,整的帥帥的過去,店里面先交給你們了,啥事老盧做主,我先走了。”

    何義飛挺會做人的,他知道老盧有點不滿尋真昨天的行為,并且老盧本身就是后加入團伙的,在他不是很了解尋真就是這樣說一不二的性格情況下,昨天那樣的行為讓老盧或多或少都會在心里有些不舒服。

    所以何義飛才說了這樣一句話,能讓老盧心里舒坦點。

    當然了,雖然讓老盧做主,可是少爺他們一定會商量著來,何義飛倒也放心。

    唯一造型,據說里面的發型師是根據你的腦袋他給設計發型。

    你說剪啥發型根本不好使,就得他說剪啥就剪啥,要么你根本別去,就是這么有個性,吸引了一大票人。

    很多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適合啥發型,大多數都是給頭發打打薄,剪短一下就完事了,干凈利落。

    可誰不想剪個帥氣的發型呢,這是人之常情。

    “給我剃光。”

    “啊?”造型跟何義飛叭叭半天,說他適合什么樣的發型,何義飛根本沒聽那么多,直截了當的說:“光頭。”

    “呃……來我這邊必須設計!剪光頭的話請去別人家吧。”理發師挺有個性的說道。

    “給你牛逼的,這推子賣不?”

    “不賣。”

    “二百拿了。”

    “草……行!”

    何義飛丟下兩百塊錢,開著車不知道怎么的直奔不煽情酒吧。

    此時正是開學季,晚上的時候尋真酒吧里便爆火,來她這邊玩的大學生居多,各個都是帥氣的小鮮肉,尋真還建了個微信群,沒事就在群里跟這幫大學生聊天,扯犢子。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