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474章:變成星星守護你(感謝哥博大哥的解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474章:變成星星守護你(感謝哥博大哥的解封)

 熱門推薦:
    “是何義飛對嗎?!難道我就真的比不上他嗎,不要忘記你答應我的誓言,說好的我給唐壯壯弄出來你就跟我結婚的,周舟你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啊!”

    “對不起,感情這件事上是我太自私了,唐誠你很好,但我對你的感情更像是在國外那幾年在心靈上的填補,我的心始終只有何義飛一個人,如果就這么跟你結婚了,是對你的不公平。”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的,周舟,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一個人,只要你回到我身邊,你要什么我都答應你,我不會跟你吵架了,好嗎。”此刻的唐誠像是一條搖尾乞討的可憐人。

    而女人一旦變心的時候便判若兩人,無論之前對你多好,只要從她決定不跟你在一起的那一刻,你對于她就是陌路人。

    唐誠跟周舟的感情從他打擾開始,從他多余結束。

    “你不要這樣,讓你在我心里的好在留一絲吧,你越是這樣我就越討厭你了。”周舟甩開瘋了一樣抓著唐誠的手。

    “周舟無論什么時候我都不會放棄你的,你休息吧,我走了。”唐誠上車離開時的背影竟有些可憐。

    “周舟。”等到唐誠離開后,何義飛跑了過去。

    “阿飛。”周舟臉上一喜:“你怎么來了。”

    “來看看你。”

    “等我,回家換雙鞋子,踩著高跟鞋找工作找了一天,怪累的。”

    “穿我的吧。”何義飛將自己的板鞋拿給周舟穿,自己這邊則是光著腳丫子走路,手里拎著周舟的高跟鞋跟她一同進去。

    擱以前,何義飛很避諱去周舟的家里,讓她的父母看見就不好了。

    可如今……無所謂了。

    何義飛坐在樓道里一邊抽煙一邊耐心的等著周舟,很快的周舟穿著一身很休閑的衣服出來了,就如同青春期那樣蹦蹦跳跳的來到何義飛面前,羞澀的問道:“我好看嗎?”

    “真心好看。”在何義飛眼里,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比她更好看的女人了。

    有些時候形容一個姑娘長得美與丑,不單單是臉蛋,身材,心靈,更為重要的是在這個對的人的眼里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謝謝,吃飯了沒,請你吃好吃的,想吃什么跟我說,安排。”周舟大氣的拍著胸脯挺開心的說道。

    “我想去學校走一走。”何義飛說:“如果你還沒吃飯的話,我可以先陪你吃點東西。”

    “那我們就去學校走一走,然后就去對面那家店吃米線嘍,以前那會你總是帶我翻墻去那家吃米線,也不知道那家店還開不開了。”周舟充滿期待。

    “好。”

    “學校這會也沒放假,讓我們進去嗎?”

    “老規矩,翻墻唄。”

    何義飛挺開心的笑了笑,與周舟并排往高中走去。

    這棟高中承載著她倆所有的青春與回憶,兩個人僅僅是看到這棟樓的外表,心里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情緒。

    就如同往常一樣,何義飛將周舟抗在肩膀上這么一推,周舟就跳上去了,緊接著何義飛一個助跑異常靈活的上去了,然后何義飛先跳下去并接住周舟。

    兩個人因此自然而然的牽著手漫步在校園里。

    此時教學樓里燈光明亮,學生們為了能夠考上理想的大學奮筆疾書,時不時還能聽到念書的聲音。

    他們是那樣的干凈,明亮。

    “阿飛,你還記得嗎,以前你總是喜歡放學的時候領我來這里,占我便宜。”來到一處柳樹下,周舟臉蛋微紅的說道。

    “是呀,那時候你總是害羞,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就不讓我親。”

    “人家那是矜持一下下,要是不想讓你親我還會跟你來這邊么,你個傻瓜。”

    “呵呵,那會是真的傻。”何義飛摘掉一根柳樹條子,將她編成一個花圈待在周舟的頭上,就跟公主一樣美麗。

    “今天你怎么對我這么溫柔呀。”已經好久沒對自己這般溫柔了,失去了才知道有多難的,越是貪戀這樣的溫柔越更加的害怕失去,她不想何義飛對她的好只是曇花一現,她更害怕自己聽到何義飛要結婚的消息,怕是來跟自己道別的。

    “其實……”

    “站住,大晚上的不上晚自習出來搞對象,哪個班的!”巡邏的教導處主任突然出現,拿著手機晃了下何義飛他們這邊,將何義飛說到一半的話給打斷。

    “跑!”

    何義飛抓著周舟的手就開始跑,周舟跑得慢,何義飛就背著她跑,如同往日青春一般,嘴里發出哈哈哈的笑聲。

    以前被教導處主任追是害怕的,現在的他們是開心的。

    教導處主任可能日子過得越來越瀟灑了,從前很輕易的就能將何義飛抓住,現在追了兩步就氣喘吁吁的讓何義飛給甩沒影了。

    “好好玩啊,哈哈哈,這個教導處主任肯定以為咱倆是哪個班的偷摸談戀愛呢,估計這會要氣炸了,挨個班調查呢。”周舟開心的笑了起來,生活的繁重壓力已經讓她很久沒有這么如此簡單的開心過了。

    “就是坑了今晚逃課上網吧的騷年們。”何義飛單手撐著電線桿子,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樂道。

    “就喜歡你這幅賤賤的樣子。”兩個人由跑變成走,一邊往米線店走,周舟一邊問道:“店,那邊怎么樣了。”

    “今天不說這個不開心的事。”何義飛聳聳肩:“周舟,說句你可能不愛聽的話。”

    “知道我不愛聽的話你就別說了唄。”

    “不行,我怕以后沒機會了。”

    周舟心里咯噔一聲,帶著微笑的臉龐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阿飛你出什么事了?”

    或許只有周舟才能從何義飛的字里行間聽到一些別的女人聽不出來的事。

    何義飛咧嘴笑了笑:“傻瓜,我能有啥事,洗浴兌出去了,我現在沒啥事了。我很好,很簡單,沒有任何危險。”

    接著何義飛指著天空某一處中的星星問道:“看見那些星星了嗎,你知道它們叫啥么?”

    “北斗七星嘛。”

    “北斗七星旁邊有一顆比較暗的星星,就在頭部上方一點,看到了嗎?”

    “嗯。”周舟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記住啊,無論以后你嫁給誰了,跟誰在一起,我就如同那一顆星星一樣一直一直的守護你,如果你找不到我了,就去看這顆星星。”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