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559章:欺人太甚(感謝幫主大哥的解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559章:欺人太甚(感謝幫主大哥的解封)

 熱門推薦:
    很快的時間來到了晚上,晚上的時候山頂上的氣溫很低,甚至有些發涼,讓人感覺陣陣寒意,何義飛買了一個暖寶,兩個人窩在帳篷里大眼瞪小眼。

    真不知道在這圖意個什么呢?要是擱市里這會兒已經躲進溫暖的被窩了,何必遭這個罪呢?哎,女人啊,有的時候真的不能順從她,不定整出什么幺蛾子的事。

    看著瑟瑟發抖的何義飛,張鈺琪哈哈一樂,“你這體格子也太完蛋了,我都沒怎么樣能給你凍成這樣,你這體格子呀太虛了。”

    被一個女人看不起何義飛能忍嗎,鐵定不能忍,當下說道:“我啥事兒沒有,就是肚皮涼,我捂一捂。”

    “是嗎?”張鈺琪呵呵一笑。顯然感覺看出來這個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選手,隨后兩個人晚上聊了會兒天,張鈺琪便問他:“誒?你的愛好是什么?”

    何義飛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張鈺琪的小腳丫,今天的張鈺琪穿的是一雙小白色運動板鞋,漏到腳脖的彩色襪子看的何義飛怦然心動,由于何義飛的癖好有點特殊,就沒意思說。

    “該不會是唱跳,rap,籃球吧,哈哈。”張鈺琪樂的不行。

    “你一天不侮辱我,好像就能死似的。”何義飛郁悶的點了根煙,以前怎么就沒看出來這姑娘說話嗆人這么邪乎呢,對于張尋真都是有過之而不及的。

    故意將煙吐到張鈺琪的臉上嗆得后者直咳嗽。

    “煩人,你就跟我說說唄,你的愛好到底是什么?咱倆呆著也是呆著,長夜漫漫睡不著的,閑聊唄。”見何義飛不說,張鈺琪又道:“怎么看你還挺難以啟齒呢?”

    “我要是說也行,但是你不準笑我。”

    “啊,說掰,我保證不笑話你。”張鈺琪更加的好奇起來,這什么愛好竟然還會讓人笑話呢。

    猶豫半晌,何義飛指著張鈺琪的彩色襪子說道:“其實每當我看見你們穿的鞋子,襪子的時候我的內心就有一種最原始的沖動。”

    “啊。”張鈺琪愣了半晌,“你喜歡襪子??”

    “準確的說是戀足。”

    張鈺琪掃了眼自己的襪子隨即說道:“你喜歡聞這個味道?”

    何義飛點了點頭,“嗯!”

    說完何義飛就感覺自己賊尷尬呢,畢竟這不是一個什么正常的愛好,還有可能讓別人覺得他是一個變態。

    “哇,原來你也喜歡這個。”張鈺琪并不感到意外,而是有一種見到老熟人的樣子說道:“我以前交過一個男朋友他就戀足,不僅如此,他還特別喜歡女人的褲衩,你喜歡嗎?”

    “那我不喜歡。”何義飛果斷的搖了搖頭。

    “你沒有他邪乎,我以前跟她在一起那會,有時候我就看他偷偷的玩我的褲衩,都不玩我,甚至有的時候還要上網去買別人買的,我當時還不挺明白呢,后來他跟我講這是一種精神寄托,想必你也是這樣吧。”

    何義飛呵呵一笑,“是呀,當時周舟去國外念書,而我又不想找女朋友,恰巧周舟的一雙襪子在我這里,從那以后我就用她的襪子當做陪伴好似她就在我身邊一樣,久而久之我對襪子就有一種特殊的依賴感,再到后來看見長得不錯的姑娘穿的好看的襪子時,總有一種想要聞的沖動,是不是挺變態。”

    “那我的呢,你看我的有感覺嗎?”張鈺琪將小腳丫伸到何義飛面前笑瞇瞇的問道。

    呃……何義飛咽了口口水,說實話挺有的,甚至還想將它含進嘴里,可勵志告訴自己不能那樣做,萬一傳出去,丟人都得丟到家!

    “變態!”

    何義飛丟給她一句話后,直接轉身睡了過去,睡著了,也就不冷了。

    張鈺琪瞇著眼睛看著他,心想分明就喜歡我的襪子,剛才都咽口水了,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時候!

    y國,警訓學校。

    培訓一天的小女警拖著疲憊的身子往宿舍走,舍友招呼她吃飯都被她拒絕了,一是太累了,二是實在不想在碰見岑袖豪那個煩人精,陰魂不散的整天跟著自己,煩都煩死了。

    小女警撕開一桶泡面,隨即倒了杯熱水,將岔子插在上面等候水開。

    嗅了嗅鼻子,有一股異常難聞的血腥味在周圍散開來,小女警便想知道這股味道來自哪里。

    當她將床上的被褥掀開時,一聲驚叫嚇得差點做到地上,驚恐的看著床鋪上的死貓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哪個王八蛋做的惡作劇,將這么惡心的東西放在床上!!

    本身小女警這個人就特別的怕貓,再者這只貓蹊蹺出血看上去極為恐怖,小女警嚇壞了。

    一個正常的尸體她是不怕的,但是突如其來的一具貓的尸體且在她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差點都給嚇哭了!!

    肯定是肖蘭蘭這個惡毒的女人,短暫的驚嚇過后,小女警回過神來。

    在這邊不能惹事,有過規定,私自打架等,鐵定要開除,到時候丟人就不是丟自己的人了,而是整個公a分j以及未來的前途,絕對不是鬧著玩的,小女警除了忍別無他法。

    默默的將這套被褥給扔進垃圾箱,只好去超市在買一套。

    期間給何義飛談了微信視頻,想找他訴訴苦,結果那邊沒接……

    小女警只好將委屈咽在肚子里。

    然而小女警的一味退讓只會讓肖蘭蘭更加的得意忘形,幾乎每天回來小女警的被褥里都會有各種各樣死去的動物,整的小女警半夜睡覺都在做噩夢!!

    無數次聯系何義飛,無數次聯系不上,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想到兜里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的是岑袖豪的微信,第一次,孤單無助的小女警加了他的微信。

    很快的那邊通過了驗證,小女警想了半天,在上面打了兩個字,在嗎。

    緊接著想了想又將那兩個字給刪掉,隨即將手機丟到一邊,算了,不能找他!!一定不能找他,所有的異地分手都是從寂寞開始,小女警深知這個道理,讓自己一定要克制住。

    手機亮了,是岑袖豪發來的消息,“出什么事了嗎。”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