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17章:實力坑爹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17章:實力坑爹

 熱門推薦:
    何義飛點了點頭,“沒有就好。”

    董小姐,笑了笑,隨即沒有在這個話題上說了。

    尋真笑瞇瞇的說道:“我們的董小姐以后就是大碗嘍。”

    “你可別取笑我了。”

    三個人吃了一頓愉快的晚飯,隨后董小姐對她們揮揮手,說道:“我還有個約會,就不給你們當電燈泡啦,拜拜。”

    “拜拜。”

    跟董小姐揮手后,尋真挽著何義飛的胳膊,歉意的說道:“是不是冷落到你了?怎么不說話,在想什么呢?”

    何義飛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那個不辭而別的慕容蝶彩,期間又嘗試聯系她好多次,這個人就像石沉大海般,音訊全無。

    如果兩個人明著面互相道別,可能也不會讓何義飛如此惦記。

    最要命的就是一聲不吭的走掉了,走的那個人看似瀟灑,何義飛這邊惦念頗深。

    大有一種我可以甩你,突然被你甩了,這種心不甘情不愿的味道。

    也不知道她在那邊過的好不好,何義飛幽幽的嘆了口氣。

    隨后被尋真將胡思亂想中拉了回來,“啊,什么?”

    “你在想啥呢?”

    尋真似乎想要從他的眼神中得到答案。

    “我在想李大寶子的事……”

    何義飛迅速將話題岔開,卻怎么也不想去提海洋之心碎片的事了。

    “還用說么,肯定是用高價挖走的唄,咱別醉唐,打價格戰是最愚蠢的方式。”

    尋真滿不在乎的說道:“挖走一個李大寶子而已,還會有劉大寶子,趙大寶子出現,怕啥的。”

    “咱們這邊的項目已經啟動,認栽的話將會虧損兩個W。”

    “草,合同都沒簽,項目就啟動了?誰負責的?”尋真急眼了,“怎么會如此粗心大意呢!”

    “之前跟他合作幾次,人品都可以的,是我太大意了。”何義飛將責任主動攬過來。

    尋真深深的看了眼他,隨即說道:“他們雖然是你兄弟,但不能啥事都包庇,該說說,該訓訓,有錯就要改,懂我的意思嗎?”

    何義飛笑了笑,“真的是我。”

    “好,那你要負責,如果項目沒啟動,頂多損失幾份代言而已,可是項目都已經啟動了,他就是在耍我們了,找幾個人去跟他談一下,談不明白就干他,這年頭誰還想欺負死誰了,真是的!”

    尋真一身的江湖氣息,給何義飛逗笑了。

    這丫頭,行為處事不愧是她們老張家的做法,能文能武,兩句不合就動手。

    這要是放在抗戰那個年代,假設何義飛是土匪的話,說啥都要娶尋真這樣的壓寨夫人,到了關鍵時刻真敢干啊!

    “嗯。”

    “誒?我問你,這海洋之心碎片你還沒告訴我咋回事呢?”

    “肚子疼,我去上個廁所。”

    何義飛捂著肚子就跑了。

    “肯定不是正規手段得來的。”

    看著何義飛直接就跑了,尋真挺來氣的一跺腳。

    站扎商場門口等了小片刻,何義飛的人沒等到,等的卻是一條短信,“公司那邊臨時有個客戶,我去陪了。”

    之后,就沒有之后了。

    無論尋真怎么打,后者就是不接。

    看著手中精美的項鏈,尋真拿起聞了聞,一股超好聞的香味撲面而來。

    奇怪,這條項鏈不是讓那個富家女給拿到手了么,怎么會跑何義飛這邊呢?

    該不會真的花了五千萬買的這條項鏈吧??所以他才不好意思跟自己說的?

    嗯,差不多!

    這個小王八蛋,啥時候攢了這么多錢,難道是貸款,借錢湊的?

    真能花錢,不過尋真是開心的,這個男人肯為自己花錢,說明他心里是有自己的。

    不得不說,這條項鏈真的是漂亮,左看右看都漂亮的不得了。

    那個女人用了五千萬梭哈的海洋之心,阿飛拿回來,至少也得是五千萬打底。

    不行,他沒這么多錢。

    想了想,尋真將項鏈掛在脖子上以后,隨即拿出電話給張耀陽打了過去。

    張耀陽接到閨女的電話老開心了,聲如洪鐘,“大姑娘!”

    “爸,干啥捏?”

    “你方阿姨來了,一起吃個飯。”

    尋真瞇著眼睛,調皮的說道:“哎呦,我媽不在家,你就私會大美人是不。”

    “小孩子胡咧咧什么。”

    “哈哈,你們在哪,我去找你們,幫我媽守著點。”

    “辦公室了,過來吧。”

    秩序公司,單單是張耀陽的辦公室就已經趕上何義飛辦公室兩個都大。

    張耀陽與方柔盤膝而坐。

    方柔,電視臺的一姐,形象,氣質俱佳,年輕的時候妥妥的大美人一個,即便現在老了,也足矣秒殺一片少婦。

    她的背景極其身后,老公是S海的一把手常威,常領導!

    據說這次張耀陽能夠平安渡過上次槍擊紀宗澤事件,全靠面前這個叫方柔的姑娘在其中幫忙。

    “方阿姨!”

    一進屋,尋真便甜甜的叫道。

    “幾個月不見,尋真更漂亮了哈,越來越像大姑娘哩。”

    “哪有方阿姨漂亮,我爸說要是我能有方阿姨一般的氣質,也不愁找不到對象。”

    “哈哈,你爸夸我呢?”方柔笑呵呵的看了眼張耀陽,整的后者老臉一紅。

    “那可不,他一整喝多了跟我媽吵架,說當初娶的應該就是方阿姨,而不是我媽那個小潑婦。”

    “哈哈。”

    “張尋真,別瞎白話!”張耀陽及時呵斥一句,問道:“你干啥來了?”

    尋真嘿嘿一笑,挽著張耀陽的胳膊,“爸,大閨女這不是想您了嘛,來看看您。”

    “停,打住,少忽悠我。”張耀陽習慣性的從錢包里拿出一小疊人民幣丟給尋真,“兜里就這么點錢,滾犢子。”

    尋真看都沒看,不滿的說道:“爸,你看看你,侮辱我呢是不,大姑娘在你心中的形象就這樣是不,我好歹也是一家公司的老總,會差你這點錢嘛。”

    張耀陽白了她一眼,根本不信她的大忽悠,扭頭看向方柔,“借我點錢,回頭我讓丫丫還你。”

    “咱倆之間談什么借。”方柔直接從錢包里拿出一張卡丟給尋真,“吶,孩子拿去花。”

    “真不用,我有錢。”尋真眼珠子提溜一轉,將脖子上的海洋之心碎片給拿出來,顯擺著問道:“爸,方阿姨,你倆看看這是什么?”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