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43章:你是我的驕傲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43章:你是我的驕傲

 熱門推薦:
    唐誠旗下藝人均是兩倍,甚至三倍的溢價價格挖過來的,還沒賺錢便直接封殺,這明顯是斗氣行為,最后損失是誰?可想而知!

    這是一種極其不成熟的做法,張鈺琪自然是不允許的,當下冷冷的說:“唐誠,我與你合作,是為了賺錢,而不是幫你當斗氣的工具,如果你的城府也就這點,那我們家是時候考慮終止合作這件事了。”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停止的,何義飛即將完蛋,我們要趁他病要他命。”唐誠瘋狂的說道,在他看來,這是弄到何義飛最好的機會,絕對不能退縮。

    何義飛已經進去了,他們的公司遭受著最慘烈的攻擊。

    雖然他們開始還手,但唐誠認為,明顯何義飛他們更加危險。

    不說別的,唐誠這邊挺多損失點錢,旗下藝人遭封殺。

    對于唐誠來說能夠用錢解決的事便不叫事,用錢出這口惡氣,比什么都值!

    唐誠認為堅持下去,他肯定是贏家。

    他要當著周舟的面親手打敗何義飛。

    “你真的是瘋了!”

    張鈺琪見勸不住唐誠,轉身離去。

    唐誠與龐天耀兩個人綁到一起,唯獨張鈺琪并不想去惹何義飛。

    說句實話,最開始爭奪光腚洗浴的時候張鈺琪并沒有將何義飛他們這伙人放在眼里,可是隨著跟何義飛他們接觸的越多,呆的時間越久,漸漸地發現這幫人有他們的生存之道。

    如果說唐誠跟龐天耀在做某些事情還能有所顧忌的話,何義飛他們便像是初出茅廬的小子,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前進。

    可是張鈺琪無論怎么勸說唐誠,怎么勸說龐天耀,后者根本不聽!

    當下,張鈺琪便只跟母親說了這樣一句話,“攢錢,攢家產,也許,龐天耀會在頃刻間倒臺。”

    張鈺琪沒有推脫,主動出面跟工人道歉,并找了一個非常合適的理由。

    不僅在一天之內就將工人所有的工資都給發了,還說了最真誠的道歉。

    美女出面且態度良好,使得大家都原諒了他們的行為。

    老雜毛拿著工資心里爽到不行,多次向少爺表示感謝,并且一再承諾,肯定讓女兒過來幫何義飛打官司,進快出啦。

    “我不是吹的,我女兒打官司,十場贏九場,剩下一場別人都得棄權。”

    “你個老雜毛快別吹牛逼了,趕緊回去商量你女兒,我大哥在里面受罪呢。”唐沒毛笑呵呵的說道,愈發的感覺這個老頭真的好相處。

    老雜毛老想在這幫小子樹立些微信,可沒人慣著他啊。

    大約一個小時后,老雜毛回到家,給女兒做了一頓飯。

    江韻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了家,一進屋本想進廚房找水喝,意外的看見老爹。

    剛開始還以為是幻覺,揉了揉眼睛驚訝的說道:“爸你啥時候出來的?”

    “昨天就出來了,沒吃飯呢,我給你做的你最喜歡吃的炒蒜苔。”老雜毛笑呵呵的將圍裙脫下,這些年一個人將江韻帶大,又當爹又當媽,看著女兒一天比一天優秀,心里甭提多高興了。

    “我得先喝口水,渴死我了,今天幫人打個官司,你都知道老氣人了,你就說吧,人家新買的一臺保時捷,到手還沒熱乎呢,故障燈就亮了,銷售人員直接就變臉了,往售后拖,售后呢壓根不理,打電話就是含糊其辭,氣死我了,一個高端品牌怎么能有這樣的工作人員,我幫他打贏官司了,那個可惡的銷售也被開除了,爸,我厲害吧。”

    每次一有官司后,江韻就習慣性的回來跟老爹講,似乎已經成了習慣。

    雖然江韻從小沒有媽,可她的性格卻不像單親家的孩子那樣片內向。

    屬于一個活潑開朗,能說會道行的姑娘。

    她從來不認為沒有媽而感到自卑,父親的愛給她一點不比別人家的少。

    她很滿足,也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這年頭不就這樣么,你沒掏錢之前,人家把你當祖宗供著,你花完錢買完車之后他們就是祖宗跟借錢一個道理,呵呵。”老雜毛順勢啟開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江韻不由分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得意的說:“爸,我今天小賺五千多塊哦,咱倆距離買大別墅又進一步呢。”

    “大別墅爸是不想了,這錢就留給你當嫁妝,爸沒啥本事,住這個房子就挺好。”老雜毛挺實在的說道:“爸也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哦?什么好消息,說來聽聽。”江韻放下手中的脾氣,雙手枕在桌子上,一臉認真的看著老爸,在她看來,陪伴才是最幸福的生活,兩個人聊天的時候從來沒有表現出不愿意聽甚至不耐煩亦或者敷衍的情緒,每一次都像兩個很好的朋友在一起聊天。

    老雜毛這個人很開明,不像其他父母那樣死板。

    恰巧江韻這個丫頭非常懂事,兩個人特別合拍。

    老雜毛常常以有江韻這么優秀的姑娘感到驕傲。

    同樣的,江韻也以這么開明幽默的老爸感到自豪。

    “你爸我以后不再是工地扛水泥的了,升官了,保安部的經理!!一個月一萬塊,厲害吧。”老雜毛得意洋洋的炫耀著。

    “你不會被人騙了吧,人家干啥就要你當保安經理啊?”江韻可不信天上掉餡餅這種事。

    “騙啥啊,爸進去這幾點碰見貴人了,我在里面幫過他幾次,他為了感謝我,正好公司缺個保安經理,誰干都是干,就讓我去干了。”

    “什么公司啊?”老爸是個熱心腸,這一點江韻早就知道,但她還是擔心沒啥文化的老爸被人騙,當下追問道:“有合同嗎,拿來我看看。”

    “必須有呀,我給你拿哈。”老雜毛興奮的將合同拿給江韻,“人跟我簽了十年合同呢,你老爸這身體干到退休沒問題,人家可是正經大公司,不帶騙你爸的,再說你爸這么窮,也沒啥可騙的。”

    老雜毛沒好意思說人家是看上你了,所以才給自己這么好的工作崗位。

    “飛馳娛樂有限公司??!!你在這公里工作??”

    江韻瞪大了眼睛看向老爹,一臉震驚!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