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45章:深藏不露的老江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45章:深藏不露的老江

 熱門推薦:
    看著姑娘期盼的眼神,一剎那回想起當年的故事。

    如果不是當年的自負,韻兒媽也不會死…

    這些年,老雜毛一直裝瘋賣傻活在深深地自責當中。

    這個世界他看的比誰都透,卻不愿清醒的活著。

    有的時候寧愿活的傻一點,傻子比聰明人的快樂更簡單。

    自嘲一笑,將杯里的啤酒喝光,恢復成傻了吧唧的樣子,老雜毛說:“我?無非就是一個死了妻子,跟著女兒相依為命的窮苦包工頭罷了。”

    看著父親如此自嘲,江韻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她知道自己老爸有故事,卻怎么也不跟自己說,心里異常難受。

    這些年,老雜毛告訴江韻,母親是出于病死的,但江韻明白,絕對不是!

    看著老爸搖搖晃晃的醉倒在床上,江韻無奈的嘆了口氣。

    看了看老爸的合同,又看了看何義飛,少爺他們這伙人的資料,出神許久。

    次日,在老雜毛的引薦之下,江韻見到了少爺。

    “哎,美女,你好你好,快進屋坐。”

    少爺流著哈喇子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江韻,美,真的是太美了。

    這種女人在少爺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個詞,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少爺之前遇到的每一個女人他都想上,唯獨面前的江韻,卻沒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想好好疼愛的那種。

    猥瑣…這是江韻看見少爺后心里唯一的想法。

    跟別的女人不同,其它女人見到少爺的時候那真的就是仿佛見到了真的吳彥祖一般,迷戀的不行,連說話都是緊張的。

    江韻自帶氣場的坐在那,冷冷的看著少爺,開口便是,“你們真的很無恥。”

    少爺樂了,笑呵呵的倒了杯茶,“從你這么可愛的女孩子口中說出無恥兩個字還挺有意思。”

    “不喝,怕有毒。”江韻帶著怒意說道:“你們真是可以啊,冰城找不到律師幫你們做辯護,就給我爸下鉤子,讓我不得不幫你們辯護,人渣。”

    “你這小丫頭長得白白凈凈,還是律師出身,一口一個無恥,一個一個人渣不覺得有失身份嗎?”

    “說什么話要針對什么人。”江韻絲毫不給面子,在她心里,少爺就是這樣一種人,憑什么要給他好臉色?

    “好,你要覺得我張遲讓你老爸來我們公司上班是為了讓你給我們辯護律師的話,你有點太低估我的實力了。”少爺直接將合同拿出來,當場就給撕了,隨后聳了聳肩,在江韻愣神的功夫中,超霸氣的說道:“是,冰城是在唐誠的慫恿下,買通你們各個律師行的老板讓他們拒絕替我們出辯,但你以為我真的找不到律師了嗎?隨便一個電話,s海那邊的律師打車都得過來,搶著為我們做事,你信么。”

    這能裝逼……江韻心里暗暗想著,嘴上卻說:“好哇,既然你這么自信那就從s海那邊調律師來嘛,何必為難我呢,我是真的不想給你們這種惡人做辯護律師,還要冒著得罪老板丟了工作的風險,您行行好,去找s海的律師吧,反正我賺的錢可以養活我爸,沒必要來你這里當個什么小保安。”

    “哈哈哈,真是可笑。”少爺放聲大笑,隨即嗷嗷裝逼的說:“我讓你爸來我公司上班,找你給我做辯護律師,我唯一的目的就是看你長得好看,想泡你,你走,可以走,并不耽誤我泡你,隨便啊,走吧。”

    “人渣!”

    江韻狠狠的瞪了眼少爺,扭頭就跑。

    “別別別,閨女別走,咋的了,有話好好說嘛。”

    老雜毛及時將抬屁.股就走的江韻給攔了回來,懇求著說道:“你這一走老爸的工作就沒了啊,我這么大歲數了真不想去工地干活了,一整還要不出來錢,難受,我在這吹吹風,喝喝茶,溜達溜達一個月一萬來塊,干啥不行啊,閨女,消消氣。”

    少爺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還是很有逼格的坐在那喝茶。

    看得出來,江韻這種女孩子需要霸氣一點的男人當男朋友。

    你要是跟她慫了吧唧的,只會讓她看不起,在被她的氣場一壓,想泡她,根本沒希望。

    少爺就得劍走偏鋒,剛柔并濟來對付她。

    “我養你,咱不跟這樣的人渣呆一塊受氣。”

    “這怎么行,老爸有手有腳的,又不是動彈不了讓你養啥,就算你養我,以后你男朋友也愿意養我啊?不現實,知道不。”

    “沒事,老雜毛我愿意養你!!只要韻兒愿意做我女朋友。”

    “上邊去,你個小雜毛閉嘴!”老雜毛狠狠地瞪了眼少爺,示意他別搗亂,隨后又苦口婆心的勸著閨女。

    “爸,你啥也不用說了,我不可能給這種人做辯護律師的。”

    老雜毛急眼了,開始裝可憐,“你為了爸忍一忍能怎么的,這么些年,爸一把屎一把尿的給你帶大,為你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閉門羹,就你上高中那次,由于壓力太大緊張到發揮失常,爸為了讓你進重點,求爺爺告奶奶,送了多少禮才……”

    隨后老雜毛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著自己多不容易,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就有一種被一百個人侖了還不負責任,找不到誰是孩子的媽媽那種感覺,你們懂得。

    終于江韻聽不下去了,“哎呀行了,你別裝了!!”

    話音落,隨即又回到少爺面前。

    咣的一生,將背包扔到桌子上,冷冷的說道:“看我爸的面子上我幫你做這次辯護律師,但是價格我必須提前跟你談好了。”

    少爺勾起一絲冷笑,“0468地區,除了我沒有人說下面這句話的資格,聽好了,不要跟我談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叫事,你隨便開個價格,我都接手,這玩意對我來說就是紙!”

    “你是真能裝!”江韻說:“我多的一分錢不收你,正常價格收你就你,但如果我為了幫你做辯護律師,一旦被上頭開除了,你必須要給我找一份同樣的工作,且薪水不能低于現在的,亦或者按照我的職業生涯計算,賠償我的薪水。”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