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50章:無巧不成書(感謝我叫螃蟹的解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50章:無巧不成書(感謝我叫螃蟹的解封)

 熱門推薦:
    “快走!”

    見到李大寶子死了后,毛毛低聲喝了一句,兩個人立即離開病房。

    聽到一些吵鬧的聲音,病房里這才有人下地慢悠悠的開燈,李大寶子瞪著眼睛死的樣子嚇壞了眾人。

    “護士,護士!!”

    眾人一個人反應過來,連忙跑出走廊大喊著。

    二十分鐘后。

    “哥,我辦完了!!”

    毛毛滿頭是汗的看著少爺,一旁的豆豆雙眼無神,第一次做這種事的他們顯然嚇得不輕。

    “出去躲一躲,風頭避了再回來。”

    少爺丟給他們一張銀行卡,“有事打這個號碼。”

    “好嘞,哥,我們走了。”

    毛毛跳進一臺事先準備好的捷達,在全城未封鎖之前率先離去。

    別看毛毛剛才說的輕松,實際只有他的壓力最大。

    一路上,毛毛的汗一直從額頭往下飆,眼睛瞪得老大,剛剛李大寶子死去的那一幕一直在他腦海里不斷地盤旋,不斷地出現。

    “啪!”

    毛毛狠狠地給自己一巴掌,極力的高速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

    “哥,前面有JC!!一定是來抓咱們的,怎么辦?”

    豆豆哆嗦的指著前面的JC,驚恐的尖叫著。

    “別他m叫!”

    毛毛低聲喝了一句,隨即深呼吸幾口氣,極力的告訴自己要冷靜!

    JC伸手,沖他比劃車靠邊停。

    “不行就他m硬闖。”

    毛毛將軍刺別在車座子底下。

    豆豆沒說話,呼吸卻愈發的急躁。

    “啪!”

    毛毛給了豆豆一巴掌,怒道:“你他m別害怕,有我呢,你是想害死我嗎!”

    豆豆趕緊閉著眼睛,裝睡。

    “啥事呀,哥。”

    片刻后,毛毛搖開車玻璃,笑呵呵的問道。

    “查酒駕,吹口氣,來。”

    “哎,好嘞。”

    毛毛相當配合的吹了口氣,結果顯示正常。

    毛毛笑呵呵的說:“我是好公民,不會酒駕滴。”

    “行,走吧。”

    交J大手一揮,毛毛掛上檔就要跑。

    “等會兒!”

    突然,另外一個JC盯著毛毛看了看,又盯著豆豆看了看,四鎖起來。

    豆豆閉著眼也能感受到有jc再看他,更加的害怕了!身上的汗已經將全身都打透了。

    如果將他們發現,這哥倆死路一條。

    毛毛瞇著眼睛,笑呵呵的看著jc,手卻摸向坐墊子下面的軍刺……

    這小子若是發現,一軍刺干倒他,硬闖!

    此時,毛豆組合已經沒有退路!

    “開車系著安全帶!”

    半晌后,思索的JC冒出這么一句。

    毛毛瞬間松了口氣,笑呵呵的說:“哎,知道,放心吧,JC哥哥。”

    “走吧!”

    幾名交J又去查下一輛車。

    “真他m嚇人。”

    豆豆渾身都癱軟了,“要不說這虧心事不能做,做了之后看見一個JC咱都害怕。”

    “瞧你那幾爸膽子,怕啥子,咱們今天做的這件事,飛哥他們以后一定不會虧待咱們,等于咱們已經表態了,跟他們是綁在一起的人了,以后榮華富貴,咱就享之不盡!”

    毛毛眼里帶著瘋狂,消失在夜色之中。

    當天夜里,剛剛洗完澡正在客廳中擺楞電腦文件的唐誠接到張鈺琪的電話,整個人都懵掉了。

    “什么??!!李大寶子死了??誰干的。”

    “你說呢,這種事是誰干的,我告訴你唐誠,不要去惹何義飛這伙人,不然今天的李大寶子就是明天你唐誠的下場,我告訴你,我們之間的合作關系到此為止!”

    “嘟嘟!”

    電話掛斷。

    唐誠呆立在原地。

    “f.uck!”

    唐誠怒罵一聲,陰沉著臉,該死的何義飛,你們竟然這么殘忍。

    想了想,他給周舟發了一條信息,“周舟,你不要再玩火自.焚了,離那幫S人犯遠點!”

    周舟壓根就沒搭理他!

    另外一邊,張鈺琪沖龐天耀說:“爸,真的不能在跟唐誠合伙對付何義飛了,他們現在已經逼的無路可走,見誰都咬的狀態,在這樣下去。”

    “夠了,你覺得我會怕那幫小屁孩?”龐天耀不屑地說道:“這件事你不要管了,以后安心做你的夜場那邊就可以了,還有,不要跟何義飛他們走的近了。”

    “爸,你聽我一句勸吧。”

    “夠了,琪琪,你終歸是個女孩子家,這件事不要跟著參合了,我會解決的。”龐天耀覺得,自己的這個閨女已經開始胳膊肘向外拐了,如果再讓她跟何義飛那幫人處下去,結果只會超不可預期的發展方向走去。

    “爸!”

    張鈺琪還想說什么,后者已經借故工作了。

    只好回到家中,找到母親,跟她說了這些事。

    一向性格溫和的母親卻在這一次站在了龐天耀的立場。

    “媽,斗不過他們的!”

    “斗不過也要斗,你不知道張耀陽當年將我害的多慘,我要報復他!你不要跟你龐叔叔頂嘴,知道嗎,如果不是他收留我們母女,我們這會已經餓死在街頭了,張耀陽帶給我們的傷害,你不許忘了,但凡跟張家有聯系的人,統統不許對他們心眼,知道了嗎!!”

    “媽,我知道了。”

    母親的眼里盡是憤怒,張鈺琪知道那是親生爸爸帶給她的痛。

    雖然自己為了讓母親高興一些,才管龐天耀叫的爸爸。

    可誰都明白,親生父親帶給的傷害,根本就不是下一任出現后就能彌補的。

    第二天,曹耕嘉帶著憤怒找到少爺他們,并例行公事檢查一番。

    話里有話的說道:“你們輕點得瑟吧!”

    少爺聳了聳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全部帶走!!”曹耕嘉不由分說的將少爺他們幾個又抓了回去。

    就在一個單獨的小屋內,曹耕嘉示意所有人都出去,屋內只留下少爺跟他兩個人。

    將監控,錄音全部關掉后,曹耕嘉這才開口說:“李大寶子實名舉報何義飛,轉頭他就讓人在醫院干死了,而你們公司的毛毛,豆豆兩個人剛好一夜之間就離開了,你不覺得這太巧合了,真的拿所有人都當傻子嗎?張遲!!”

    少爺死不承認,“天下巧的事多了,沒聽過一句話么,無巧不成書,沒有這么多巧合,那些攥書人怎么寫那么多故事,我們的生活又怎么會如此豐富多彩?那有的人走走道就讓東西給砸死了,不也是挺巧的么?”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