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51章:燦然呢?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51章:燦然呢?

 熱門推薦:
    “你不要再那跟我扯淡。”

    曹耕嘉好懸讓少爺給氣吐血,他又沒辦法說他跟張耀陽之間的關系,額頭鐵青的指著少爺,“你們的好日子沒幾天了,在這樣下去,早晚會吃大虧!”

    少爺意外的看著他,“不是,你啥時候這么關心我們了,整的好像咱倆是一伙的。”

    “你他m的…!”曹耕嘉欲言又止琢磨半天,最終說道:“別讓我們抓到毛豆,不然你們飛馳公司的人全都脫離不了干系。”

    說完,曹耕嘉踱步而去。

    少爺消化一番曹耕嘉的話,眼睛頓時亮了,扯著脖子來了一句,“ok!”

    曹耕嘉的話是什么意思?表面上好像是一旦我們抓到毛豆,你們這些人全都吃不了兜著走。

    實際上這不是在提醒少爺么,一旦抓不到毛豆,那就是啥事都沒有!

    這個曹耕嘉為什么要幫自己?少爺沒想明白。

    但他唯一肯定的就是飛哥沒事了。

    李大寶子一死,就沒有人能控告何義飛了。

    因為何義飛這時候正在里面蹲著呢,少爺他們這幫人也僅僅只能作為懷疑對象,他們又有不在場證據,什么都不能成立。

    終于,何義飛出來了!

    少爺開著飛哥的黑色奧迪,與騷七,唐沒毛,王中宇等人站一排。

    周舟,尋真,以及江韻父子站在另外一側。

    “歡迎飛哥出來唄!”

    少爺扯著嗓子喊道。

    “草,整的好像我真進去了是的。”

    何義飛咧嘴一笑,“辛苦兄弟們了!”

    “為我飛哥接風洗塵!”

    片刻后,一幫人來到一家大酒店。

    何義飛笑吟吟地問周舟,“公司的事怎么樣了?”

    “還好,董小姐的那個初戀男友出來將鍋全都給背了,你這邊讓毛豆將鍋全都給背了,咱暫時沒事了,而且董小姐這一次估計能做直接洗白,并有大紅大紫的趨勢,我的初步打算是讓董小姐直接接系,讓她的知名度拉一波流量。”

    何義飛聽后給予意見,“遠遠不夠,公司出錢,用她的名義捐希望小學!盡量挽回她的形象,青春期叛逆的時候道歉是情有可原的,哪怕咱們做的這件事別人知道是在作秀,但一定要做!李大寶子不是死了么,想辦法將他旗下產業給吞了,現在光有一個唐誠不頂多,咱們用他們的辦法將他反將一軍,這會他也難受呢,趁他病,要他命!”

    “飛,要不,算了吧。”周舟為難的說道:“我不想跟他撕破臉皮。”

    何義飛一楞。

    唐沒毛跟著說話了,“周舟他一心想將咱置之于死地,現在的我們腹背受敵,能解決一個是一個,越是留他們,咱們越不容樂觀。”

    “可是…”

    “行了。”何義飛看出周舟為難了,便說:“唐誠的事放在一邊,一個毛頭小子并不能將咱們怎么樣,這次不是龐天耀給他撐腰的話,唐誠也翻不起什么風浪!”

    “我爸一天也不知道尋思啥呢,一個龐天耀都解決不了,還天天吹自己是東北扛把子。”少爺挺無語的說道:“現在毛豆上外面躲著了,等著風頭一過,回來弄死龐天耀,一了百了得了!”

    “不行,毛豆已經被曹耕嘉他們盯上了,若是在犯案,一定會出事,龐天耀做公司這么多年,我就不信他沒有偷稅漏稅這一事,本來之前看在張鈺琪的面子上,我不想針對那老登,現在無所謂了,開整吧,他們是看我何義飛這段時間太消停了,誰都想坑我一把呢!”

    江韻看著少爺,阿飛這幫人,就有一種不是一路人的感覺。

    當下站起身敬了飛哥一杯酒,“飛哥我是江韻,你這次的辯護律師,雖然你現在出來了,但是曹J那邊隨叫你還得隨時回去,飯我就不跟你吃了,等下你忙完,我回頭跟你對下流程,因為李大寶子雖然死了,可唐誠那邊并未放棄告你。”

    “他還在掙扎是嗎?”

    “是的,唐誠說他親眼所見,是你動的手,你現在只屬于保釋階段,gaj并不能一直關押你,所以你現在是隨叫隨到,官司一旦開庭,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江韻極為專業的說道:“之前我就告訴少爺,S人并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他偏偏不聽,這件案子無論是你s了李大寶子還是唐誠,仍然會繼續,因為他的背后還有龐天耀在推波助瀾,你想盡快翻身,簡直不可能。”

    “也就是說李大寶子之死不僅沒有將問題解決,反而更嚴重了?”

    “是的!”江韻點了點頭,輕描淡寫的說:“我已經被上頭領導點名批評,最近一直在找我麻煩,我稍有一個不慎,可能也會被他們開除,我想請你做好準備。”

    “如果你真的因為我們被開除,我會安排少爺讓你去更好的律師行,相信我。”

    何義飛說話的時候極為認真,沒有少爺的那種輕浮,江韻選擇相信。

    “那好,酒我就不喝了,讓我老爸陪你們喝。飛哥,有事我們電話聯系。”

    說完江韻邁步就走。

    “韻兒,我送你!”

    少爺夾著褲襠追出去。

    “燦然怎么沒來呢?”

    何義飛笑呵呵的問道:“這大冪冪剛才都跟我發短信了,說一下飛機就往這干,為飛哥接風洗塵,這我小妹咋回事,連個動靜都沒有呢?”

    何義飛是故意問的,他看出有點不對勁了。

    少爺平常的時候喜歡聊騷,這個無所謂,男人嘛,都一樣。

    可少爺對江韻的態度明顯就是那種死氣白萊上桿子舔的狀態,這可不像是少爺的作風。

    “哎呀,肚子疼,我去拉屎。”唐沒毛捂著肚子就跑了。

    “毛哥我陪你拉,這菜好像壞了。”騷七跟著就跑了。

    “你倆是不是沒帶紙,我給你們送過去哈。”王中宇也不想背鍋,刷刷的就走了。

    “咋回事?”何義飛將目光看向周舟跟尋真。

    “還能咋回事,你兄弟跟你花心,玩夠了人燦然給人甩了,這不泡江韻呢么,還有啥看不出來的。”尋真挺來氣的,自從知道少爺給燦然甩了之后,已經揍自己老弟一頓了,奈何沒辦法,后者臉皮厚,咋打都是嬉皮笑臉的,尋真恨不得都要跟他斷絕姐弟關系了。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