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52章:討個說法(感謝我叫螃蟹的解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52章:討個說法(感謝我叫螃蟹的解封)

 熱門推薦:
    “兩個人鬧點小別扭,正常,哪有不吵架的情侶,過幾天就好了,呵呵。”

    何義飛沒當回事的笑了笑。

    “這次可能是真的。”

    周舟開口說道。

    如果是尋真說出來的話可能會有一絲玩笑之意,那么周舟說話就代表著很大程度上的確定性。

    周舟這個女人從來不是那種信口雌黃,想到哪說到哪的姑娘,更不會隨意八卦別人有的沒的東西,每次說話都會經過深思熟慮之后方才開口。

    所以她開口,那么就是少爺鐵定不要燦然了。

    “燦然這幾天天天哭,很難受,你是她哥哥,過去勸一下吧。”

    何義飛沒說話,只是低頭吃著碗里的大米飯,一口一口的吃著。

    “吃完了!”

    當怒氣達到一個臨界點時,何義飛卻沒有發作,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后,面無表情的走掉了。

    “不好。”

    周舟趕緊說:“快點去追他。”

    老雜毛有點懵逼的看著兩位嚇得不行的姑娘,說道:“飛哥瞅著沒生氣啊?”

    “他越是生氣越沒動靜。”

    周舟極為了解的說了一句,拉著尋真就追了出去。

    “年輕真好……哎,這么多好菜不吃可就浪費了哦。”

    老雜毛好似想到他們年輕那會,笑了笑,接著吃桌子上的東西,似乎這種事在他眼中根本不叫事。

    是啊,到了老雜毛的這個歲數,除了生老病死,其它事,根本不叫事,很多東西在年輕人還在追逐的時候,老雜毛早已將其看透,云淡風輕的樣子倒也有些大師級別的修養風范。

    燦然超市,老板娘正在柜臺前輕點貨物,最近掃賭嚴重,也沒在店里放局子。

    “老板娘,燦然呢?”

    何義飛開口問道。

    “阿飛,你可算出來了,燦然最近怎么回事啊?怎么整天悶悶不樂的,給自己關在屋子里,也不吃飯,是不是跟少爺吵架了?”

    何義飛點了點頭,“我去看看。”

    “恩,勸著點這孩子,我早就說了少爺那種有錢人家的孩子不靠譜,她偏不聽,這會吃到苦頭了吧,等著少爺來的,看我不罵死他!”老板娘是個直爽的性格,平日里跟阿飛他們相處的非常好,對于女兒的這件事,老板娘自然是不樂意的,有啥就說啥了,從側面也能夠看得出來老板娘對少爺的態度并不只是女婿的這一角色。

    “少爺在哪,我他m踢他去。”老唐端著酒瓶子喝的滿臉通紅。

    “自己喝的啊?大白天整這么多酒干啥,別開車啊,外面全是抓酒駕的。”何義飛說了一句后,直奔著燦然的臥室走去。

    “咚!咚!咚!”

    何義飛敲著閨房的門,隱約能夠聽到燦然在里面的哭聲,卻沒有任何開門的意思。

    “咚!咚!咚!”

    何義飛又敲。

    “你們不要煩我,讓我靜一靜,我不吃飯,也沒事,不用管我!”

    張燦然帶著沙啞的聲音說道。

    “是我,你飛哥。”

    何義飛輕輕說道。

    里面沉默幾秒鐘,隨即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片刻后,門開了,張燦然一臉慘白的出現了。

    眼睛都哭腫了,臉色煞白,也沒化妝了,素顏朝天的樣子看得出來這些日子過得挺慘,而且,又瘦了。

    “傻丫頭。”

    何義飛心疼的說了一句。

    “哥,他不要我了。”

    張燦然撲進何義飛的懷里抱頭痛哭起來。

    “因為什么呢?”

    何義飛輕輕問道。

    “他有了別的女人,跟我在一起他累了。”

    “哥給你做主。”

    何義飛霸氣的拉著張燦然就往出走。

    “哥,哥,算了吧,他都不要我了。”

    “走就是了,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何義飛將張燦然拉到副駕駛,隨即系好安全帶,一腳油門悶了出去。

    老唐鄒了口啤酒,大舌頭浪跡的說:“燦然要是跟阿飛這小子過就好了。”

    老板娘撇嘴,也不知道是煩老唐喝酒還是不同意老唐的這番話,“得了吧,阿飛這孩子以前還行,你看看現在,三天兩頭換一姑娘,這幫人我就瞅你兒子挺老實,要不是咱倆處對象了,我說啥安排安排壯壯跟我閨女在一起。”

    “咱倆離婚就完了唄。”老唐齜牙一樂。

    “滾,上邊去,煩你,一天喝點馬尿大舌頭浪跡的,膈應人。”

    “嘿嘿。”老唐恍若未聞,就跟不是罵他是夸他一樣。

    “哥,別去了吧,少爺會生氣的,我不想因為我鬧得你倆不愉快。”張燦然有些怕少爺,性格天生就軟,這個沒辦法。

    “他有臉生氣嗎!”

    咯吱!

    輪胎摩擦的聲音在地面留下一道長長的劃痕,何義飛氣勢洶洶的找到少爺,順勢就往出這么一拉,“給我滾出來。”

    少爺讓何義飛耗的好懸沒站穩,“飛哥干啥啊,這么多人呢。”

    嘭!

    一拳將少爺悶的鼻孔穿血,咣咣連著補了兩腳。

    “飛哥,別打。”

    騷七一幫人嘩啦一下子圍上來拉著何義飛。

    “你他m神經病吧,有話不能好好說是咋的?”

    少爺讓揍的有點急眼,捂著肚子說道。

    “你媽了個*!我說啥了,別碰我妹,玩弄感情的事她跟你扯不起,我說沒說過,都他m起來拉著我干啥!”

    何義飛瞪著眼珠子氣哄哄的指著少爺說道,奮力的甩開騷七,唐沒毛他們。

    “是,你說過,可是此一時彼一時,我現在就是不愛了,你還能逼著我硬娶她嗎,以后我們也不會幸福的,我們之間的事,你也不懂,就別跟著參合了。”

    少爺扯著脖子煩躁的喊道,隨即看向張燦然挺來氣的說:“本來我對你還有點愧疚,你倒是好,還找飛哥過來幫你出氣了是嗎,我告訴你,咱倆不可能了,無論你找誰。”

    少爺的潛臺詞是感情是兩個人的,并不是你一廂情愿,或者別人逼這兩個人在一起。

    “我沒有。”

    面對少爺凌厲的逼問,張燦然只是軟弱的流著眼淚,像這樣的性格確實沒辦法降服少爺這頭猛獸。

    “現在說感情不能勉強了,你他m當初追我妹的時候尋思個幾爸了??!我就問你,一個男人對你的女人沒有擔當,你還能叫男人!!見一個愛一個?這樣就好了?”

    “你別他m說我,你不也是這邊睡著我姐,那邊跟別的女人互相曖昧嗎!!”少爺吼道。

    何義飛瞬間語塞。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