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67章:老房子(感謝騷七老師的解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667章:老房子(感謝騷七老師的解封)

 熱門推薦:
    有些人永遠都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試探,唐誠便是如此。

    何義飛看在周舟的面子上,一而再,再而三的放過唐誠。

    然而唐誠并不知道周舟在里面幫了多大的忙,以為何義飛不敢得罪自己呢,于是他更加的上臉。

    “咱們的事明天上班的時候在說,你先回去吧。”

    “好!”

    岑袖豪將唐誠打發走,帶著小女警來到納帕Y俊住宅住,這里的房價平均一萬七一平米,住在這里的人不敢說都是富人,指定沒窮人。

    “諾,打開看看,喜歡嗎。”

    岑袖豪丟給小女警一把鑰匙,笑呵呵的說道。

    “這是?”

    小女警一楞,心里隱隱約約的感覺好像要知道些什么了。

    “打開看看嘍。”

    岑袖豪笑著做出一個有驚喜的表情。

    咯吱!

    小女警將房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裝修奢華的三室一廳的房子。

    “吶,你看哈,這是我們的主臥,你喜歡的簡約風格,次臥呢,是裝修的公主房,到時候我們生一個乖巧的女兒就住在這里,另外一間房呢,就作為你的書房,平常的時候你可以在里面寫寫字,聽聽歌,吶,我在帶你看看廚房……”

    單單是這個房間里的裝修,就沒低于四十萬,可想而知裝修的豪華程度有多夸張!

    小女警這輩子都沒住過這么好的房間,簡直如夢似幻,當下感動的不行。

    “謝謝你,阿豪。”

    “嗨,咱倆之間這么客氣干什么,媳婦你記住,我的就是你的。”岑袖豪笑吟吟的摟著小女警說道:“要不是咱倆的身份不能太張揚,說什么都得給你整一套復式二層小別墅。”

    “這就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嗯,以前的老房子賣了吧。留著也沒什么用。”

    “再說吧。”

    小女警打心眼里不想賣掉老房子。

    落地窗前,小女警出神的看著魅力的冰城,一時間感慨萬千。

    當初走的時候是一種心境,本想著一走就是五年。

    誰曾想命運弄人,短短兩年不到就已經回來了。

    而這兩年時間的里,發生了太多太多。

    何義飛,我真的回來了……

    “媳婦,以后我們就住在這邊,我呢,一會兒有個酒局,都是領導,非去不可的那種,今晚就沒辦法陪你了,可能會回來的很晚,你就先睡,不要等我,我有鑰匙。”

    “嗯嗯,少喝點酒,注意安全,我想去老房子看一眼,可以嗎?”

    “去唄。”

    說完,岑袖豪便離開了。

    而小女警則是打了一輛出租車奔著以前的老房子走去。

    現在的房子是大了,是好了,可是人也更寂寞了。

    老房子是小了點,舊了點,相比較之下破了點,卻莫名的給小女警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這里的點點滴滴都是她跟何義飛以前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小女警哭了,哭的很慘,仿佛在告別自己的青春一樣。

    一道微弱的亮光從門口亮起,小女警猛地看向門口。

    “誰!”

    火光熄滅,小女警快速的將屋內的燈打開,隨即奔著門口跑去!

    然而除了地上的一個煙頭之外,再無其他。

    經典玉溪1979,而且煙頭全是牙齦。

    在小女竟然認識的人力只有一個人喜歡抽煙咬煙頭的,他曾經痞里痞氣的告訴自己,就喜歡咬煙頭跟咬乃頭的感覺是一樣滴。

    為此小女警層罵他是小流氓。

    “何義飛是不是??”

    小女警跑到門口喊道:“我知道你來了!別躲了。”

    噔!噔!噔!

    小女警聽到有人往樓下跑,緊跟著猛地追了下去。

    當追到門口的時候就只見門咣當一聲關掉,然后瞬間安靜了。

    周圍全都高高大大的樓房,什么都看不見。

    小女警帶著莫名的情緒說道:“阿飛,我知道你就在一旁,別躲著我了,出來跟我說說話行嗎。”

    靠著墻壁另一側的何義飛情緒有些復雜,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出現。

    原本在雪停了以后,想出來走走的,這不尋真跟自己吵架呢么,張鈺琪又在忙乎龐天耀的事,少爺他們在忙著追江韻,自己一個人沒啥意思就尋思溜達溜達。

    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小女警家了,何義飛手里其實還有一把鑰匙,心想好久沒人住了,進去看看怎么樣了,萬一漏水,跑電啥的也能給整整。

    然而走到門口的時候就發現門沒關,接著往里一看,便看見小女警在那哭。

    他明白這是小女警觸景生情了,整的何義飛自己心里都跟著有些難受。

    然而沒到片刻的功夫,小女警就發現自己的存在,當下趕緊跑了。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咬煙頭的樣子我不會認錯的,好,我知道你不想見我,沒關系,但我要告訴你,岑袖豪回來了,他只有立功才能上位,而你就是他的首選目標。”

    唰!

    何義飛出現了。

    就這樣站立在小女警面前。

    何義飛比小女警高出半個腦袋,居高臨下的說道:“你是傻子么,你老公抓我立功上位,享福的是你,你將這些事都告訴我了,他會怎么想你?”

    “我……只是不想看你遇到危險。”

    “停,收起你那無聊的好心,他想跟我碰一下,盡管來吧,我何義飛等著!”

    “不逞強了行嗎,你是斗不過他的。”

    “那他又如何斗我?”

    “唐誠!”

    小女警非常簡短的回道。

    這老小子還在整事啊,看來不給他點顏色瞧瞧,真的要飄啊。

    “你心里還有我?對嗎?”

    何義飛突然就笑了,笑的很邪惡,將頭慢慢的探了下去。

    “別這樣,我們不可以了。”

    小女警沒有昔日雷厲風行的架勢,反倒是像一個臉紅的小姑娘一樣,低著頭往后退,往后躲。

    “啊!”

    當一只腳絆倒在后面的石階上,小女警身子失衡倒了下去,幸好何義飛手快一把摟過她的腰,兩個人的姿勢極為曖昧,像極了偶像劇里的劇情。

    “何義飛,不可以,我是岑袖豪的準新娘,你在對我這樣,我不客氣了。”

    小女警微紅的臉蛋里透露著一絲不容拒絕的語氣,這樣的語氣使得何義飛非常討厭!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