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13章 龍哥出手,天下我有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13章 龍哥出手,天下我有

 熱門推薦:
    “你也知道我只是個小小的副廠長,這件事已經通知正領導了,他拍板做的決定我也沒辦法啊。”劉剛一臉為難,將鍋甩給上面的領導。

    這也反應了當下一個很現實的社會,某些事老百姓想要找人為自己做主找不到,一個推一個。

    副的推給正的,正的退給經銷商,一個推一個,到時候轉了一圈,找的那個人都懵了。

    尋真是啥?開公司的領導,這點小套路她還不懂么。

    “劉哥你是不是真當我只是個會花錢什么都不懂的狗屁富二代大小姐呢?”

    終于,尋真有了怒意,被劉剛這人圓滑的腦子給整的生氣了。

    “你看,真真咱們這么長時間的關系了,劉哥騙誰能騙你么。”

    劉剛一臉委屈!

    “咣!”

    尋真猛地拍向桌子拿出上位者的姿態說道:“咱倆的關系好到讓你找人來砍我是嗎!”

    屋內頓時安靜,劉剛額頭冒汗,一時竟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張尋真就這樣真真切切的將這事給當面說出來了,弄得很尷尬。

    這時,就需要有人出面緩解尷尬了。

    菜刀狂魔蔡漢龍猛地站起身,一拳將劉剛轟倒,緊接著用手踩在他的手腕上,抬刀就剁!

    “啊!!”

    伴隨著一聲驚叫,劉剛的小拇指被砍飛。

    蔡漢龍陰著臉,臉上的傷疤猙獰恐怖:“跟他廢話什么,這種人越跟他好臉他就越賽臉。你找人砍傷了我們那么多兄弟,要你一根手指不他m過分吧?自己說!!”

    “不……不過分。”劉剛磨著牙回道,給他疼的險些昏厥過去,屋內的妻子看到這一幕,雙手捂著嘴,拼了命的不讓自己叫出來,但就是不敢出來。

    “貨能不能發?想好了在回答,回答不滿意,我就在剁你,老子連人都敢殺,不在乎你這幾根破手指頭,我他m讓你為了一點點錢背信棄義,我讓你有命賺,沒命花!”蔡漢龍簡單粗暴地回著。

    “能發,能發!”

    “這回能發了是吧,真他m賤,呸!”蔡漢龍啐了一口,隨即直徑走回尋真的旁邊,一副我功成身退的表情,剩下的就是你的事了。

    尋真給他豎起一個大拇指,小聲來了句:“龍哥真牛逼。”

    隨即看向劉剛:“劉哥我也不想鬧成這樣,但你別忘記我的身份,哪怕你就是找人給我砍死在h州了,你覺得我老公,我老爸能放過你么?大大小小你也是個副廠長了,做事之前動動腦子,別被利益沖昏了頭腦。”

    “是是是。”劉剛連著說了聲是。

    “這樣,也別說我張尋真欺負人,之前的價位咱們怎么走的,現在就

    怎么走,我要求你立即發貨!”

    “行!”

    “別光行,你倒是去辦啊。”

    隨后劉剛便開始打電話,要求送貨,在尋真的陪同下,兩個人去了醫院,將手指頭包扎,斷肯定是斷了,在接上不可能了。

    至于x先生那邊劉剛愿意怎么解釋就是他們的事了,跟尋真就沒關系了。

    就在這件事過了不到兩個小時,奶制品的七臺貨車便開往冰城!

    于此同時,張尋真與蔡漢龍在機場分開。

    “龍哥,謝了。”

    事情辦妥后,尋真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不少。

    “咱們之間說謝就太見外了。”

    “不跟我回去昂?”

    “現在還不是時候,還有些事等著我辦呢。”

    “好吧。”張尋真點了點頭:“上次見你臉上都沒刀疤的,注意點哈,還沒媳婦呢,整的太磕磣以后回來對象都不好給你介紹了。”

    “哈哈哈。”蔡漢龍爽朗的大笑著:“在道上跑就不尋思找媳婦啦,快走吧,都檢票了。”

    “拜拜龍哥。”

    “嗯。”

    隨后,蔡漢龍,藍雨,鄭智三個人消失在機場。

    “喂,老公,事情辦完了,七臺貨車,我親自點的數,完全正確。”

    上飛機的時候,尋真給何義飛發了條短信。

    “棒棒噠,等你回來老公賣賣力氣,我等會多吃幾串大腰子。”

    何義飛后面發了一個壞笑的表情,也跟著開心不少,奶制品到位后,剩下的事情相對來說就好辦多了,至少解了燃眉之急。

    “賤樣,飛機要起飛了不跟你扯了,找人來接我。”

    “明白!”

    尋真手機關機,閉眼休息。

    從小就生活在打打殺殺,爾虞我詐的家庭中,尋真對這種事早已見怪不怪。

    以前呢,周舟,小女警他們總是埋怨何義飛為什么總是打架,總是要采取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

    難道,好好做生意,好好做事情就不行嗎?

    凡是不能好商量么。

    生活在她們的那個環境下,這么覺得或許很對。

    但生活在尋真這樣的家庭下,見過了太多太多的黑暗性。

    就拿尋真小時后被綁架的這些經歷來說,有的時候真不能好好談。

    你不打他,他真不知道疼,老跟你叫喚。

    這次蔡漢龍如果不剁了劉剛的手指頭,光靠談判的話,談一個月都不見得有半點結果。

    老一派的領導人一句話說的真心沒錯,槍口底下出d政。

    另外一邊,高速上!

    司機打著哈欠對著手機里的一個群說道:“再有一百

    公里前邊有服務區咱們去休息一會兒,挺特么困。”

    這個群是這幾個司機建的,平常的時候他們跑高速送貨就在群里語音聊天,防止困。

    “妥妥的。”群里傳來一個聲音挺滄桑的一男人,這些司機大概都是四十多歲的樣子。

    “嘭!”

    就在這時,聽見嘭的一聲,司機猛地剎車,打開雙山后,下車檢查,發現輪到爆炸了。

    嘭!

    嘭!

    身后相繼傳來輪胎爆炸的聲音,以及司機的怒罵聲:“哪個王八犢子這么損給往馬路上放釘子?”

    在這一望無際的高速公路上,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換個胎多費勁啊,本身有兩個胎,也夠換的,但特么這四個輪子都扎了,那啥換啊?

    “罵誰呢,這么沒素質?”

    唐沒毛領著一群人笑呵呵的出現了。

    (本章完)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