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37章:翻臉無情(感謝bo叔的解封支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37章:翻臉無情(感謝bo叔的解封支持)

 熱門推薦:
    老江臉色緩和不少:“其實我也能理解,周舟那丫頭像極了當年的韻兒的媽媽,她們根本不懂我們男人想要的是什么,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阿飛,明白我的意思嗎,男人不能止于現狀,不適合你的就放棄,去做自己擅長的,三百六十行,不管哪一行,你做成了佼佼者,那就是最厲害的,張耀陽上頭如果下定決心要嚴打的話,他必死無疑,即便強如四爺,最終不也是分分鐘打掉了,為什么還是沒碰張耀陽?首先他有自己的分寸,他將整個夜場控制的非常嚴格,沒有任何禁品流入冰城,其次,他做出的gpd貢獻遠飛其它人能比的,所以,不管做什么行業,只要你做的出彩了,控制好分寸,即可。”

    “我知道,其實像您說的做夜場跟做公司并不沖突,你看我到現在還做洗浴,沖突了嗎?沒有!”何義飛說:“我想的是兩邊一起抓,不能局限一個產業,公司這邊也做,屆時交給周舟做,夜場也做,屆時交給你跟騷七做,我們可以兩邊抓,沒必要扔掉一個去搞另外一個,不是嗎,而且。”

    頓了頓何義飛又說:“而且我從來不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人,之前做過的海鮮大咖,洗浴等,讓我也明白了你說的那句適合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娛樂公司其實也挺適合我們,都做了這么久,眼瞅著再有幾年就能達到上市級別,屆時身價翻了不止一倍,我們所有人都在朝這個目標努力,奮斗著,就拿周舟來說,你直到她上門求人讓人拒絕了多少合同,知道多少次的酒局她喝到胃疼也得咬牙喝,其實你說的飛馳能走到今天純靠我媳婦家的關系那是不對的,我們都在里面做了很多努力。尋真給了我們一個起步,之后所有的努力都是我們在做,所有的資源都是我們再找,即便出了這么大事,我們也沒有說要去求張耀陽的想法,您今天的一句話給這些人所有的努力都否定了,周舟自然是不開心的。”

    老江默默的點了點頭,飲了一杯酒后說道:“是我說話過分了,我檢討。”

    “我明白你們都是為了我好,而且江叔,我也更加的明白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想要的報仇,看我成長的太慢,心里急對不對?”

    白酒停在老江的嘴邊頓了下,目光直視何義飛想了下,便將酒杯放下,緊接著又拿了起來,與何義飛碰了一下,然后一飲而盡,火辣辣的疼痛感讓老江想起了當年的那一場恩怨。

    何義飛說:“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什么恩怨讓你記了這么久都放不下,我可以提前去幫你辦。”

    老江搖搖頭:“罷了,你先有了摧毀孤海墳島的能力,再說以后吧,夜場的事我只是提個意見,做不做隨你,喝酒。”

    兩個人各懷心事,在這個夜晚痛飲。

    男人不如同女人,沒有什么過不去。

    況且大家都是好心,一頓酒喝完,爭吵也就過去。

    群力,高層。

    當周舟將門打開的一瞬間,見到來人是唐沒毛愣了下說道:“你怎么來了?”

    “我托朋友從國外帶來了你最喜歡的化妝品。”唐沒毛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袋子,光是看包裝就很豪華的感覺,遠飛國內其它品牌可以比。

    “我現在都用張家的“驚喜”系列,早就不用這個品牌了。”周舟算是委婉的拒絕唐沒毛的好意。

    “買都買了,收下嘍,不請我進去坐坐嗎?”唐沒毛笑吟吟的看著擋在門口絲毫沒有讓他進去想法的周舟,死皮賴臉的說了一句。

    “咱倆現在不在同一陣營,讓別人看到咱倆在一起,該說閑話了。”

    “我說了,不管什么陣營,我們始終都是朋友,不是嗎?”唐沒毛不由分說的走了進去,一點也不客氣的將鞋子脫掉,隨即說道:“其實聽到你們對外宣布放棄這次跟孤海墳島競爭的消息我挺意外的,我以為按照阿飛的脾氣會跟我們死磕到底,沒想到這么就這么認了,說真的,你們若是肯從張耀陽那邊支援一些錢的話,在抵抗一陣子,我們也很難受。”

    “他不是一個意氣用事的人,你們熬著金錢針對我們實在太明顯了,如果你針對何義飛是想證明自己比他強的話,那么你做到了。”

    唐沒毛搖搖頭:“不,我還遠遠沒做到,我要將他擊敗,然后得到你。”

    唐沒毛看著周舟的目光始終都是**裸的,對她的喜愛再也不想去掩飾。

    接著,唐沒毛又說:“來我這邊上班吧,保證比你現在更有發展,我真的不想與你為敵。”

    周舟很生氣:“讓我去人心險惡的x先生那上班?你知道他的另外一個身份么,他是攜帶禁品交易者,早晚有一天他會出事的,邪不勝正!你要是真的不想與我為敵,就離開那,隨便你去哪個公司都行。”

    “哈哈哈。”唐沒毛放聲大笑起來:“我是一個有前科的人,無論我去哪兒,簡歷上永遠都會寫著坐過牢!!誰會要我,若不是我跟x先生的共同目標都是何義飛,你覺得那邊會要我嗎!!”

    “我想我們都需要冷靜。”

    片刻后,周舟知道自己勸不了愈發瘋狂的唐沒毛,很疲憊的說道:“我很累了,你走吧。”

    “嗯,剛才我情緒有點激動了,希望沒嚇到你,對不起。”

    “沒事。”

    唐沒毛微笑著下了樓,走到門口的時候咣的一拳砸在墻壁上,陰沉著臉:“在你心里,我終究比不上他!!”

    晚上,十點半。

    孤海墳島的辦公室內,只有燃燒的香在散發著幽暗的亮光。

    這家公司晚上是沒有加班的,從外面看向這座樓的時候,如同一座廢墟,一座墳墓一樣,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昏暗的屋內坐著兩個人,x先生手里的雪茄還未燃滅,對面的唐沒毛臉色陰沉。

    “何義飛他們放棄了?”

    “嗯,他們沒有選擇與我們硬鋼,而是招兵買馬,培養新的人才,我們撬走了他們這么多產業,高管,合作伙伴,他全部放棄,甚至賠了近一個億,他們都認了。”

    “這樣啊,既然如此,你可以去找那些人在談談價格的問題了,之前畢竟是溢價嘛。”x先生嘴角漏出一個邪笑,他的錢可不是大風刮來的,又怎么能白白給那些人呢。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