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45章:嚇得哇哇冒汗(感謝哥博大哥的解封支持)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45章:嚇得哇哇冒汗(感謝哥博大哥的解封支持)

 熱門推薦:
    “放心吧寶貝兒。”

    少爺美滋滋的回了一句,心情大好的哼著小曲兒去了何義飛的家。

    一進屋便破口大罵:“一群牲口沒有你們少爺,能嗨起來么,艾瑞巴蒂,搖。”

    少爺這個傻缺,手里拎著一款在市面上都快要見不到的低音炮,二十塊錢差usb接口的那種炮。

    將低音炮放在地上,雙手握拳,與太陽穴齊平,搖著胯胯軸,整出一副九零后蹦迪的**動作。

    “哦吼,太爽了,我們是aka不蹦迪不舒服斯基!”

    騷七一聲尖叫,一群大老爺們在別墅內放肆的嗨了起來。

    何義飛在替妻子出完氣之后,知道這件事就過去了。

    同時在包廂內趁著這次機會與紀宗澤完成了合作。

    雖然外面的人都知道,這倆人是互相哄,互相賺錢的關系。

    但這樣一來,無疑對何義飛來說相當于捆上一顆大樹,為他遮風擋住。

    按照以前,何義飛是最煩最不屑跟這種人合作的,但老江卻時時刻刻的提醒他,這種人的重要性。

    待到x先生跟唐沒毛給他生生的上了一課之后,便知道這種人的重要性。

    有些人,不用深交,面子上過得去就行。

    有些人,交著可能沒用,沒了他還真不行。

    不一定所有人,都得是用心交。

    何義飛長大之后終于將活了二十來年的那句名言給否定了。

    之前,他的想法就是,要么好,我就跟你往死里好,要么哥們都不帶正眼瞧你一下的。

    步入三十的何義飛,現在的想法則是,跟誰都是面子上過得去,就完事。

    這個年紀的他們太尷尬了,從學習,到生活,到愛情,婚姻,工作,家庭,車子,房子。不停地努力著。

    之后還有孩子的出生,他們天生就活在別人的期望之下。

    好兒子,好父親,好丈夫。

    越來越活的不像自己,再大的壓力咬著牙往肚子咽。

    媳婦不理解,父母逐漸老去,孩子期盼的眼神讓他們一刻也無法停下來。

    哥們幾個偶爾坐在一起聊聊上火的事,何義飛說:“我他m最近嘴里起大泡,生活的事不能尋思,一尋思就完犢子。”

    只要何義飛開這個頭,兄弟們帶來的不是安慰,而是感同身受:“那可不,我尿尿都是美年達。”

    男人的痛苦只有男人知道,完完全全將生活重心都交給別人。

    本來以為長大,就能無憂無慮,沒曾想活的更他m累。

    于是他們有了這種難得放松的機會,必須好好珍惜。

    所有人都明白,尋真明后天就會回來,到時候他們的生活再次恢復成以往模樣,珍惜啊!

    江韻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擔心少爺了,洗完澡在床上擦護膚品的時候,滿腦子都是害怕少爺受傷的畫面。

    思來想去,她決定給尋真打個電話:“真真,你在哪兒了?我聽少爺說你被欺負了……行……我過去看看你。”

    然后這兩個女人這么一聊天,話一對。

    當下尋真感動了,以為尋真之所以沒挽留自己是帶著少爺他們拼命去了。

    那么之前跑的那幾個小時干嘛去了?于是尋真,周舟,江韻三個姑娘就尋思找一找他們。

    別真的跟別人干起來了,到時候再出點什么事。

    本身就這幾個小子就特別特別的虎,非正常人類的思想覺悟。

    唐沒毛已經幫著尋真出氣了,對方也確實不好惹,沒必要再去添麻煩。

    三位姑娘心驚膽戰的去找他們,先是回了家,看著樓下停了一排車。

    對視一眼,尋真嗷嗷感動的說道:“怪不得連我爸都不在家,他們肯定在這商量怎么對付欺負我這小子呢。”

    周舟微微一笑:“我就說嘛,阿飛在心里是疼你的。”

    “嗯嗯。”尋真連連點頭。

    “你都不知道少爺打電話告訴我他姐被欺負時候的語氣,簡直都要氣炸了。”江韻跟著說了一句。

    “那是,我們姐弟倆上學時就一起打仗,姐弟情深著呢。”尋真傲嬌的說道:“走,咱們進去攔著他們點吧,哎,一群不省心地小男孩。”

    尋真早就不生氣了,尤其聽到何義飛他們要為他出頭的時候,那更加的不生氣了,相反還是滿滿的感動。

    所以說,女人是最難哄,也是最好哄的生物。

    你不知道因為啥得罪她,也不知道因為啥就給她感動了。

    咚!咚!咚!

    尋真拿鑰匙開門的時候發現門被反鎖,而且里面貌似有歌曲的聲音。

    “噓!”

    眾人頓時一機靈,紛紛沉默。

    少爺嚇懵了:“該不會回來了吧?我去看看。”

    少爺躡手躡腳的看著屋內的監控器,果然是三個女人回來了。

    “完了,周舟,我姐,江韻都來了。”

    眾人頓時慌了。

    “趕緊,別出聲,酒瓶子藏好。”

    何義飛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著,將啤酒瓶子都藏在桌子底下。

    “你們先收拾吧,我不能讓江韻發現我,不然我就是傻b了。”

    少爺穿著大褲衩子,手里拎著衣服都來不及穿,從后面的窗戶就跳出去了。

    “也不能讓我姑娘看見我,不然該說我沒正型了。”

    老江也跟著跑了,哎,江韻這輩子攤上這么兩個男人也夠瘦的。

    “飛哥,我們也撤了,要是真姐發現我們陪你喝酒不務正業,該訓我們了。”

    騷七,毛毛,兩個人也不能在這背鍋,幾個人一流言全從后面跑了。

    何義飛嚇蒙了,這幫王八犢子都跑了,留下自己怎么辦呢。

    本身就一身酒氣,噴香水也不管用了。

    干脆就裝死,死活不開門,就當不在家了吧,或者說裝睡著,等明天問的時候,就在編。

    何義飛聽著門口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自己在屋里哇哇的流著汗。

    “車呢?”

    少爺這幫人就跟小偷是的,一邊跑一邊問道,本身阿飛住的地方就是別墅,位置挺偏的,這個點什么車都打不到。

    “壞了,我車挺前面了。”

    騷七一把拍腿:“他們制定看見我車了,不行,我得跟飛哥交代一下……飛哥,什么車在你家樓下呢,就說你借著開的。”

    “嗯!”

    門口處,咣咣敲了半天門地幾位姑娘發現沒開,就給何義飛打電話,然后將耳朵貼在門口偷聽,卻什么也聽不到。

    “何義飛要么就是沒在家,要么就是在二樓睡死了。”

    尋真無奈的說道。

    “等下,我給少爺打電話問問在哪兒。”

    就穿了一條大褲衩在大道上玩命跑的少爺忽然電話響了,嚇得渾身直冒汗:“哎,韻兒,昂,我在家呢,沒去,回頭再說吧……啥?你要來?……行!”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