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55章:吃喝玩樂的人多,同甘共苦的人少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55章:吃喝玩樂的人多,同甘共苦的人少

 熱門推薦: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唐沒毛一點點的笑了起來,緊接著笑起來聲音越來越大!

    何義飛皺著眉頭問道:“你笑什么!”

    “你不覺得你現在的這個樣子很像一條狗么?”

    何義飛真想給他一個大嘴巴子,已經如此低聲下氣的求他了,竟然罵自己是狗!

    也是,只能怪何義飛自己賤。

    他總是忘不了當年上學時的樣子,每次何義飛有事,第一個沖上去的肯定是唐沒毛。

    每次何義飛上課睡覺,頂嘴老師,被攆出去之后,不到一分鐘唐沒毛指定出來!

    無論是網吧包宿,學校打架,籃球比賽,周六周日,亦或者沒錢吃飯,惹是生非,幫自己扛鍋,給周舟送情書等,任何事情,都是他的存在。

    甚至不夸張的說,唐沒毛比周舟更是那個陪伴何義飛整個青春的人。

    何義飛的心太軟,從小女警之前的那些事來看何義飛的反應,就完全能夠預料到他對唐沒毛也是這個態度。

    “當時我告訴你我想追周舟,那會你跟少爺他們合伙懟我,哦,現在我走了,知道我好了,知道我的用處了?知道你們整不過我,想要給我拉回來了?”唐沒毛面露譏諷的說道。

    何義飛沒有發火,突然就很平淡的坐回了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煙緩緩地點了一根:“你說我是狗,對嗎?”

    “難道你現在這個樣子不像么,我都那么對你了誒,你還在這搖著尾巴祈求我的可憐。”

    “我求你?”

    “行了,你走吧。”何義飛突然什么都不想說了。

    “呵。”唐沒毛一聲冷笑,扭頭就走。

    “人呢?”唐沒毛看著門口的少爺,歪著腦袋說道:“我要帶你,你飛哥讓的。”

    “姐夫!!”少爺急了:“人不能就這么給他帶走,看他這個b樣子,我真想干他。”

    何義飛擺擺手:“讓他帶走。”

    “姐夫!”

    “我說讓他帶走!!!”何義飛瞪著眼珠子吼了起來。

    “……行!”少爺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一聲不吭,真他m憋氣。

    “那這個人呢?”楊陽在心里是覺得他跟何義飛是平等關系,上一次在包廂讓何義飛干了以后打心眼里是不服的,所以說話的時候姿態并沒有放低,算是很正常的問了一句。

    “這個人說啥不能放走。”少爺開口了:“先整你辦公室里,回頭我整他。”

    “妥!”楊陽耗著光復興的衣服就給拽他辦公室里去了。

    光復興都你m要哭了……

    “姐夫告訴我,為啥被。”當屋內就剩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少爺忍不住問道。

    何義飛疲憊的捏著太陽穴:“忘不了當年他跟我同甘共苦的日子,這個世界能陪你吃喝玩樂,享受榮華富貴的人很多,能陪你共甘共苦的人很少,至少他沒有在我啥也不是的時候離開我,我又怎么舍得對他下手呢。”

    “可是人都是會變得啊,他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唐沒毛了。”

    “那我問你,當初我在周舟跟尋真之間腳踏兩只船的時候,傷害了你姐姐,你是怎么做的,換做別人你早就一菜刀劈過去了,但你是怎么對我的?說白了,感情處到位了,你不舍得對我下手。”何義飛拿自己舉了一個例子,讓少爺啞口無言。

    許久,少爺上火巴拉的搓著臉蛋子,嘆了口氣說道:“哎,其實我也是舍不得對那小子下手,別看我生氣,真他m下不了手,雖然我跟他認識比跟你認識的晚,我跟他,騷七,我們三個的關系老好了,那會是你忙著創業,我們三個天天呆在一起,特得勁。”

    “早知道當初讓他追周舟好了,否則也不會鬧成今天這個局面。”

    “這個觀點我不認同,唐沒毛骨子里就不行,你仔細數從他最開始做的那些事,這人心里其實有點不正常的,也可能是在監獄里呆傻了,受到什么刺激了,把周舟給他只會害了他,都不如給你當情人了。”

    何義飛突然就笑了。

    “樂啥啊?我說的是真的,哪個老爺們外面沒點三妻四妾。”

    “你讓你姐聽到能打死你不。”

    “那你不覺得周舟這么好的小姑娘給別人不白瞎了么?”

    “照你這么說,把燦然也娶回家得了唄。”

    “那能一樣么,我跟燦然沒有愛,懂不懂。”

    “我也就娶你姐這么一個女人,其它女人哪怕再有愛,我也不能瞎嘚瑟了。”

    “我就是幫我姐試探試探你,表現的還行。”少爺對著電話說了一句:“姐,看我姐夫表現得不錯。”

    話音落,張尋真笑瞇瞇的拿著手機進來了,一把摟住何義飛的脖子咔嚓就是一口:“老公你對我真好。”

    何義飛嘴角勾起一個微笑,心想還好自己機智,剛才就隱約的就聽到門口傳來的腳步聲像尋真,還真是。

    這姐弟倆聯手忽悠自己,還好足夠聰明!

    “你倆膩歪吧,我去有怨報怨,有仇報仇了,跟光復興有點過節。”

    “讓這種人以后禁止出現在帝王國際,永久黑名單。”何義飛被尋真親的滿嘴都是口紅,費勁巴拉的抽開小嘴來了一句。

    “知道了。”少爺擺擺手,將門一關。

    緊接著尋真又咬了上去。

    另外一間屋子,楊陽看著少爺,笑嘻嘻的說道:“我就喜歡你無恥的樣子。”

    少爺將計劃告訴楊陽之后,猥瑣的挑了下沒毛:“能辦的了嗎?”

    “狼嚎一條街的小姑娘干凈的我可能找不到幾個,但是身上帶病的我一抓一大把。”楊陽平常的時候還有一個來錢道,這些夜場,浴池的姑娘上班是需要健康證的,很多姑娘入這一行久了,身上的病自然很多,想要在就業很難,通常楊陽會通過關系幫她們辦一些健康證。

    “來五個,玩他!最好是那種二百來斤的大胖妞,我相信你能做到。”

    “小意思!”

    一會兒,進來每一個體重都過兩百斤的大胖妞,臉上一臉清楚美麗嘎達逗,進來之后齊刷刷的喊了句:“陽哥,少爺。”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