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64章:交易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864章:交易

 熱門推薦:
    “那肯定的,咱倆是兄弟!”王中宇說:“正因為咱倆是兄弟,我肯定不會坑你,同樣的,也得說點為你好,你不樂意聽的話,感情這種事還是不要勉強的好。”

    “你看你都說了我不樂意聽,那就別說了唄。”唐沒毛出言打斷他:“好好休息一下午,我給你開好房間里,免得夜里困,萬一出點什么事,也能及時反應過來。”

    片刻后,唐沒毛將王中宇帶到一家五星級酒店,單獨開了一套房間,里面空調開的有些涼。

    一進屋,王中宇就光著膀子靠在床上抽煙,唐沒毛笑呵呵的說道:“手機給我吧。”

    “干啥?”

    “拿來吧。”唐沒毛也沒解釋:“咱倆一直到半夜都會呆在一起。”

    這時候王中宇就很擔心,萬一手機響了,或者何義飛突然來一條短信,王中宇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心中暗暗祈禱,可千萬別處任何紕漏。

    接著唐沒毛一箱子貨丟給王中宇:“這個保管好。”

    “放心。”王中宇打開一看里面的東西,就這么點東西竟然能賣到三百萬以上,其中暴利吸引著人們在牢獄邊緣游走,挑戰人性的善惡。

    “進來吧。”隨后,唐沒毛沖著電話里面說了一句,片刻后,門推開,走進來兩名高領毛衣,牛仔長褲的美女,笑著說:“這倆都是大學生,氣質,穿著,審美都是按照符合你的眼光選的,好好玩一下,哥們去另外那個屋子等你。”

    “不用了吧。”

    “放心,我檢查過了,她倆很干凈。”唐沒毛笑呵呵的說:“給宇哥陪好了!”

    “必須的,指定讓宇哥雙腿發軟就是了。”姑娘魅惑一笑,直接了當的開始脫衣服。

    與此同時,GAJ內,所有人整裝待發。

    在鄭玉秋的強烈申請下,今天晚上的人必須要抓。

    但他們不會去抓X先生,只是將其它人扣住。

    按照鄭玉秋領導的話來說,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在后面。

    一時間,黑白兩道,風起云涌。

    秩序公司,少爺,何義飛,騷七,毛毛,豆豆,老江,六個人坐在一起討論著今晚的部署。

    大家心照不宣的會在小路幫著王中宇脫身,這時候的他一定不能被抓。

    他們提前去了指定的路線。

    少爺說:“給中宇發個信息吧,讓他安安穩穩的,別怕。免得漏出什么馬腳,這些人常年在道上混的,一個比一個精,但凡有點心理波動就容易被看出來。”

    “不行。”老江出言打斷道:“這會的他整不好在X先生眼皮底下,給他發短信等于害了他,在這之前絕對不能聯系他!”

    何義飛點點頭:“就按江叔說的做。”

    隨后,這幫人便隱匿在小路中間耐心的等待起來。

    夜晚,悄悄來臨。

    此時已經是后半夜十二點,路上早已沒有任何行人,天上的月亮昏昏暗暗。

    王中宇將這倆姑娘打發走,雙腿發軟的說道:“等會怎么交易啊,都虛了。”

    “哈哈,又不是出去砍人,怕啥的。”唐沒毛齜牙一笑,摟著王中宇說:“技術好不好?”

    “哎,小小年紀就已經是身經百戰的選手,可憐了她們以后的老公。”王中宇瞎b感嘆著,仿佛想到了自己兒子長大后的那一代,取的都是些什么女人。

    “那可不一定,沒準她們老公覺得更幸福呢,女人都是會偽裝的,她們不說,一些傻老爺們也發現不了,越是身經百戰的女人以后嫁的老公大概率都是老實巴交對她們嗷嗷好的那種。”唐沒毛似乎看感情這種事看的很透,在經歷了張俊然以及后來的娛樂公司后,見過了太多太多各種各樣的女人,所以愈發的覺得周舟這樣的姑娘實在太難得,必須要珍惜住。

    兩個人聊著天,盡量給氣氛放松,不想整的那么緊張。

    一路上,王中宇總是會下意識的看向周圍。

    唐沒毛將車開到一半,就說:“地址我給你寫好了,直接去就行。”

    “你不去?”

    唐沒毛笑著搖搖頭:“我去接X先生,事后咱們喝點兒。”

    “行。”

    “小心點。”

    “放心吧。”王中宇咬著牙回道,隨即開著車走掉了。

    唐沒毛的笑容逐漸消失,最終跟陰暗的天空混成一個顏色。

    凌晨一點,王中宇來到一個藍色卷簾門面前。

    這是一條看著不算繁華的街道,放在幾十年前,這條街道非常火。

    附近的洗頭發廊,小賣部,個人燒烤店,歌廳,比比皆是。

    生意火到不行,后來政策一下,這邊遭到嚴打,許多人都搬走了,日漸蕭條。

    平常只有一些棋牌室在開著。

    咣!咣!咣!

    王中宇敲著卷簾門喊道:“老板開門,買煙!”

    “這么晚了,都睡了。”

    “煙癮犯了,著急整一包。”

    “抽啥啊?有的煙賣沒了。”

    “二十一塊的玉溪,大眾煙,都有。”

    嘩啦啦!

    一聽暗號全部對上了,卷簾門被拉開,一個戴著耳釘錫紙燙的青年上下打量王中宇一眼,說道:“跟我進來吧。”

    王中宇點了點頭,跟在后面走進去。

    耳釘青年四周望了眼,街道上空無一人,這才將卷簾門拉上。

    三分鐘之后,門口被鄭玉秋圍住!

    這間棋牌室一共分兩層,第一層在打撲克,第二層才是交易的地方。

    “胡哥,人過來了。”耳釘青年沖著胡海智說了一句,胡海智雙手插兜直徑來到王中宇面前:“呦,飛馳公司的中宇么。”

    緊接著一拍自己的額頭:“呦,瞧我這記性,現在是孤海墳島的了,呵呵,X先生跟唐總經理呢,他們怎么沒來?”

    胡海智其實有點生氣的,之前一直說要交易,一直在拖著,整的他都沒辦法往下送貨。

    后來好不容易同意交易了,價格又漲了一番。

    可他沒辦法,現在整個冰城只有他們一家有貨,不拿不行。

    不顧胡海智的嘲諷,王中宇冷冷的說道:“這么點小買賣還不需要X先生出手,我來就行。”

    全程的談話,很短,但王中宇死活沒將唐沒毛的名字放在里面。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