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955章:分不清大小王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955章:分不清大小王

 熱門推薦:
    “兄弟們動手,今晚將這萬人坑給我夷為平地,殺一個獎勵一萬,殺兩個雙倍!”

    葉小仙這暴脾氣當下就不樂意了,要干咱就干,誰怕誰!!

    “別別別,聽我的。”

    何義飛一看眾人氣勢恢宏,紅著眼睛就要動手的時候趕緊攔了一句:“別打,別打,我有更好的注意。”

    “你給我來氣,我們辦事呢,你在這干啥呢?”

    葉小仙不樂意的看著何義飛,這里誰是大小王分不清是咋的?

    “我們男人辦事的時候,你乖乖的先別插嘴,小姑娘家家的溫柔點,脾氣咋就能那么爆呢,聽我的哈。”

    何義飛齜牙一樂,沖著朱成說道:“朱老大,這要真干起來了,雙方都虧,我覺得這里面肯定有什么誤會,咱們進去說行不?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聊這些東西,你下不來臺,我葉老大也下不來臺,大家都是礙于面子,誰會跟金錢過不去呢,是不是,都到了這個位置了,萬一槍走火了,弄死誰都難受。”

    朱成還挺滿意何義飛說話的態度,只是裝已經裝到這個份上了,不能人一句話就慫了,當下聳搭著眼皮不屑的看了眼何義飛:“我們在這說話,什么時候輪到一個小癟三插嘴了?”

    “哈,介紹一下,我不是小癟三,是我葉老大的得意小弟,經過我葉老大的允許我才會這么說滴,是不老大。”何義飛趕緊看向葉小仙。

    “跟你朱成這種貨色派我這得意小弟都是浪費!”葉小仙非常給何義飛的面子,同時不爽的甩了他朱成一句。

    “我不需要你給我面子!”朱成也不樂意了。

    “看看,你倆一會又掐起來了,走,咱們進去說!我有一個共贏的好辦法。”何義飛怕朱成拒絕,立馬又說:“葉老大,旺哥你倆跟我進去,其它兄弟們就在樓下等著,沒有命令誰都不許動手!!”

    何義飛說完,這些人都沒反應,你一個新來的在這指揮啥呢?真當你是葉小仙的準未婚夫了??在這吆五喝六的,沒人理何義飛,好尷尬。

    “都聽王昊的。”葉小仙出言替何義飛緩解尷尬。

    “好!”眾人這才應了一聲。

    緊接著何義飛湊到朱成耳邊:“朱老大,我們葉大小姐什么脾氣你也知道,我已經給你臺階下了,您要是再不下,一會真干起來,肯定吃虧,我是為你好。”

    朱成看了看何義飛,緊接著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昊。”

    朱成什么都沒說,指定兩個人跟他一起上了樓。

    “王昊你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咱們在這塊兒之間給他弄了不就完了嗎?趁著他理虧的時候,干掉一個對手,吞了他的產業豈不是很好,你看他這里面根本就沒有人,一定是去了咱們總部那邊。”曹旺故意放慢腳步,湊到何義飛的耳邊說道。

    “什么意思?你倆說啥呢吧?什么總部,什么沒人?”葉小仙也聽見了,當下還挺不解的問了一句。

    “是這樣的,大小姐……”曹旺將何義飛的分析簡單快速的說給葉小仙聽。

    “真有可能是這樣。”葉小仙一聽急了:“得趕緊告訴我爸呀。”

    何義飛擺擺手回道:“閆濤已經去通知了,放一百個心,他們偷襲不了,你看他現在這邊人挺空的,估計絕大部分人都去那邊搞偷襲了,留下的人也都是亡命徒,再說萬一我的猜測不準確呢?萬一這邊的人都在暗中埋伏呢,你要是開了第一槍,人家將我們全部包圍,到時候怎么辦,哪能想跟他們硬拼呢,別沖動,在等一等,忍一忍。”

    “那得忍到什么時候啊,你看他囂張的樣子。”葉小仙的暴脾氣都要氣炸了。

    “這樣你給閆濤發個短信,就這樣說……”何義飛沖著曹旺交代完之后,又對葉小仙他倆說:“一會兒咱們幾個進去之后,看看對方幾個人,當你們看著我點煙的那一刻,就直接動手,一定要注意,要打就打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明白嗎?動作要快。等著那邊給他們的人制服,這邊有了確實是他放火燒的福利院,能夠堵住那什么聯合部落那些長老的嘴的時候,咱們直接弄了他,以后的萬人坑就是咱們的了!!”

    “王昊,我發現你這人真聰明,不是一般的聰明。”突然葉小仙瞇著眼睛打量著何義飛。

    “我本來就聰明。”

    “聰明的有些可怕。”葉小仙意味深長的又說。

    “要是沒兩下子也配不上你呀,么么噠。”何義飛沖著葉小仙來了一個飛吻,頓時將這有些尷尬的局面破解了。

    “靠!我怎么就這么喜歡你賤賤的樣子呢。”

    “你倆確實挺配。”曹旺傻乎乎的來了一句,看著他倆在那鬧,自己不知道為什么也跟著笑了起來,仿佛看著自己的弟弟弟妹一樣親切。

    何義飛非常有范的走在最前面,當他自然而然的坐下的時候一屁.股坐空了,直接坐在地上,何義飛茫然的看著手里拎著凳子的葉小仙一臉不解。

    “我是老大,你給我后面站著去!!”葉小仙無語的看著何義飛,這大小王怎么就分不清了呢!

    從剛才上樓一直到進屋的時候整的就跟他是領導似的,自己成了秘書了都快。

    “是你說的暫時將權利交給我的啊,我來談判啊。”何義飛欲哭無淚。

    “啊,哦,忘了,不好意思。”葉小仙蠢萌蠢萌的回了一句,然后將凳子還給何義飛。

    為什么自己永遠帥不過三秒,哎。

    何義飛自己拉著凳子坐在上面,翹著二郎腿,打量了屋里的人,對面三個人,自己這邊三個人,當下特有范的說道:“朱老大,咱都是在社會上玩的,我也不跟你扯那些虛的,在當今這個社會之下,打來打去只有兩敗俱傷,只有合作才是共贏,你放火燒了福利院,這筆錢你要賠,石油那一塊兒的生意我可以回去跟道哥量商量,咱們來一個合作,實現共同盈利,這事你看怎么樣?”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