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990章:繡球沒在我身上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990章:繡球沒在我身上

 熱門推薦:
    何義飛發現自己的擔心好像是多余的,閆濤不僅沒有問,反而拉著何義飛著急慌忙的說:“一會兒你就挨著我跟曹旺那二傻子,我倆盡量將繡球扔給你,保護你,先行離開。”

    “濤爺你的單挑能力咋樣?”何義飛突然問道。

    “實話嗎?”

    “嗯。”何義飛很確定的點點頭,在他印象里,閆濤是個儒將,不適合對打。

    “垃圾。”

    “好吧。”何義飛咧嘴一笑:“看來你對自己的認知還是很清楚地,等會繡球交給你,我跟曹旺保護你,我倆的單挑能力都挺好,先給你保送進去,我單挑穩穩的進。”

    何義飛心想,無論是他,還是曹旺,亦或者蔡漢龍他們,單挑能力都是頂級的,只有自己的人進去的越多,勝算才越大。

    而何義飛是完全不能娶葉小仙的,可如果做不成葉小仙的老公,就沒辦法離王冠道更近,得不到王冠道的信任,就無法掌握他的犯罪證據。

    尋真,孩子,只能先委屈你倆了。

    很快的,拋繡球在人聲鼎沸中開始了。

    在扔繡球之前,葉小仙終于看到何義飛的到來,沖他微微一笑,緊接著將身子背了過去,然后順手這么一拋,看似是隨意的,其實這個繡球精準無誤的會扔到何義飛手里。

    只要何義飛拿著繡球,跑到兩千米之外的那條紅繩那,也就贏了!

    “阿昊,接住!!”

    葉小仙張口喊道。

    嗖的一聲,繡球直奔何義飛的方向拋去。

    何義飛接住之后,不做停留,將其藏在懷里,悶頭就跑!

    身后跟著烏央烏央的一大票人,他們嘴里統一喊道:“繡球是我的!!”

    這幫人一心想要一步登天迎娶白富美,這個繡球搶到手直接略過殘酷的第三輪,晉級第四輪,這樣的好機會怎能讓他們不瘋狂。

    何義飛上學那會學習不咋地,他承認,但是跑步這一塊真沒服過誰。

    當年能夠征服周舟并且深受別的小姑娘的喜歡更多的則是靠著體育力量,籃球,跑步這一塊,絕對的大拿。

    在操場飛奔的時候,周圍的加油聲山呼海嘯。

    現在同樣如此,何義飛就像是一只脫韁的野馬,跑步都帶風,身旁的攝影機要不是坐著車攝影,可能看到的何義飛都是一個虛影!!

    運動健將何義飛,開始他的表演!

    身后的人要說打仗啥的,一個個都是好手。

    可能打的未必就能跑。

    在跑了一千米之后,很大一部分人都放棄了,只有一小部分體育能人還在玩命的追趕何義飛。

    何義飛的速度看不到沖刺,也看不到減速,始終保持一個勻速,就是這樣的速度,給身后的人卻越拉越遠。

    “昊哥加油,昊哥加油!!”

    小梅領著一幫小丫鬟哇哇的給何義飛加起了油。

    “這貨跑的這么快呢。”

    就連王冠道都忍不住感嘆一聲。

    “是呀。”

    葉小仙嘴角噙著一個得意的笑容,這大長腿給你捯飭的真快,怪不得平常的時候每次去找王昊都找不到他,他撩起來的速度跟獵豹似的,真快。

    就當葉小仙以為何義飛必須第一的時候,結果何義飛一個急剎車定在那了!

    畫風突然就變了,這幫人呼啦一下全都沖著何義飛撲上去了,直接將他壓在最下面。

    “他怎么不跑了?”

    葉小仙猛地站起身,眉頭都皺起來了。

    “給我繡球!!”

    這幫人就跟瘋了一樣猛地向何義飛懷里掏,一頓撕扒過后,何義飛身上的衣服,身下的褲子全都沒有了,扒的溜干凈,何義飛雙手護胸,委屈的說道:“臥槽,你們好殘忍,倒是給我留一件啊。”

    還好自己是個大老爺們不怕走光,要是個小姑娘可丟老人了。

    “不是繡球。”

    這幫人給何義飛懷里的東西搶出來一看,竟然是一雙沒刷的臭鞋,上面隱隱還散發著臭腳丫子味,陽光一照,好像都在冒煙兒。

    “熏死我了,曹旺這x港大臭腳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何義飛捧著這雙鞋子跑了將近兩千米,那家伙給他熏得,眼淚都出來了。

    “繡球呢?”這幫人將何義飛圍住,眼神上下打量他,看看他身上還有沒有能藏繡球的地方了,可何義飛衣服都被扒沒了,渾身上下就一條花褲衩,其它啥也沒有。

    “什么繡球?我沒有啊……喂,你干啥,我褲衩里不能有。”

    何義飛兩手一攤,夸張的將一個準備去他褲衩里找的男人給推開!

    “剛才葉大小姐的繡球明明在你手里,怎么會沒了呢。”

    這幫人質問著!

    “哦,你說那個繡球啊,在那里呢。”

    何義飛笑呵呵的伸手指著剛剛沖過紅線的閆濤。

    “我贏了,哈哈哈。”

    閆濤捧著繡球在終點歡呼雀躍著。

    原來,就在何義飛接到繡球的一瞬間就跟閆濤來了一個偷梁換柱,于是何義飛撒腿就跑,這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何義飛身上,自然而然的也就跟著他跑,就當何義飛快跑到終點的時候,方才停下來,在死死的護著懷里的“鞋子”拼死抵抗一會兒后,閆濤方才“閑庭信步”的溜達到終點。

    “哎呀,這個笨蛋在干嘛呢。”

    葉小仙氣的跺跺腳,扭頭就走,本來這個繡球環節就屬于額外彩票,專門給何義飛設計的,結果這小子竟然沒要,直接給了閆濤。

    咋的,這是真不想娶自己唄!!

    葉大小姐生氣了,自己那么幫他,每次他都出點意外,而且表現的非常不上心,火大!!

    “王昊是不是覺得我太上桿子了,你反而不珍惜了!!”

    結束后,那幫人帶著失望準備第三輪去了,葉小仙將何義飛叫到煉獄堂,直接綁起來吊打。

    “聽我解釋。”

    何義飛苦笑:“我不是那意思。”

    pia!

    “啊!!”

    一鞭子抽在何義飛的身上,疼的哇哇叫了一聲,這娘們太殘忍了,無非就是沒按照她的心意去做,生氣之后就給自己綁著抽,真難伺候。

    “我說沒說繡球讓你捧著跑過終點線了,你怎么做的?給閆濤!!咋的,想讓閆濤娶我是吧,我就那么不受你待見!”

    pia!

    第二鞭子再次招呼上去。

    “是不是我對你太好,你忘了我什么脾氣了,慣得臭毛病。”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