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994章:安排后手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994章:安排后手

 熱門推薦:
    目的已經達到,何義飛嘴角微微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繼續,在找同樣膚色的人聯盟。”何義飛又說。

    接下來,何義飛找了好幾伙人,他們紛紛不同意聯盟,畢竟到了最后只能活下來一個這種游戲,又可以相信誰呢,誰都相信要被擺一道,還不如直接拒絕,再加上這幫人常年在刀口上舔血,見過太多的背叛,太多的瀕臨死亡自我逃生的人,哪能會相信一個人。

    在緬d這邊,但凡你要是可以相信另外一個人,那么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不行啊,這幫人都太謹慎了。”曹旺嘴皮子都磨破了,還是沒有人肯結盟。

    “那就各安天命,明天就是決賽,我出去準備一下。”說完,何義飛邁步就走。

    “哎,你去哪兒,帶我一個。”

    “別跟著了,你回頭去找閆濤,看看他能不能說服那幫人,我感覺那貨比咱倆能忽悠。”何義飛想了個借口將他支開。

    “行,我試試,注意安全,千萬別跟別人起沖突,遇事能忍就忍,他們都有響兒。”

    “知道了。”何義飛應了一聲,隨即來到葉小仙身邊:“把你的車借我開開。”

    “干嘛去?”葉小仙斜眼問道。

    “算了算日子,你要來大姨媽了,去給你買個尿不濕。”何義飛齜牙胡謅。

    “滾!”葉小仙煩他,將車鑰匙扔給他,之后去忙別的了。

    何義飛咧嘴一笑,開著葉小仙的車就如同擁有特權一樣,在龍拳鎮這一片幾乎是橫著走的,沒有任何人敢阻攔,甚至上來惹事。

    何義飛拿出手機,播出一個陌生號,很快滿臉都是笑容:“二筆想我沒。”

    對面連著說了三聲“臥槽”,少爺激動地跳姐:“飛哥,你丫還知道給我打電話,想死爸爸我了!!每天晚上這眼淚都給枕頭打濕了。”

    “哈哈。”何義飛大笑兩聲:“家里怎么樣了?”

    “掃平一切障礙,一家獨大。”少爺咧嘴說道:“自從你走了之后,我們沒什么事,跟著江叔整天捉摸別的公司,基本上同行都讓我們給滅的差不多了。”

    “挺狠吶。”何義飛舔了舔嘴唇。

    “那你看看,啥指示??”

    “你偷偷安排一些人,來龍拳鎮附近生活,要一百人左右,最好全是精英,什么家伙都不用帶,低調的活著就行,我會想辦法給你們輸送火力,關鍵時刻保我一下。”何義飛舔著嘴唇說道,在這邊他必須要想退路了,不然生怕自己日后想退退不出去,龍拳鎮這邊哪里屬于安全地帶他已經摸的差不多了。

    “行!”少爺立即應道:“飛哥沒有你的日子,兄弟們過得好無聊啊。”

    “哈哈,等著忙完這陣子就回去,好好照顧你姐跟我奶!”

    “放心。”

    “就這樣。”

    說完,何義飛便掛了電話,習慣性的點了刪除鍵,緊接著立馬又打給張鈺琪:“哎,小姨子,整啥呢?”

    張鈺琪一愣:“天吶,你竟然給我打電話了,不容易啊,在那邊安全了?”

    何義飛咧嘴一笑,對著鏡子中的自己照了照,自認為超級帥:“暫時算安全吧,不過我覺得我可以快回去了,這邊的事辦完,立馬撤退,你不知道哇,這邊的人都是瘋子,不能長呆。”

    想著葉小仙那翻臉無情的樣子,何義飛心里就一陣突突,他是說啥都不會被她眼前的美色所迷糊的,等到掌握王冠道的犯罪證據以后,將其抓回國內,說什么都不在這邊玩了。

    “哦哦。”

    “想我了嗎?”何義飛齜牙問道。

    “這話問我不合適吧。”

    “你旁邊有人嗎?”何義飛說完竟然有些緊張。

    “等一下…”電話傳來張鈺琪噠噠噠的腳步聲,緊接著聽到車門關上的聲音,這才說道:“現在沒人了,就我自己,怎么了?”

    “內個跟你說實話,你不能說出去,得替我保密,誰都不能說,全世界只有你能知道才行。”

    “嗯!放心,我的人品你可以信得過。”張鈺琪鄭重其事,何義飛要說的這件事肯定很重要,不然也不會打給他,當下張鈺琪聽得格外認真。

    “你也知道,我這人比較正直,來這邊也沒有做那種對不起你姐的事,可我是男人,確實有需要,所以你能不能給我來一張你的照片……”

    “……”張鈺琪足足沉默數秒,黑著臉問道:“你找我就是這件事??”

    怕張鈺琪生氣,在告訴尋真,那自己這臉就丟大了:“對啊,沒辦法啊,你說我是個大男人,總不能去找那些女人吧,我這么愛干凈一個人。”

    “王八蛋!”張鈺琪狠狠的罵了一句,之后就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一邊嘟囔男人怎么都跟個狗似的呢,一到不行的時候那是真變態!

    外表為人正直的何義飛竟然也有這種跟別人無法說得行為,怪不得少爺他們有了江韻之后,隔三差五還是跟著老江他們去飄唱,上一次被抓,還是她去贖的人。

    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另外一邊,少爺掛了電話,短暫的思考半晌,將老江叫進辦公室里,兩個人嘀咕半天,最后直接開車回了家。

    老爸跟老媽今天從京城回來了,他們不放心張尋真,總是隔三差五就要坐飛機回來。

    今天的人挺多的,張耀陽,遲小婭,奶奶,柳兒,張尋真,少爺,江韻,張鈺琪全都在。

    這一大家子人呆在一起比較溫馨,倒是張鈺琪總感覺有點別扭,總覺得對不起自己這老姐似的,但又無法拒絕何義飛的要求。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