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002章:跟葉大小姐結婚了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002章:跟葉大小姐結婚了

 熱門推薦:
    飛機場,一幫人陸陸續續的下了飛機。

    少爺他們沒有一起過來,而是帶著人分撥過來的。

    “我靠,這里什么鬼天氣,怎么這么熱。”少爺穿著馬甲貂看著就跟二比一樣。

    尋真也脫掉孕婦裝,用手擋在眼睛看著蔚藍的天空:“哇,這里好暖和啊。”

    跟何義飛呆在同一片天空下,尋真的心情就會莫名的好很多。

    “終于跟咱飛哥要見面了,我感覺這里的空氣都比家里的好聞多了。”騷七咧著嘴說道。

    這幫人的想法都差不多,只要跟何義飛呆在共同的土地上,心里就會很舒暢。

    “看來這輩子我們是可以沒媳婦,但不能沒飛哥了,哈哈。”

    “哈哈。”

    眾人一笑,挺開心的去了訂好的酒店,尋真需要照顧,只好跟少爺在一個房間,騷七跟老江一個房間,大冪冪跟江韻兩個人并沒有辭去自己的工作,雖然她們的老公都很有錢,但那兩位姑娘主張的就是財富自由,工作自由,并不會因為找了個有錢的老公,就想專心的當個家庭主婦,所以她們并沒有來。

    尋真睡覺有潔癖,那就是除了自己家的床,別人的床都不睡,除非鋪上新的被褥,這不少爺正在將酒店的被褥給換下來,給尋真套上她們自己帶來的被褥后,隨即大大咧咧的將電視打開,自己則是走到另外一張床鋪那。

    “王昊,勝!”

    就當少爺打開電視機的一瞬間,便聽到里面傳來這樣的聲音,緊接著就是何義飛被扔起來的畫面。

    少爺猛地坐直,指著電視機說道:“姐,姐,你快來,看看這人是不是飛哥?”

    尋真期初還躺在床上摸著的小肚子在那跟兒子對話呢,聽到少爺的話還以為是逗她,理都沒理他。

    “我靠,真的是飛哥,這咋還要結婚了呢。”

    少爺恨不得鉆電視里去了,動作極為夸張的喊道:“姐,姐,姐,你快來看。”

    “姐你個大頭鬼。”張尋真菜不相信這個愛搗蛋的弟弟,摸著肚子咧嘴笑道:“臭兒子又踢媽媽肚肚啦。

    咚!咚!咚!

    門口傳來急迫的敲門聲,少爺急匆匆的去開門,眼神仍然放在電視機上。

    “看電視了嗎?”一進屋,騷七便急不可待的問道。

    “你也看到了?”少爺一愣,反問道。

    “是啊,看他是不是飛哥。”騷七疑惑的問道,緊接著與老江幾個人紛紛湊在電視機門口。

    尋真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下站起身,看著電視機里的那個令她朝思暮想的男人。

    “是你姐夫。”尋真整個人都傻掉了。

    “竟然背著我姐去跟別人結婚,我去找他算賬!”少爺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別沖動,他肯定是有難言之隱。”老江叫住暴怒的少爺。

    “再有什么難言之隱也不能說跟別人結婚啊,這是原則跟底線,這他m臥底讓他干的,直接干成王冠道的女婿了!!”

    少爺他們之所以憤怒是從未聽過何義飛要跟別人結婚這事,他們一直都在擔心他在這邊過得不好,結果今天這么一看,非但不是不過得不好,反而過得相當好了,都要跟別人結婚了,少爺能不憤怒么。

    倒是老江冷靜的多:“先看看情況,我相信阿飛會給咱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解釋個屁,我看他就是被美色跟財富迷惑了,已經忘了初心,我必須給他敲打敲打。”少爺已經怒火攻心,徹底失去理智。

    “你別沖動,否則會害了你飛哥的。”老江再次出聲阻攔,在這件事里,頭腦保持最清醒的應該就是老江了。

    騷七也是憤怒,在他心里始終覺得,要是何義飛跟周舟有點啥故事,他都能接受,除了周舟之外,唯一要對的起就是張尋真了,娶誰也不能娶王冠道的女兒,在這一點上,他的看法是跟少爺一樣的,哪怕就是硬破壞,也得破壞掉他們的婚禮。

    “江叔,如果我跟你女兒結婚了,我就算有難言之隱在去娶別的姑娘你愿意嗎?”少爺冷冷的反問著:“我家不缺錢,也不需要飛哥這么玩命,更何況還是為了朱珈瑩那種女人,憑什么,憑什么我姐要受這個委屈,本身她就已經很委屈了,不是嗎,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丈夫為了別的女人去玩命,誰家孕婦檢查不是老公作陪,而我姐呢?連醫生看她的眼神都以為她是搞破鞋懷的孕!!飛哥的事,往好聽了是為國效力,抓壞人,實際上不就是為了幫朱珈瑩減刑,僅此而已,我說句難聽的,世界上壞人那么多,抓的過來么?他們怎么樣,跟我們有關系么,我們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少爺憤怒的質問著。

    “真不一樣,我們是男人,到了什么高度,就做什么事,地位越高,身上的擔子也就越重,少爺,你是秩序公司的掌門人,更是冰城底下治安的話事人,當禁品流入冰城的時候,首先應該想辦法除掉王冠道解決這個麻煩的人是你,而不是你飛哥看,說句難聽的,你飛哥這么做不僅僅是幫朱珈瑩,也在幫你們老張家!”這一次,老江難得露出嚴肅的樣子,這可絕對是不能開玩笑的,興許少爺他們的一時沖動就會害死何義飛,何義飛這個人做事老江最了解,非常的靠譜,所以何義飛不會無緣無故要去娶王冠道的女兒。

    少爺沉默。

    “江叔,我想去看看,你們能帶我去嗎。”

    一直沒說話的張尋真,挺木訥的說了一句。

    老江這才注意到,不管何義飛是怎樣的做法,也得估計尋真的情緒。

    此刻在尋真的臉上已經完全感受不到往日的傲氣,只是一個受了委屈卻無法說出來的柔弱小女人。

    “就一眼,千萬不能多說什么,不然會害了他。”

    老江于心不忍的說道。

    “我們一起去。”

    少爺抄起衣服就要走。

    “站住,王冠道不知道認不認識你們,所以你不能去,他肯定不認識我,我帶著真真去。”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