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037章:一場有味的戀愛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1037章:一場有味的戀愛

 熱門推薦:
    “沒辦法,現在是跟他們打成一片的機會,我必須得去,你先睡哈,晚上回來摟你,內個啥,給個面子,先別罵我。”

    何義飛在她耳邊小聲說道,語氣略顯哀求之意,但見到羅逸,王不瑋他們兩個人靠過來之后,當下立即板著臉指著葉小仙罵道:“你他m一個老娘們管我干啥,老子樂意喝酒就喝酒,自己滾回去睡去!”

    葉小仙一愣剛要發火,忽然想到王昊剛剛的最后那一句,瞬間領悟,當下咧嘴笑了起來:“好的呢,我在家等你,早點回來呦,老公!!”

    咬牙切齒的說完,葉小仙便皮笑肉不笑的回房間了。

    “姐夫牛掰昂!”

    羅逸嗷嗷佩服的伸出大拇指拍了一紀響亮的馬屁。

    “你是整個龍拳鎮,不,整個緬D唯一一個能征服我們家大小姐的人。”

    在拍馬屁這一塊王不瑋自然也不敢落后,而他說的也確實實話,從來沒有任何人敢這么跟葉小仙說話,除了王冠道,那也只是小時后對她有些兇,長大以后,最兇的女人就是葉小仙!

    又兇又萌的。

    “這算啥!喝酒,喝酒去!”

    何義飛趾高氣昂的揚著下巴沖著被砍七八刀,縫的跟木乃伊有一拼的曹旺說道:“能喝不?整點兒去啊。”

    “必須能啊!”

    一聽到有酒,曹旺就跟沒命了一樣,說啥必須得喝的。

    “濤,走昂?”

    何義飛又叫了眼略顯靦腆,雖然沒看何義飛,但一直在聽何義飛他們說話的閆濤。

    “那……走吧。”

    閆濤是不想跟那幫人去喝酒的,不是一個段位的,可何義飛喊他了,他就不好意思拒絕,之前在心里想了無數次要是何義飛喊他會怎么樣?結果下意識的就回了走吧。

    于是一幫人熱熱鬧鬧的去了龍拳鎮自己家開的燒烤店,這會正是亂世,也不能去別的地方嘚瑟,一大幫人喝了起來。

    屋內,葉小仙包扎完之后,讓小梅給她洗了個臉,又洗了個腳之后,小梅端著洗腳水就出去了,屋內瞬間只剩她自己了。

    百無聊賴的捅咕一會兒手機,卻發現連個聊天的人都沒有。

    又想著王昊,才來了短短半年時間不到,身邊的朋友竟是一大批一大批的。

    她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平常的時候太不近人情了?所以才會造成現在有些落寞的局面,誰見到自己都得繞道走?

    可是以前總是這樣,也不會覺得有什么問題,反倒是現在好像越來越喜歡熱鬧了呢?

    葉小仙胡思亂想著,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吧,腦袋有些痛,身體開始冒虛汗,葉小仙意識到自己可能要感冒了,但她的身上已經沒勁了,連喊小梅的力氣都沒有,就那樣蜷縮在被窩里,就這么挺著。

    一頓酒局喝的挺開心,大概喝到后半夜一點多的時候,方才散去。

    男人隨著一頓酒局之后,感情更加的好了,大家相處的也是越來越和諧。

    要不是何義飛說散,這幫人能喝到天亮去。

    閆濤走路都已經打晃了,曹旺扶著閆濤,說道:“昊哥別有了媳婦忘了兄弟們啊,沒事回我們那住兩天,床鋪始終給你留著呢。”

    何義飛打了個酒嗝笑道:“咋滴,讓我去聞你那臭腳丫子啊,沒人熏了唄,我一天有香噴噴的大妹子不摟,去摟你昂?”

    “哈哈哈。”曹旺大笑兩聲:“這不是懷念跟你一起睡覺的日子嘛。”

    “滾滾滾,摟閆濤睡吧。”何義飛惡寒的說道。

    “哈哈。”曹旺再次放生的大笑。

    “內個,昊哥,洋洋要來了,到時候兄弟們去給我撐個場面唄,咱們一起去機場接她唄。”閆濤醉的眼皮都要睜不開了,抓著何義飛的手就是不松,換做平常,兩個大男人不可能手牽手,尷尬,但是在酒后,這一牽都得是在大街上牽,完了還得嘮一會吶!

    “必須的呀,啥時候來?”

    “就這幾天了,她的媽媽身體不太好,要在家安頓好了之后才行,你也知道,我那媳婦是個孝子,呵呵。”閆濤挺開心的笑了笑:“那到時候就麻煩哥幾個了。”

    “草,兄弟之間說這個!”

    三個人散去后,何義飛在原地抽了根煙,想了想便跑回車內,將車子開到一個很偏僻的地方,然后插上另外一張電話卡,登了自己很久都不上的微信,給張尋真的視頻彈了過去。

    幾乎是秒接的。

    “老公。”

    尋真最近比以前胖了一些,臉蛋兒也圓潤不少,懷孕六個多月了,往后只會越來越胖,雖然她很注意保養,但是這種時候為了孩子能夠有足夠的營養,健康的誕生,犧牲自己的身材也就犧牲了,等著產期過后在靠運動恢復。

    而且別說,尋真現在臉大雖然比以前圓了一些,可看起來更加的順眼,舒服了。

    越來越有媽媽的味道了,淘氣的勁少了許多,臉上多了一些賢惠之色。

    “你那大臉往后靠靠,本身臉就大,還離得那么近。”

    何義飛嘿嘿一笑,看著尋真心情瞬間就好了,同時心里的愧疚感也是越來越大了。

    “老公你猜我干啥呢?”

    尋真齜牙問道。

    “按照你的尿性來說,一般問這種問題以及身后顯示的那一點點背景來看,多半是在拉屎。”

    何義飛極為了解張尋真似的來了一句,這丫頭跟自己沒有任何的偶像包袱,處對象的時候一整拉屎就給自己發視頻,兩個人就得聊一會,何義飛也是,以前上廁所何義飛喜歡蹲坑,沒事的時候也給尋真發這樣的視頻,兩個人談的是一場挺有味的戀愛。

    按照正常人來說,別說拉屎發視頻聊天了,就是放個屁都得悄悄地……

    “哈哈哈,你可真了解我。”

    尋真用她自帶的魔性笑聲,笑了兩聲后,將視頻往下看了看,正好照著她那圓鼓鼓的小肚子:“想兒子啦?快看看你爹又喝酒了,這是不喝酒不給咱們發視頻吶。”

    “嗯吶,想你們了唄,你做四維了嗎?”何義飛笑著問道。

    “呦,你還知道四維這個東西呢?”尋真挺詫異的說道。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