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封少的掌上嬌妻 > 《封少的掌上嬌妻》正文 第1925章 留住

《封少的掌上嬌妻》正文 第1925章 留住

 熱門推薦:
    夏父嘆了口氣,若有所悟地說道:“所以當初,我的女兒小七拒絕了我給她安排的婚事,非要和封洵在一起,我打心底是排斥的!我的女兒,從小就沒了母親,我希望她以后能過上安穩簡單的生活,而不是被卷入什么豪門斗爭和陰謀詭計中……”“抱歉!”

    封父低嘆了一聲,無奈地答道:“我也希望,我們封家能簡單一些,但是家族的發展,還有名下的各種產業股權,注定無法這么平靜下去!”

    他說到這里,頓了頓,又沉聲說道:“但是您也看到了,封洵身為我們封家的繼承人,已經將整個封家打理的很好,他很強大,不會讓那些內斗,傷害到您的女兒小七!”

    “封洵的確是個優秀的后輩!”

    夏父微微頷首,毫不掩飾對封洵的贊賞,低笑著說道:“小七是個跳脫的性子,也只有和封洵在一起,才找到她自己人生的方向,這一點,我要感謝封洵!”

    聽到夏父這么說,封父一顆懸著的心這才落了地,臉上也緩緩浮現出一抹笑意,對夏父笑問道:“所以您不會因為這件事,再責怪他了,對嗎?”

    “我氣的,只是他們這兩個孩子對我的隱瞞!”

    夏父搖搖頭,低聲嘆息道:“我妻子到底是被誰害死,我已經在海牙法庭上親眼看到了,那被當庭審判的是當年害封洵不成,害死我妻子的元兇!但是我沒有想到,小七和封洵卻不愿將事情的始末告訴我,最終我還要從那兇手口中,才得知當年的一些細節……”“我想孩子們一定有他們自己的考慮,這一次如果不是我被他們接回去,我也一直被瞞在鼓里!”

    封父也不禁自嘲地一笑,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低聲說道:“或許是他們不想我們擔憂,比如這一次,封洵連受傷都沒有告訴我,還是被我逼問出來……”“他們有時候真的懂事過頭,有什么都喜歡悶在心里,也不愿意跟我們多說,大概是覺得我們老了!”

    夏父說到這里,輕輕晃了晃手中的茶杯,低笑著打趣道:“或許也是我們真的老了!”

    “可不是!”

    封父微微頷首,和夏父相視一笑,兩人大有同病相憐的感覺。

    兩位老者越來越開心,夏父甚至主動邀請封父留下來,一起吃午飯,封父也欣然點頭,笑著答應了夏父的邀請。

    原本還擔心兩人聊得不愉快的管家陳伯,見兩人聊得這么開心,原本一直悶悶不樂的老爺也因為有了親家的陪伴,臉上的笑容也多了,這才松了口氣。

    用過午飯,封父在夏父的陪伴下,逛了一下這夏家老宅,又一起對弈,不知不覺時間過去。

    眼看著夏父要午休,封父也沒有再打擾,拱手跟夏父道別。

    “你遠道而來,不妨就在我這老宅多住幾天,反正老宅里的房子都空著,我的那些兒女平時忙于工作,也很少回來,所以你不用擔心打擾到誰!”

    夏父笑著提議道,一旁的管家陳伯也點點頭笑道:“是啊,封老先生,難得我們老爺和您聊得這么開心,我看您不如就在這里住幾天……”封父還來不及回答,跟在不遠處的保鏢就不免低咳了一聲,主動上前一步,對夏父恭敬地開口道:“夏老,很抱歉,我們封老先生還有事,恐怕不能在這里多住了!”

    “是嗎?”

    夏父驚訝地看向封父,不明白他剛剛來這座城市,還能有什么別的事!“是啊,我還要去探望幾個老朋友,都定好了日子,所以很抱歉!”

    封父點點頭,對夏父歉然一笑,道:“等有空時,我一定會再來拜訪的!”

    見封父這么說,夏父也沒有強留,笑著應了,讓管家陳伯親自送他們離開夏家老宅。

    客廳里,夏父正在認真地觀賞著封父呈給自己的禮物,聽到管家陳伯回來的腳步聲,也沒有抬起頭,而是隨口問道:“送走了嗎?”

    “嗯,送走了!”

    管家陳伯點點頭,目光落在桌上的禮物上,也不禁走近了兩步,看著面前的玉石雕塑低聲驚嘆道:“好厲害的雕工,這恐怕是出自玉雕大師之手!”

    “這樣大的手筆,真是讓我受之有愧!”

    夏父低低感嘆了一聲,其實他早就猜到,封洵的父親帶著禮物來“賠罪”,這禮物一定價值不菲,但他不能推辭。

    因為封洵的父親的確是帶著誠意和歉疚來的,當年是卿卿用自己的命救下了封洵,這樣的歉疚,對于封洵的父親來說,大概再貴重的禮物,也無法彌補……“老爺,我看這位封老先生談吐很不錯……”一旁的管家陳伯這么夸贊道。

    “是啊,不愧是封洵的親生父親,行事都有世家風范,封洵那個母親,根本配不上他,也難怪婚姻破敗了!”

    夏父微微頷首,低聲嘆息道。

    “我看這位封老先生神志清醒,一點也不像是傳說中得病的樣子……”管家陳伯指了指自己的腦子,小聲說道。

    “有時候,大概傳聞比較可怕,更何況他能有這樣的心境,想必是可以慢慢治好的!”

    夏父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對管家陳伯說道:“好了,老陳,把禮物給我收好,放到我書房去,我也該去午休了!”

    他打了個呵欠,緩緩上樓,管家陳伯也恭敬地點點頭,召來幾名傭人,將禮物盒子重新放好,小心翼翼地抬進了夏父的書房。

    而印著封家族徽的轎車上,封父坐在車廂后座,若有所思地看著始終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兩名保鏢,還有其中一名看護,語氣淡淡地開口道:“我知道,是封洵跟你們叮囑,讓我別留在夏家老宅過夜的,對嗎?”

    兩名保鏢互看了一眼,誰也沒有回答。

    封父目光落在那名看護身上,挑眉問道:“那你回答我!”

    “封老,封少也是為了您好……”那名看護低聲答道。

    “怕我犯病,嚇到了夏老先生?”

    封父眉頭微皺,不悅地說道:“有沒有犯病,難道我自己不知道,還需要你們提醒嗎?”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