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近身妖孽兵王 > 《近身妖孽兵王》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葉落是先天

《近身妖孽兵王》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葉落是先天

 熱門推薦:
    作為實力已經遠遠超越先天境的存在,赤炎尊者很清楚,像先前完火那般聚集先天真氣到長戟中的動作,隨著時間越長,想要停下聚集的過程會受到極為嚴重的反噬。

    若是葉落再多等一會發動攻擊,哪怕是不能將完火擊敗,單是先天真氣的反噬就夠完火喝一壺了。

    可現在因為葉落的急躁,不可能了!單憑葉落現在的實力,斷不可能贏得了先天境的完火!“砰!!”

    在眾人的注視下,葉落的破神劍與完火的長戟重重的碰觸在一起,隨即發出一道可以震破尋常人耳膜的轟鳴聲。

    然后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原本萬不可能敗的完火口里突然噴出一股鮮血身子倒飛出去。

    “我去!這,這什么情況?”

    “麻痹,我沒看錯吧。

    先天之下贏了先天?

    !”

    “我日,這小子這么猛的嗎?”

    看臺上的那些五神靈宗弟子們徹底亂了套。

    只見他們全都目露驚駭之色的看著倒飛出去的完火。

    雖然完火被他們看不起,也覺得這貨垃圾的不行,他們殺了完火就像先前黑弈組的人殺死燼弟子中的那幾個先天境那么容易。

    可是那完火畢竟是先天境啊!先天之下勝過先天境,這樣的事他們從未聽過。

    不論是其他世界,還是整個圣境,從未有過。

    可是現在活生生的例子竟然發生在他們眼前了。

    先天境被先天之下的人給擊倒了!!“你,你……”口中吐血不止的完火從地上掙扎著站了起來,看向葉落的目光中帶著濃濃的驚駭之色。

    剛剛那一瞬間,葉落給他的感覺竟然像是一個先天境一樣。

    不,不對!完火眼神猛地一凜,不是像是,而是就是!“你,你是先天境?

    !”

    完火咬牙道。

    說完這句話,完火口里再次吐出一口血,同時氣息也紊亂一分。

    剛剛那一擊,他受傷極重!“你說呢?”

    葉落微微一笑,說完神情一冷,一股精純的先天真氣從葉落指尖點出打進完火額頭。

    “噗——嗤”一聲脆響,完火的身子失去力量的軟倒在地,眼中猶自帶著恐懼和不甘。

    “先天境?”

    完火剛剛倒下,那邊黑弈便是神情一變,隨即冷呼一聲,“呵呵,赤炎,真是好手段啊!想不到你這么陰險!一個先天境硬是說成什么神藏宗師。

    呵呵,”而聽到黑弈這話,原先那些還在震驚于葉落以先天之下的實力擊敗先天的完火這件事的五神靈宗弟子們全都神情一緩,隨即所有人眼中俱是浮起一絲不屑。

    明明是先天境,卻是偽裝成先天之下,這樣的手段未免太過卑鄙了。

    有的甚至直接冷笑出聲,為自己先前竟然被驚住而修慚不已。

    就是那些看臺上的五神靈宗長老們也是眉角微皺,眼角浮出一絲不喜。

    這種隱藏自身修為,采用卑鄙手段贏得比賽的方式他們實在是看不起。

    只有五神靈宗宗主皇天南是嘴角微微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作為五神靈宗宗主,皇天南的眼力不是蓋的。

    早在葉落拿起那柄破神劍并對完火發起主動攻擊的時候,他就發現了其中的蹊蹺。

    那柄劍,本身就是先天真氣的容器嗎?

    笑了笑,皇天南卻是并沒有將其中的秘密揭破,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葉落,眼神復雜。

    而那邊聽到黑弈的話的赤炎則是一愣。

    葉落是先天強者?

    反應過來的赤炎尊者連忙將目光往葉落身上瞄去。

    隨即整個人神情大變。

    葉落竟然真的是先天境強者!而且還不是那種初入先天的先天境,看葉落體表微微散發出來的先天之氣,竟是隱隱有先天中期的樣子。

    日,先天中期?

    而且還是葉落?

    赤炎尊者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

    葉落什么境界,他當然最清楚不過了。

    什么裝成神藏宗師啊,麻痹這小子就是神藏宗師好吧!可是葉落此時體表不斷溢出的先天氣勢卻又做不了假。

    這讓赤炎尊者整個人都有些無語了。

    不是吧?

    麻痹這小子真是先天境了?

    可尼瑪先前這小子還只是個神藏宗師呢?

    現在怎么就突然先天了?

    景雪也是美眸精光一閃,他是先天強者?

    眾人的驚訝與疑惑葉落都看在眼里,葉落嘴角輕笑,淡淡的將破神劍收起,隨即收斂自己的氣勢,從比斗臺上下來。

    至于已經死去的完火,自然不需要葉落去操心了,很快就有數名五神靈宗的弟子將完火已經徹底失去生機的尸體拖走。

    “真是好算計!好算計!”

    眼看著葉落完好無損的走下了比斗臺,而且完火還掛掉了。

    黑弈的臉沉的像要烏云一般,整個人身上滿罩著殺氣。

    “哼!”

    黑弈這話落下,便傳來赤炎尊者的一聲冷哼。

    “黑弈,呵呵。

    說算計未免過了些吧。

    而且,你也不過損了一名子弟而已。”

    赤炎尊者道。

    “哼,赤炎,多說無益。

    還有最后一場比斗。

    聽說最后一場的比斗是你親自收的徒弟?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安真,下一場,我不希望再出意外了。

    知道嗎?”

    黑弈哈哈一笑,隨即眼中爆射出一道沖天的殺機。

    “是,尊者!”

    聽到他的話,他身邊那個先前喊住完火的男子先是打了一個冷顫,隨后恭聲道。

    “黑弈,你敢!”

    聞言,赤炎尊者臉上神色瞬間變的難看無比。

    “哈哈,赤炎,你說我敢不敢?”

    見赤炎發怒,剛剛因為完火被干掉害他丟了面子的郁悶頓時一空。

    “師傅,放心。

    徒兒不會死的。”

    就在黑弈話音落下的瞬間,景雪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隨后,身體一動,也是像比斗臺動去。

    “小心!”

    在經過葉落身邊時,景雪耳邊突然響起葉落的聲音。

    聞言,景雪身軀微微一震,隨即臉上浮出一絲笑意,“你都可以將先天強者擊敗,想當初我能輕易制住你,我可不會敗給你。”

    話落,景雪身子一展,出現在比斗臺上。

    然后,景雪眼中精光一閃,渾身氣勢猛地爆發出來。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