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正文 第1175章 這件事跟他沒任何關系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正文 第1175章 這件事跟他沒任何關系

 熱門推薦:
    “我兒子五個手指都還流著血,你這一點小傷口,算什么!”收住眼淚的姜尤珍,眼神冷漠掃過沈東明。

    “行,我自己來!”

    沈東明要過去拿醫藥箱,結果,姜尤珍提著藥箱就走了。

    “姜尤珍,你把東西給我放下!”

    “咚——”

    離開的人,直接給了他一個閉門羹。

    要不是兒子回來,姜尤珍有那么大的膽量,敢給他臉色看?

    拿出手帕捂著自己的臉頰傷口的沈東明,那被怒火沖擊起伏巨大的胸膛,隨著一些事情逐漸平復下來。

    今天,他算是親自領教了姜軼洋的身手了。

    敢給他一刀子,不愧是他沈東明的兒子,真是有種。

    剛單槍匹馬殺進來,也有種。

    下回,有機會,他還得領教下姜軼洋的身手。

    上車后,姜軼洋的手受傷了,不方便開車,就由木兮開車。

    不常開車的木兮,再加上姜軼洋的手流血不止,導致木兮緊張到連旁邊有車開進來都沒怎么注意到。

    坐在副駕駛包扎傷口的姜軼洋看見旁邊經過的車輛。

    那不是簡言之嗎,他怎么會來這里?

    傷口包扎完后,姜軼洋立刻給紀澌鈞發信息,把木兮和簡言之的事情一并匯報給紀澌鈞。

    發完信息,姜軼洋看到木兮開車的樣子,實在是有些不放心。

    “太太,我來吧!

    “不用,你坐著,我送你去最近的醫院!

    太太會開車,能在這個時候幫上忙,是好事,可是……

    太太的技術,實在是太爛了,他擔心……,算了,“太太,還是我來吧,我一只手也能開車!

    “不用,我來!

    “那,好吧……”

    他剛說完好,就看到雨刮突然動起來了,從慢到快……

    看了眼旁邊神情緊張,好像把車子當做什么東西一通折騰的木兮,“怎么檔位不會動,轉向燈也失靈!

    壓了一口氣的姜軼洋,反復調試安全帶的同時,手悄然握住手剎以防萬一發生什么不可控制的安全因素。

    看來回去以后,他不止得跟紀總反應這個問題,還要跟所有人說,禁止太太駕駛車輛。

    他現在總算是明白費亦行那句座右銘,“女人,是最大的安全隱患!

    他有冒險精神,可是不接受安全隱患的存在,看來,費亦行堅持單身不找對象是正確的,至少,不會增加安全隱患。

    綜合判斷,不靠譜的費亦行,比紀總選的女人更靠譜。

    ……

    姜軼洋有事,讓其他人來接他回去,回到家里后,木小寶就跟駱知秋一塊準備晚上吃火鍋的東西。

    看到和駱知秋一塊在一樓西式廚房討論今晚菜式的木小寶,費亦行高興到趕緊上樓去找紀澌鈞,他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紀總。

    泡到渾身皮膚起褶子,臉色蒼白的紀澌鈞,從浴室出來后,坐在沙發喝著加冰的白開水。

    “紀總,您多喝點水,促進排泄,我先下去了,有事您再叫我!眳物澐畔缕≈鶋K的水壺。

    “嗯!

    呂锃凉出去時,馮少啟送人出門。

    關上房門的馮少啟,感覺四周圍像是瞬間安靜下來,他那顆緊張的心,再一次因為自責和羞愧跳動的頻率變得緩慢,一度沉重到讓他以為自己隨時都會因為心臟停止而休克。

    坐在沙發喝水的紀澌鈞,低頭看著手機上的信息,喝了一肚子水,紀澌鈞打嗝的時候,嘴里都是溢出來的酸水。

    這個駱知秋,還真是干了好事。

    拿起水壺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拖著沉重的步伐來到紀澌鈞跟前的馮少啟,望著對面邊喝水邊看手機的男人。

    猶豫了許久,才開口說道,“紀總,我有事想跟您說……”

    他想起來了,之前馮少啟就說有事要找他,因為那杯果汁,才被打斷了,“什么事?”頭沒抬的紀澌鈞,繼續看著手機。

    “我……”再這樣拖下去,他只會更難開口,“我跟簡小姐發生關系了!

    話一遍過,紀澌鈞語氣平靜回了四個字,“我知道了!倍似鹚^續喝水。

    “——”

    忽然,空氣中,隨著紀澌鈞點擊屏幕頓住的手指,陷入了緊繃之中,讓對面的馮少啟氣都不敢喘。

    馮少啟剛剛說什么?

    猛地抬起頭看著馮少啟的紀澌鈞,嘴里的水都來不及咽下。

    見紀澌鈞眼神疑惑沒理解到意思,馮少啟盡可能的把話說清楚,“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噗……”

    一口水從紀澌鈞嘴里直接噴了出來。

    “紀總,我……”

    馮少啟還想解釋什么,拿著水杯的那只手,豎起兩根手指打住馮少啟,讓馮少啟不要說話。

    “……”

    馮少啟跟簡語之發生關系了?

    簡語之是他家兮兮的小姨。

    那馮少啟跟他的關系,不就是……

    隨著身邊的手下,關系一個個跟著轉變,實在是沒法適應這速度的紀澌鈞,再加上,這句話還是從嚴謹的馮少啟嘴里說出來的,很快,被嗆住的紀澌鈞,一頓猛烈咳嗽,“咳咳咳……”

    想給紀澌鈞一個驚喜的費亦行,沒有敲門就進來,結果,剛好聽見馮少啟不知道跟他家紀總說了什么,他家紀總先是噴水再咳嗽。

    急的費亦行趕緊過來,一把推開要給紀澌鈞遞手帕的馮少啟,“老馮,你看你,你都做了什么,把我家紀總氣得都吐水了!

    馮少啟是簡語之的男人,那他家兮兮知道這個消息,絕對會把馮少啟當做姨丈,即使目前,他都必須假裝不知道他家兮兮的身份,可是一想到,他家兮兮把馮少啟當做姨丈,他就忍不住去阻攔費亦行的手,禁止費亦行推搡馮少啟。

    繞過紀澌鈞的手,拍了拍紀澌鈞的背,“紀總您沒事吧?”這些人,都是怎么照顧紀總的,他才剛走了一會,他家紀總臉色就不對勁了,“老馮,這里不用你了,我來照顧紀總!

    “我……”他的事,還沒說完。

    這個真相,他得需要時間消化,費亦行在這里,也不方便繼續談下去,咳的太厲害,紀澌鈞嗓子都啞了說不出話,只能揮手讓馮少啟先下去。

    “紀總,那我先下去了!瘪T少啟點了點頭后,就轉身離開。

    看到馮少啟走了,費亦行還是忍不住嘀咕幾下,“這個老馮,我看他平時言行舉止還挺有規矩的,怎么說起話來那么沒分寸,把紀總都氣成這樣了?”

    費亦行邊說話邊拍打他的背,紀澌鈞差點被費亦行拍斷氣,一只手推開費亦行落在他后背的手,“你剛剛都聽到了?”

    “沒有!彼宦牭秸f話的聲音,沒聽清說了什么。

    “沒聽清,你嘰嘰喳喳講什么,還有,誰讓你不敲門就進來的!”

    “我……”

    費亦行一臉無辜看著紀澌鈞,明明就是老馮的錯,可是紀總怎么好像不生老馮的氣,就單單生他的氣。

    為了化解紀澌鈞的怒氣,費亦行只能說些開心的事情,“寶少爺回來了,他在樓下跟夫人一塊商量今晚打邊爐要用的菜式!

    “我知道了,還有事?”

    “現在都在傳,南氏泄露了合作人的方案,股票大跌,咱們內務損失了不少錢,不過,還有個奇怪的現象,咱們在赫氏的高層反應上來,說赫氏在準備一些材料,是跟簡家看中的那個項目有關的,這訂婚都結束了,項目不是簡家的,怎么赫氏還在準備這些?”

    “不是簡氏,是赫氏簽了這個項目!

    費亦行眼神懷疑看著紀澌鈞,“紀總,您怎么知道的?”這么大的消息,為什么他一點風聲都沒有?

    對上費亦行那懷疑的眼神,紀澌鈞只能給出一句解釋,“我曾經在赫氏工作過,赫戰洺是我帶的實習生!

    “哦!焙孟袷怯羞@么回事,不過消息歸消息,項目又是另外一回事,“看來,這位梁先生,為了追太太還真舍得下本錢,特地把這個項目給了赫氏!

    什么叫做梁帥舍得下本錢?

    這件事,跟梁帥有什么關系?

    眼神不悅的紀澌鈞,一手擦去嘴角的水跡,用力握緊水杯,一口悶干杯中的冰水,瞟了眼那個還在夸梁帥的費亦行,“你給我閉嘴!”

    對上紀澌鈞不滿的眼神,費亦行以為紀澌鈞是在妒忌自己夸獎梁帥,差點忘記了他家紀總跟梁帥是情敵關系,梁帥為了太太把項目都雙手奉上了,難怪他家沒權沒勢的紀總,會有危機感,還吃醋,這很正常。

    為了不惹紀澌鈞生氣,費亦行忙說道,“紀總,沒別的事,那我先下去了!

    “等等!”這個費亦行,是專程上來給他添堵的?

    “紀總,還有什么吩咐?”

    “從今天起,給馮少啟漲工資!

    “漲多少?”

    “一倍!痹谒T少啟談這個問題之前,至少,得先把這件事做了,要是他家兮兮知道這件事,那邊他就說得過去了。

    老馮剛剛把紀總都氣到吐水了,居然能加工資?“老姜的工資也該往上提……”順便暗示一下,他的工資也該提了。

    沒等費亦行說完就遭到紀澌鈞一個白眼,“他就算是漲一百倍,他能花得到?”

    那是他跟老姜的事情,老姜都沒任何怨言,怎么紀總意見那么大?算了,紀總現在閑得慌,除了管管這些瑣碎事,還能管什么事?

    不給老姜加工資還變相責怪他,一看就知道,他也沒戲,他可不是傻子,繼續為自己爭取加工資,搞不好換來紀總一頓教訓,弄的他又是渾身占了紀總便宜還不知足的罪惡感。

    “是!

    “行了,沒你事,滾吧!

    “是!

    xianliangngbaolejieyixia

    。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