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正文 第四百十三章 金鐘罩

正文 第四百十三章 金鐘罩

 熱門推薦:
    白浪帶起惡風撕裂了眼前的云霓,但是“云深不知處!”這花花公子的身影也淡如云霞,飄飄渺渺之際化為鋪天蓋地滾滾而來。而在身后,那老頭猶如火神,滾滾烈焰同樣也是徹地通天,誓要將白浪籠罩在其中。

    至于老婦人所化的黑影,那是詭異陰毒,說不定就會在白浪的影子里出現,而且白浪覺得若是讓那老太婆觸及他的影子,怕是對他也有什么不好的影響。這白少保當即吐氣開聲,渾身上下旋風一瀉而出,形成可怕的風刃圈往外擴散。

    而他的咆哮也是響遏行云,配合上擴散的風刃圈,真的猶如烈虎咆哮一般。聲音是有力量的,但凡聽見咆哮者,無不經脈之中自生金刃狂亂切割。這一聲吼,生生將那老太婆從陰影之中吼出,這老太婆手中黑色的刀影一閃之后方才停止了不斷地后退,還吐出了一口仿佛沸騰的鮮血。

    那老頭的火焰也有潰散的樣子,不過轉眼之間就穩固住了,依舊鋪天蓋地而來。

    云霧的花花公子,身形破碎不堪但是在另一方顯現,他是看上去最沒啥事情的!昂!”白浪哼了一聲,雙掌重重合擊。宏大光亮的鐘聲頓時席卷四方,天空之中堂皇恢弘的陽光直接破開云層照亮四方,白浪渾身如同披上一層金霞。

    這正是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的破魔之鐘聲,雖然還一招都沒有交匯,但是白浪已經重傷了三人之中的一人——那老太婆還沒建功立業呢,先被一吼震出陰影,再被破魔之鐘聲震蕩真氣,這老太婆真的臉色慘白,連連吐血萎靡不振。

    這完全有失了先天高手的體面,但是沒辦法克制就是那么狠——白浪的金鐘罩正大光明的“佛門”伏魔之真意,真的就是這老太婆一身魔功要命的對頭。這老太婆本來的一身魔功不管是輕功潛行還是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的陰毒內力侵蝕亦或是自己真氣掠奪他人生機以不斷治療自己好像打不死,在面對白浪的金鐘罩鐘聲都是如同陽光下的霧氣一般被破得干干凈凈。

    她只是嘶聲尖嘯,口齒之中還在噴血,“被騙了!老婆子可是不行了!”言罷就抽身后退,不過再也不敢進入陰影了唯恐被白浪再度震出。

    用火勁的老頭并沒有受到陽光跟鐘聲的影響,也就是在這鐘聲之中腳步微微一緩而已,而云霧被陽光蒸發又如何,對那花花公子同樣無甚效果,就是他的輕功原本的虛無縹緲被陽光給破了而已,身形直接凝實。

    到現在為止,四個人還沒有交手一招,強弱卻頗有分明;饎沤K于到了,白浪不得不伸拳一擊,透火而入直接擊打在這老頭的掌上;饎畔戆朔,地面上的砂石直接都仿佛化為了琉璃。

    白浪的頭發都有點兒卷了,他身上的衣物更是“呼”地一下燃燒了起來。他也是猙獰一笑,“果然好火勁!”回手就是一爪捏住了一把扇子,這花花公子流云一擊也被他所粉碎,白浪的身上發出淡金色,整個人就如同銅人一般。

    這一身的橫練功夫就是白浪的底氣,現在火勁雖然強悍,但是單單這一擊并不能將白浪如何。倒是白浪的拳勁讓那老頭后退了幾步以卸去這股單純的肉身大力。至于那花花公子,一動手之際白浪也不得不撒手——那扇子如同花朵般綻放,這其中的鋒銳之意就連白浪也不想隨便接下。他吃不準會不會破開他的金鐘罩,但是余勁肯定沒法將他如何。

    這人手一縮,一掌拍出,這云霞之屬轉眼之間化為冰云,數不清的細小冰刃在云中噴涌而出,隨著他的先天真氣化為凍結周圍白浪能動范圍的冰風暴,那陰寒之氣更是尋隙而入打磨著白浪的金鐘罩罡氣,就是想要滲透而入。

    而那老頭又揉身而上,雙爪一上一下猶如撕天排云,天空之中一朵火云而地下則是火浪奔騰!瓣庩栂嗪,冰火兩重!”白浪又只能硬接,這三個人其實就是配合默契的絕殺隊伍啊。哪怕現在去掉了一個能當刺客的老太婆,這兩個人還是能逼迫白浪跟他們硬拼。

    這冰火輪轉消磨,磨去他人的先天真氣,消磨到最后便是擊殺。這一番對白浪有用么?金鐘罩神功雄渾厚重,而南斗白虎拳剛烈霸道,白浪也是以金鐘罩自守而以白虎拳攻伐。但是不管他要如何反擊,眼下要做的都還是先擋住對方的合擊再說。

    既然防守,那干脆就將自己深藏起來,所有的反擊都先壓縮,白浪雙手在胸前相對,整個人微微彎腰弓身猶如一口大鐘一般。兩方的攻擊也到了,火勁灼空將白浪身外浮現的銅鐘灼燒成金紅之色,但是火勁透不進去。

    “這廝好強的護體真氣!”這老頭也是罵了一句,他火勁尋隙而入就是進不去,火勁要燒去對方的護體罡氣,卻偏偏這罡氣流轉不息。而這時候花花公子的冰勁也到了,白浪的銅鐘頓時便從金紅色化為了青白,而且銅鐘表面有著無數的龜裂。

    看上去確實觸目驚心,但是這花花公子的掌力拍在這金鐘罩的罡氣上,依舊只是“撲”地一聲,這鐘雖然是缺口龜裂,但是它沒破啊。白浪身體不動,而雙掌終于合十!拌K!”悠遠的鐘聲再度響起,表面的龜裂紛紛滑落——那只是一層凝結在罡氣之外的冰殼,雖然冰殼堅愈巖石,但是在鐘聲之中終究是被震碎了。

    這一口白浪先天真氣幻化的銅鐘,花紋清晰明麗,銅色古樸厚重,鐘身上一頭插翅飛虎的夔紋蜿蜒成型。白浪的金鐘罩功夫,此刻方才可以說一句破開了十一關,達到了那本秘籍上所寫的最高水準——第十二關書上寫明了是湊數的,里面的形容是隨便寫的,有沒有不好說。

    銅鐘變小而花紋愈加清晰,而鐘身上那只飛虎也是越來越活靈活現,從青銅紋路化為浮雕一般,最后更是雙目眨動猶如生靈——白浪的反擊也要到了,他之前蓄下了金鐘罩的反震之力,便是要在這一擊反擊之中悉數送回給那兩個家伙!

    tuoshenbairenlisharenhongchenzhong

    。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