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活人冢 > 章節目錄 第582章 周禪的變化

章節目錄 第582章 周禪的變化

 熱門推薦:
    從頭看到尾之后我說“這么多的錢,我們是不是還需要準備一筆設備維修費用?”

    “這個已經包括了,但是我聽說您還想在一號島跟二號島之間架一座橋?這個工程恐怕沒有辦法實施了,因為最近小島附近出現挺多的鯊魚,每到傍晚的時候就出現了,我們已經有兩個工人受傷了,公司也賠了一大筆錢!

    “放聲吶,這個束錦應該懂我的意思,現在的科技如此發達,還有什么是我們辦不成的?”我合上文件遞給她之后說“我過幾天要出國一趟,你有空的話可以跟我去,你的眼光挺長遠的,所以我想讓你做我的發言人跟一個老朋友談一筆生意?”

    “多大的生意?”

    “這個暫且還不知道,但他們都是有錢的主,西方的家族有哪個是窮逼?”

    “那好,我肯定全力為邱董您服務!彼恍ζ饋,兩只眼睛都彎成了月牙,然后她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說“您累不累?我給您捏捏肩膀!

    “捏吧!蔽野迅觳伯敵烧眍^趴到了她的辦公桌上。

    她的手挺軟的,捏的還挺舒服,在感受的過程中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睡了過去。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張聰來找我,當她看到王玉梅跟我一樣都趴在桌子上睡覺之后他的臉色有些發紅。

    我對此沒有什么異常的表現,因為我知道王玉梅這女的想要通過我上位,她絕對不可能看不出來我的身份絕對不只公司董事長這么簡單,就算我的身份只有這么簡單,那么我身后肯定還有更大的勢力不是么?尤其是剛才我讓她跟我出國談生意的時候她眼中那一抹異色跟期待的狂熱。

    在回去的路上,張聰說“師叔,您……”

    “哦,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不是想說這個,我是想說您看不出來那是一只狐妖么?”

    “看得出來,我怎么能不知道?”

    “那您還跟她那么親密,就不怕尹堂主知道以后揍您?”

    “先不說她打不打得過我,再說這件事情她也是知道的,這個王玉梅可以幫我們辦成很多事情,而且她的目的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所以沒辦法將她踢出局!

    “師叔英明!

    “跟誰學的拍馬屁?”

    “跟師叔您!

    “……”

    回到圣島之后,周禪就站在碼頭上等著我們,他還是穿的那件青色的道袍。

    我看到這,回頭問張聰周禪最近是怎么了,為什么老是喜歡穿著道袍,整的這么正式干啥。

    張聰搖頭說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周禪是某個道門中的弟子,因為某種原因之前沒有正式入門,如今才算是名正言順的入了門道。

    上岸之后,我說“有空么?咱哥倆聊聊!

    “嗯,好!敝芏U掏出一百塊錢交給張聰說“去超市給我買兩瓶酒,買倆菜,不夠的話你就自己墊出來,如果沒用完,剩下的就是你的!

    張聰拿著錢屁顛屁顛的離開之后我上了周禪的車來到了他家里。

    坐下之后,他先是拿起三炷香對著客廳掛著的一個道士的神像拜了三拜把香插進了香爐。

    這,他才坐到我對面,我說“那是?”

    “我們這一門的祖師爺,我收了弟子才算是真正的入了祖師爺的門!

    “你們這一門還是挺奇怪的,那你這道袍?”

    “嗯,我師傅傳給我的,等我死的時候這件道袍我會再給張聰,等他收了徒弟之后才可以穿,這是我們這一門的規矩!彼焓置嗣约旱念~頭說“唉,說實話,穿上這件道袍之后我還真有那么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哈,還有那種感覺?我那師傅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這都一年多了吧?我都沒有見過他一次,上次在蓮花溝倒是見過他的一個虛影,然后又啥也不啥了!

    “你是說黎前輩?唉,那可的確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世外高人啊,估計就是我們祖師爺都不敢說跟他平起平坐!敝芏U臉上出現一抹羨慕“你說你怎么就有這么大的福氣攤上那么好的一個師傅!

    正說著,張聰會來了,提著一只燒雞一袋花生米,兩瓶白酒。

    放下之后,周禪說“我咋覺得還剩了五十塊錢!

    “這不是我的跑腿費么?師傅您說過的,咋還不認賬呢!

    “滾吧!敝芏U笑了起來,但眼里面全是滿意的神色,就像當初黎老頭教我真武蕩魔功的時候一模一樣。

    看著周禪,我不由得有些傻呆呆的,如果黎老頭在我身邊的話我就不用這么操勞了,僅僅兩年的時間我的白頭發就有不少,平時不仔細看的話看不出來,但是只要用手一扒拉,白頭發還真不少。

    真沒想到才三十歲就已經有白頭的我以后該怎么見人。

    “誒誒誒,吃啊!敝芏U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別愣著了,這酒咱倆一人一瓶,吹唄!

    “嗯,吹!蔽遗ら_酒瓶子咕嘟咕嘟的就灌了好幾口,這種辛辣的感覺讓我兩眼流了兩滴淚,但我心里高興啊,我從燒雞上面扯下一個雞腿哼哧就咬了一口。

    周禪也扯掉雞腿跟我吃喝起來,這男人之間的友誼,只要有酒有肉,那就啥都好說,哪怕有一支煙,這兩個人的感情也會升溫。

    燒雞跟酒很快就被我們給吃喝的見了底,我打了個飽嗝說“讓張聰再去買兩份回來,今天老子高興,非要把你給喝倒!

    “老子還有錢?老子跟了你這么久,你給老子發過工資嗎?”

    “哈哈,老子憑啥給你發工資?”我哈哈笑著,然后用手在身上摸索起來,摸索半天才摸索出兩張皺巴巴的五十塊錢紙幣,我搖搖晃晃的把錢塞給張聰之后又坐了回去。

    此時周禪低著頭,臉色紅紅的也不知道在想啥。

    我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腦勺上“想特么啥呢?喝酒!

    這時,他抬起頭來,滿眼都是淚花,他突然就哭了出來“邱焱,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我師傅也不會死!

    huorenzhong0

    。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