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別鬧,薄先生! > 第1862章 只有你一個

第1862章 只有你一個

 熱門推薦:
    “我猜景行他其實是知道的,只是……對不上號?或者不敢去想他居然會有一個這么大的女兒……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該確認的他也都確認完了……這件事情爸媽也忍很久了,不如趁今天,就讓他們把寶貝孫女認了吧……”

    今天經歷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桑榆只以為薄景行今天突然選擇來這里,只是因為他就是想要來蹭飯吃。

    結果卻沒有想到,事情會這么發展。

    而且發展的這么快!

    她根本猝不及防。

    一點準備都沒有。

    她昨晚雖然跟薄景行都表明了心思,但是晚晚的事情,她始終都沒有提起來。

    她是怕,如果他跟薄景行再有個什么意外……

    最起碼,他還不會那么輕易扣留晚晚。

    現在,這是逼著她要承認晚晚的身世啊。

    不怪她多想,她怎么隱隱約約有一種今天被算計了的感覺?

    可是,她又能被誰算計呢?

    大哥嫂子?

    桑榆看了看兩個人,看不出來啊。

    薄景行?

    如果真是他安排了這一切,那么他應該躲開被大哥打的這個可能性吧?

    要么是薄景行跟大哥和嫂子聯合起來?

    搖搖頭,她覺得薄景行應該不會做到這種地步。

    這件事情雖然發生的突然,但是好像發展也挺正常的……

    但是越正常,她好像越覺得事情有什么不對勁。

    可奈何,她沒證據!

    狐疑地目光最后落在沈繁星臉上良久。

    然而沈繁星手里只是拿著手機,淡笑著看著她,那張臉,多想一點都覺得是莫大的罪過。

    “這件事情解釋起來有點困難……”

    沈繁星笑了笑,“爸媽不需要你的解釋,只要晚晚確定是他們的寶貝孫女就夠了,至于你跟景行之間的事情……那只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跟他們沒關系!

    桑榆:“……”

    不愧是嫂子,這話說的,扎心的實在。

    的確,爸媽似乎從來沒有插手過晚輩們的感情。

    不管是大哥,還是景行。

    不管是嫂子,還是她,倒是都沒有經歷過被他們審視評判的過程。

    單單從大哥和嫂子這一路走來,他們的態度就很明顯。

    只要是大哥認定的,他們從來沒有過反對。

    相反,倒是對她們都疼愛的很。

    難得遇到這么好的長輩。

    她沒有說話,沈繁星看了她幾秒,差不多看出了她的態度,便徑自撥通了電話。

    ……

    薄景行清理完自己,下樓就看到幾個人坐在客廳里,一個個都沉默著沒說話,包括晚晚,都抱著自家大哥的腿,大眼睛在三個人臉上,懵懵懂懂,忙的不可開交。

    他的出現,必然成了幾個人關注的焦點。

    薄景川輕描淡寫的一眼,看得他渾身一個激靈。

    連忙捂著鼻子,貼著樓梯扶手,用兩個人最遠的距離挪到了桑榆身邊。

    晚晚看到他“完好無損”,連忙松開薄景川,跑到了他跟前,抱住他的雙腿,仰頭看著他。

    “行行,你好一點了嗎?大哥哥說你上火了……”

    薄景行抽了抽嘴角,看著薄景川撇了撇嘴。

    神他媽上火。

    真沒想到,這平常不茍言笑的親哥還挺會哄騙小孩子!

    薄景行彎身將晚晚抱了起來,扁著嘴一副委屈的樣子。

    “反正是不流血了,但是鼻子還是疼……”

    晚晚一臉心疼地抱著他的臉,對著他的鼻子呼呼了兩下。

    “晚晚給呼呼就不疼了哦……”

    薄景行點點頭,一雙眸子近距離盯著晚晚的臉,晚晚不在意他盯著她看,呼了好久之后,掀起大眼睛,小心翼翼地問他:

    “還疼嗎?”

    薄景川搖搖頭,微微低頭,抵著晚晚的小額頭蹭了蹭。

    聲音低沉溫柔,“還有一點點疼……”

    “那我再給你呼呼……”

    晚晚繼續捧起薄景行的臉,小手貼在他的臉上,軟軟綿綿,溫溫軟軟。

    薄景行的視線一直鎖在晚晚的臉上,眸子里的情緒濃稠的像一灘化不開的墨。

    他的樣子,盡數落在在場的其他人眼里。

    薄景川神色冷漠,看著他的視線里滿是鄙視,完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沈繁星眸中則是一片動容,父親跟女兒,這天生的羈絆,饒是在如何剛硬的男人,都會不自覺地柔軟下來。

    桑榆亦是動容,心中那堵一直堅持著屹立不倒的城墻,緩緩掉磚落瓦。

    微微扯了扯唇,她收回視線,一直緊握著放在身前的雙手,也跟著緩緩松開。

    沈繁星眼角的視線在看到她這細微的動作之后,緩緩收回來,放到了手機上,然而唇角的弧度卻越發的明顯。

    晚晚呼也呼的差不多了,安撫地用雙手摸了摸他的臉。

    薄景行勾了勾唇,嘆了一口氣抬起頭,正好撞到自家親哥看著他的視線。

    虎軀一震,他趕緊抱緊了晚晚,“我……那什么……突然有點兒事兒,得先走……”

    “公司的事情這兩天處理的還不錯!

    薄景川突然淡淡開口。

    薄景行頓了一下,“……私事……私事非常重要……”

    “爸媽過一會兒過來!北【按ㄓ致龡l斯理道,“有什么私事是比見爸媽還重要的?”

    薄景行:“……”

    嘴角抽了又抽,這……這可……

    他半天沒說話,眸子轉動著想要找個借口,薄景川的眸子卻又緩緩掀起來,冷幽幽地朝著他看了過來。

    薄景行當即慫的生無可戀。

    只好抱著晚晚又一步步挪了回來,最后坐到了桑榆身邊。

    晚晚從薄景行的身上爬下來,又跑到了薄景川身邊。

    自從薄景川抱過她之后,她的是一有機會就往薄景川身邊湊。

    “大哥哥……”

    薄景川看了一眼想要對晚晚上下其手的沈繁星一眼,彎身將晚晚抱起來放到了腿上。

    晚晚開心地蹬腿兒,結果被薄景川抬手摁住了兩條不安分的小腿,然后看了一眼沈繁星。

    沈繁星開心地往他跟前挪了挪,伸手撫了撫晚晚粉粉嫩嫩的臉蛋。

    “大嫂嫂……”

    沈繁星笑了笑,“晚晚現在要改口哦,不是大嫂嫂,以后要就伯母!

    晚晚眨了眨眼睛,“伯母?”

    一旁的薄景行猛然抬起頭,看向沈繁星。

    “伯……伯母?!”

    沈繁星淡淡看了他一眼,繼續低頭笑對晚晚:

    “嗯,對,晚晚乖,叫一聲伯母……”

    晚晚眨眨眼睛,“伯母……”

    沈繁星欣慰地撫了撫她的小腦袋,看向薄景川,道:

    “叫他大伯!

    晚晚又看向薄景川,“大薄?”

    疊詞,叫出來音調有些差異,但是卻也是格外的萌。

    薄景川倒是沒計較地“嗯”了一個。

    薄景行這次倒是沒再說話,而是看向在一旁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桑榆,最后突然站起身,一把將桑榆拉了起來。

    “你……你干什么?”

    “跟我過來!”

    說話間,直接拉著桑榆上了樓。

    桑榆下意識把求救的目光投放到了沈繁星的身上,結果……

    人家壓根兒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也抵不過薄景行的力道,直接被拖著上了樓。

    客房。

    薄景行關上門就把桑榆推到墻上,捏著桑榆下巴,一臉兇狠的模樣!

    “小桑榆,說說!到底怎么回事?”

    桑榆吞了一口口水,輕聲道:

    “我們是夫妻,也知道了晚晚是我的女兒,自然……也算是你的女兒呀……”

    “算是?!……你給我老實說,晚晚到底是不是顧北彥的女兒?”

    桑榆蹙眉,“我什么時候說過她是顧北彥的……”

    薄景行突然逼近她一些,“昨天他說你也沒反駁!不管不管!你說!誰才是晚晚她親爹?!”

    桑榆眸子閃了閃,“你今天不是說晚晚香大哥嗎?”

    薄景行眼睛一瞇,“怎么著?真是大哥的?”

    桑榆臉色一沉,“你后來還說像爸!”

    “……所以是爸的?!晚晚其實是我妹妹?!”

    桑榆氣的直接抬腳狠狠踢了他一下。

    “你變態!我跟你哥,跟你爸,最后還能跟你?!你把我想成什么女人了?!像你哥,像你爸,就沒想過像你嗎?!”

    薄景行嘴角要翹到天上去了。

    “像我……我以前跟你認識嗎就像我?我怎么不記得自己什么時候跟你生活一個孩子?”

    看著他明顯藏不住的笑,桑榆抿唇,“是嗎?我也不認識你,抱歉,大概是我記錯了,晚晚的爸爸應該另有其人……”

    薄景行臉上的笑當即凝固,“另有其人個屁!老子就是晚晚親爹!”

    桑榆扯了扯唇,“……胡說什么,我當初跟你又不認識,怎么可能跟你有孩子?”

    她說著伸手去推薄景行,卻被薄景行扣住了手腕。

    “說!那年連城那個女人,是不是你?”

    桑榆挑了挑眉,“不是!”

    薄景行頓了一下,突然哼笑了一聲,“你否認的倒是挺快嘛,想都不想?”

    桑榆噎了一下,“因為根本不是我,有什么好想的!”

    薄景行哼了一聲,“哦是嗎?那可能是我記錯了!我記得我好像還跟另外一個女人有過關系,我得安排人去查一查,萬一她身邊有我個孩子我得把我的種接回來……”

    聞言,桑榆猛然抬頭瞪他。

    “你昨晚不是說只有一個女人?!”

    薄景行松開了她,一身吊兒郎當的模樣,“記錯了,還有一個,只不過不是個干凈的……”

    桑榆臉色格外難看,抬腳又踢過去,“渣男!”

    薄景行反應很快地分開腿,將桑榆的腳夾住了!

    “你……你放開我!”

    怎么可能?

    “說不說實話?不說我直接帶著晚晚去做親子鑒定你信不信?!”

    桑榆咬住了唇,“……是你的我也不承認!去找你跟別人生的孩子去!”

    薄景行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低頭狠狠吻了她一陣。

    之后又是氣憤又是笑的看著桑榆。

    “媽的!原來晚晚真是我的女兒!小桑榆,你行!居然把我的女兒放到我眼皮子底下蹦噠!”

    桑榆推他,“你離我遠一點!我不承認!誰愿意承認你找誰去!”

    薄景行放開她夾著她的腳,埋首進她的頸窩,“吃醋!”

    桑榆將臉轉到一邊,“你別碰我!”

    薄景行低低的笑,“這樣才可愛嘛!”

    桑榆咬唇。

    薄景行在她的頸窩滾了滾,牙齒舌尖時不時折磨著她的神經。

    “剛剛騙你的!

    桑榆眸子輕輕一顫。

    “剛剛說有其他女人是騙你的?如果你承認連城那個女人是你,那么從頭到尾……小桑榆……我就只有你一個女人……”

    桑榆身子微微一僵,隨后轉頭看向薄景行。

    “你……說的是真的?”

    薄景行蹭著她的肌膚一路順到她的耳廓,“當然是真的,不然以老子這百發百中,能讓你一次就中招的本事,再來幾個女人,我豈不是私生子滿世界跑?”

    桑榆忍不住勾起了唇,“什么百發百中……就一次好嗎?就是誤打誤撞……算什么本事……”

    薄景行笑著,溫熱的唇瓣碾著她的耳骨。

    “第一次?嗯?”

    桑榆睫毛顫了顫。

    “桑榆,你可能從一開始就注定了要給我當老婆!

    兜兜轉轉,“總是要回到我身旁來!”

    桑榆低頭,躲避著他的碰觸。

    “明明是我自己……找過來的,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一開始不是不同意?天天鬧著要離婚的好像不是你一樣!”

    “好歹當初我也同意跟你結婚了!更何況,最后吵著鬧離婚的是你吧!”

    “是你太過分!……!”

    實話沒說幾句,耳朵上便被咬了一口!

    “你……別胡來,大哥大嫂他們還在樓下!”

    桑榆急急忙忙摁著他已經探進她衣服里的手。

    薄景行也沒堅持,逮著她耳朵咬了又咬,才放開她!

    看著她整理好衣服,他突然笑出聲,扯著桑榆就又下了樓!

    一路上呵呵笑個不停。

    一直到下樓,薄景川聽到他的笑聲,轉頭冷眼看他。

    “瘋了還是傻了?”

    薄景行笑聲更肆意,單手叉著腰,一副可把老子牛逼壞了的模樣。

    看著薄景川止不住的笑;

    “哥,不好意思了!我比你先有了孩子,以后你的孩子們以后要叫我女兒姐姐哈哈哈哈……”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